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血煉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血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閣樓里,夏凝裳正在專心煉丹,楊開籌謀著該如何從赤月的庫房裡將那些虛王級的藥材弄出來。

想來想去,也只有一個辦法。

利用石傀!

石傀能在大地中悄無聲息地行動,而且因為它是一種及其特殊的生靈,所以極難被人察覺到生命的波動。當年在幽暗星琉璃門做客的時候,楊開就是利用石傀,從琉璃門盜取了大量的千幻琉璃,成為打造虛王級戰艦的主要材料。

不過這一次跟當年的情況有些不同。

千幻琉璃山雖然被琉璃防護嚴密,但也是有可趁之機的,琉璃門的強者根本想不到這世上會有生靈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盜走千幻琉璃。

而赤月的庫房,防守的嚴密程度恐怕並非琉璃山可以比擬。

石傀雖然有用,可靈智不高,貿然讓它出動的話,極有可能會打草驚蛇。

唯有自己親自出手!

想到這裡,楊開不再遲疑,伸手一拂,一隻金光燦燦的石傀便出現在面前。這一隻石傀算是小小的唯一同族了,但它在誕生的時候卻因為種種緣故而導致神魂殘缺,讓本來就靈智不高的它變得如死物一般。

正好被楊開拿來當做法身一般的存在。

又吸收了楊開大量的純正金血,所以它的顏色呈現出淡金。

端詳著面前的金色石傀,楊開輕輕頷首,識海中那一縷日漸壯大的分神悠地射出,灌入到金石傀體內。

下一刻,金石傀那獃滯的雙眸便恢復了些神采,似乎變得靈活了許多。

楊開閉著雙眼,神色微動。

無論經歷多少次這樣的事情,他還是感覺到很神奇,將自己的分神注入到金石傀體內,讓金石傀成為自己的法身。楊開在這一刻就感覺好像自己一分為二了。

不但能感受到自己本體的所有情緒波動和感觸,也能將金石傀所見所聞,盡收眼底。

這是一種及其奇妙,說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他沒有急著行動,而是嘗試著用自己的分神控制金石傀的動作,熟悉了這具奇特的身軀之後,才身形一晃。忽然遁入地底之中。

堅實的大地對金石傀來說,猶若無物,它那奇特的身軀能夠完美地將自身融入其中,在下方暢行無阻,就如同魚兒在水中遊動。

行宮內無人察覺。

關於那庫房的位置,楊開也找扇輕羅打探清楚了。所以他並不需要去尋找什麼,認準了方向,便直奔庫房而去。

估摸著距離和位置,沒用多久,金石傀便來到了庫房的下方。

楊開悄悄地放出神念,朝上方窺探過去。

不出他的意料,即便是庫房的地底深處。似乎也有禁制阻攔,當他的法身神念探出之後,很快便遭遇了一層無形的阻力,阻擋在前方。

那無形的阻力似乎不是很強的樣子,楊開心中一動,稍稍加大了神識之力,將神識力量凝聚成一股,朝那虛空之中轟擊過去。

平心而論。這只是一次試探,楊開也儘可能地將力量控制在最小的範圍,沒敢太過放肆,他以為這樣輕微的試探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是當他的神念與那阻力接觸到的一瞬間,一股恐怖的氣息忽然自行宮某一處瀰漫出來。

那一道氣息之強,讓所有人都為之戰慄。

冥冥之中,虛空之中彷彿多出了一雙無形的眼睛。正俯瞰著整個行宮,觀察每一個人的動作,任何人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都不敢再有什麼輕舉妄動。

那氣息如漣漪。很快便掃過整個行宮,繼而消失不見。

不少人狼狽地跌坐在地上,額頭上冒出汗水,即便是返虛鏡的強者,此刻也是手腳無力,渾身發軟。

「領主大人這是在找什麼呢?」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行宮裡做什麼惹她生氣的事了?」

眾人議論紛紛,百思不得其解。

所有人都知道,那強大的氣息是屬於赤月領主的,也只有她,能在一念之間讓整個行宮噤若寒蟬。

楊開也嚇了一跳,他沒想到赤月的反應居然如此迅速,要不是石傀一族體質特殊,能完美地與周圍的土地融合,法身肯定要暴露出去。

這麼一鬧,他也不敢再對那庫房繼續做什麼了,連忙控制著法身迅速撤退。

赤月的寢宮中,她眉頭輕皺著,面上一片狐疑之色,喃喃道:「奇怪,明明庫房的禁制被觸動了,怎麼會沒有發現呢?」

她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沒人能在她的地盤上放肆,也沒人能瞞的過她的窺探,她以為庫房的禁制年久失修,出了什麼問題才導致剛才的異常。

一念至此,她也沒有再繼續查探的想法了,反倒是露出饒有興緻的笑容,輕聲道:「不過昱熊這次倒是聰明了不少,懂的借刀殺人了,本宮倒是要看看,你這人類有多大的本事!」

這般說著,她悄悄地將神念投向夏凝裳所在的閣樓處,觀察著那邊的動靜。

閣樓中,楊開剛將金石傀收回黑書空間中,忽然便似有所發現般,朝虛空某處望了一眼,眉頭緊皺。

這一刻,他竟生出一種被人窺探的感覺,可當他的神念仔細查探的時候,卻又沒有任何發現。

不會是剛才的事情暴露了,導致赤月正監視自己吧?

楊開臉都黑了。

「咦……這小傢伙居然有些察覺?」赤月驚訝出聲。

以她虛王兩層境的強悍修為,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監視一個返虛兩層境,簡直易如反掌,可剛才楊開朝虛空處望來的一眼,分明說明他已經注意到了自己的窺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