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化蛟之體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化蛟之體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星期一,求推薦票,諸位登錄賬號的朋友在看書的時候隨手投幾張吧,小莫感激不盡。

*****

這也就罷了,最恐怖的是楊開的氣勢,隨著戰鬥,他的氣勢竟越來越強,揮舞出來的拳頭力量也一次比一次強大,這一點,處於戰鬥漩渦中的血煉感受的清清楚楚。

與他鏖戰不過盞茶功夫,對方的力量從與自己打平,竟然有些壓制住自己了。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說他一直沒動用全力?

血煉的神情越來越凝重,臉色也越來越瘋狂興奮。

他是天之驕子,是帝辰星上一顆耀眼的新星,他不會畏懼強敵,他血脈中的瘋狂渴望著戰鬥,只有滅殺強者,才能彰顯出他的強大!

他終於對楊開感興趣了!

「昱熊,這是怎麼回事?」距離戰場百丈外,那宮殿的房頂上,扇輕羅忽然到來,黛眉緊皺著,一邊望著下方那焦灼的戰局,一邊急切地問道。

這邊鬧出來的動靜如此大,她哪裡會沒察覺?意識到戰鬥的波動是從夏凝裳的閣樓這邊傳來之後,她便立刻來到此地,正好見到楊開與血煉浴血奮戰的場景。

「楊開怎麼與血煉這傢伙打起來了,血煉不是才來沒幾天么?」扇輕羅一臉疑竇,若說楊開跟彌天打起來,她倒還能理解,畢竟兩者之間本來就有間隙,楊開殺了彌天兩隻九階妖獸,以彌天的個性哪裡會善罷甘休?

可是楊開與血煉之前分明是沒見過面的,兩者也沒什麼深仇大恨。怎麼在下面打的你死我活?

「我不知道啊。」昱熊腦袋一縮,連忙擺手。表示此事與他無關,但那閃爍的眼神卻讓扇輕羅瞧出了些許端倪。

「你真不知道?」扇輕羅眯眼朝昱熊望去,美眸中閃爍陣陣寒光。

「咳咳……我真不知道……」

「我最後問你一次,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扇輕羅咬牙嬌喝。

昱熊一張臉頓時變成了苦瓜,可憐兮兮地望著扇輕羅。一臉哀怨的表情,砸吧砸吧嘴,無言以對。

「果然,是你搞的鬼!」扇輕羅快氣死了,酥胸劇烈起伏著,血煉不是一般的妖族,楊開與他打起來,不管是贏是輸。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察覺到是昱熊設的局之後,扇輕羅恨不得把自己這個便宜大哥給大卸八塊,一泄心頭之恨。

「我也沒做什麼……」昱熊尷尬地撓著腦袋,「血煉這幾天不是剛來行宮嘛,我就是在他和彌天面前吹噓了一下那位夏大師的煉丹技藝多麼了得出眾,正好血煉有需要煉製的丹藥,所以就……」

扇輕羅一言不發,咬牙怒視著昱熊。

「這不怪大哥啊。大哥本來是想慫恿彌天動手的,可恨那傢伙太狡猾,居然讓血煉頂上去了。恩。對了,說起來這事還怪你。」

「怪我?」扇輕羅尖叫起來,怒容更盛。

昱熊惴惴不安,小聲道:「還不是你不讓大哥親自出手的,可揣摩那小子的深淺又是義母吩咐下來的,大哥想了三天三夜。才靈光一閃想到這麼個好辦法!你如果早讓大哥親自動手的話,我肯定會小心點,不傷著那小子的,怎麼說也是我妹夫嘛,哈哈哈哈!」

「這麼說,還真是我的錯咯?」扇輕羅淺笑嫣然,貝齒輕咬著。

「哪裡哪裡,是大哥的錯。」昱熊爽快認錯,他知道自己要是再糾纏下去,肯定沒什麼好下場,索性光棍一些,還能讓小妹原諒自己。

「我的男人要是有什麼閃失,你就死定了!」扇輕羅咬牙低喝。

「關心則亂啊輕羅姑娘!」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從旁傳來。

扇輕羅和昱熊都悚然一驚,連忙扭頭朝聲音來源的地方望去,赫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巴鶴竟然過來了,就站在他們身邊不遠處。

不愧是帝辰星上虛王境之下第一人!看樣子隱姓埋名兩百年,不但沒讓他的修為境界倒退,反而愈發精進了!

昱熊和扇輕羅肅然起敬,連忙行禮。

「前輩,你剛才那話……是看好楊開咯?」扇輕羅美眸盈盈地朝巴鶴望去,神情振奮。

她如今雖然也是返虛三層境的修為,與巴鶴不相上下,但是論眼力,她自認無法與對方相提並論,所以巴鶴一句話便讓她放心了不少。

巴鶴呵呵一笑:「我沒這麼說啊,只不過……他確實不是好對付,血煉恐怕拿不下他,恩,以現在的狀態!」

說完之後,巴鶴又唏噓道:「不得了啊不得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這小傢伙只是個返虛兩層境,居然就能把血煉逼迫成這樣,若是真讓他晉陞到了三層境,血煉肯定不是對手啊!」

扇輕羅神色一喜,一股自豪之意油然而生。

這就是自己選擇的男人!就是如此的不同凡響。

當年他在中都,便以及其弱小的修為掀起風起雲湧,那個時候的他,時常締造奇蹟,幾十年過去了,如今的他比起當年似乎更加出色!

血煉可不是一般的妖族強者,他是大有來歷的,在返虛三層境上也是頂尖的存在。

扇輕羅美眸中綻放出異樣的光彩,心中倍感自豪,彷彿只要是楊開做的事,即便是再不可思議也是正常的。

「前輩,你剛才說,以現在的狀態,血煉拿不下他?」昱熊卻品味出了巴鶴話中的另一層涵義。

「是啊,血煉沒有動用全力,你們應該看的出來,血蛟一脈的潛在力量,他還沒激發呢。」巴鶴微笑解釋。

聽他這麼一說,扇輕羅不禁俏臉一沉,忽然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