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奇恥大辱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奇恥大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血煉這小子的化蛟之體已經盡得精髓了啊。」赤月的寢宮中,她輕聲自語著,愈發專註地查探閣樓那邊傳來的動靜。

身為十大領主之一,她當然不會跟扇輕羅和昱熊一樣跑過去觀戰,真這樣做也委實太掉身價了,不過以她強大的神識力量,暗中偷窺還是沒問題的,也不虞擔心會被人發現。

老實說,楊開與血煉的一戰,著實讓她有眼前一亮的感覺。

血煉是誰,那是血蛟領主的兒子,是血蛟領主全力培養出來的接班人,是血蛟領未來的主人,以返虛三層境的強大修為,竟沒能將楊開擊敗。

如果說楊開能與普通的返虛三層境武者拼個勢均力敵,那就已經是天縱奇才了,可對方是血煉啊。

她沒想到,楊開身為一個人類,居然能在肉身力量的對拼上,逼迫血煉施展出化蛟之體。

就算是妖族中的強者,也鮮少有人能做到這一點。

楊開做到了,以人類的身份!

這種事在帝辰星上是從來沒有出現過,帝辰星的人類武者,受妖族壓制,修鍊資源稀薄,連返虛鏡都及其稀少,更不要說有人能與血蛟領主的兒子正面對拼!

赤月臉色震驚,暗怪自己似乎有寫走眼,沒瞧出楊開真正的厲害之處。

只是……不知道他在其他領域上的造詣如何啊,如果他的整體實力真的不俗,倒也足以配的上扇輕羅,那到時候自己成就這一樁好事也不無不可。

如此一來。不但能讓扇輕羅收心,還可以收攏一個強大的助力。一舉兩得。

經由兩百年前巴鶴的事,赤月對類似的事情已經不敢太**反對了,她生怕引起扇輕羅的反感,生怕讓她重蹈巴鶴的覆轍。

「希望你不會讓本宮失望!」

心中這麼想著,赤月將神念隱藏在戰場四周。關注那邊的動靜。

閣樓外,楊開眉頭緊皺,神情怪異地望著血煉。

此刻的血煉,形態猙獰可怖,裸露在外的肌膚上覆蓋了一片片血紅色的鱗甲,渾身紅光蒸騰,戰意高昂,將楊開臉上的異色盡收眼底。哈哈大笑道:「人類,你該不會是怕了吧?若是怕了,現在求饒還來得及!」

「你就只會說大話么?」楊開撇嘴,臉上怪異的神色更濃了幾分。

在血煉施展出化蛟之體的一瞬間,楊開便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動起來,彷彿有些不受自己控制地欲要衝體而出。

這讓他及其驚訝。

待弄明白到底是什麼力量會出現這種情況之後,他又釋然了。

楊開並沒有讓那股神秘的力量爆發,而是將其壓制了下去。身上忽然瀰漫出五彩光芒,那五彩光芒如有靈性一般,纏繞在他身上。不斷地遊走著。

楊開本就不弱的氣勢,瞬間暴漲!

「這是什麼?」巴鶴震驚了,伸長了脖子朝楊開望去。

「靠,他真沒用全力,這傢伙也太恐怖了吧?」昱熊眼珠子快瞪出來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在那遠處觀戰的彌天同樣震驚萬分。他本以為血煉施展出化蛟之體,楊開唯敗一途,可沒想到只是眨眼間,楊開居然也動用了一種神奇的秘術,提升了自己的力量。

人類的秘術……果然博大精深!彌天心情振奮著,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在楊開身上,似乎是想弄明白那五彩光芒到底有何妙用。

五彩光芒色澤分明,黃,青,白,紅,金……相互交織糾纏,散發出五種給人感覺不同的氣息,可這五種氣息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沒有絲毫突兀之感。

不滅五行劍氣!

楊開能在肉身力量上有極高的造詣,一來是他底子本來就不俗,二來是服用了大量的生命瓊漿,締造出大量的純正金血,充沛了自身的氣血之力和勃勃生機。

而修鍊的不滅五行劍,更讓他的肉身力量提升一個檔次。

這是一套及其神奇的淬體功法。

楊開修鍊它的時候,所選用的五行至寶檔次極高,修鍊的效果自然顯著。

如今的不滅五行劍已經小成了,完全可以拿來對敵!

看著被五彩光芒籠罩的楊開,血煉愣了一下,不過很快便獰笑起來:「好好好,人類,看樣子你也動用了壓箱底的功夫,那就看看到底你我之間誰更強一些!」

話落,身形已經化為一道血紅的光芒,朝楊開激射過來。

那紅光仿若一團血雲,直接撲到了楊開頭頂上方,裂開一個大口,朝楊開籠罩下來,欲要將楊開吞噬,那瀰漫在四周的血霧充滿了及其邪惡暴戾的氣息,牽引著楊開心底最深處的殘暴因子,讓他的雙目變得赤紅。

楊開沉喝一聲,五彩光芒大方,化為五層能量鎧甲,將自身包裹住,兩隻拳頭上湧現出刺眼的金光,一瞬間,楊開的拳頭上就彷彿布滿了無數細小的金色細針,朝那血雲狂轟濫炸過去。

不滅五行劍氣中,屬金最為銳利,殺傷力也是最強,屬土防禦最為出眾,五行之間,互補長短,完美至極。

血煉身上那一層細密的血紅鱗甲,一看就堅固非常,楊開自然要動用金屬性的不滅劍氣攻敵。

明裡暗裡在關注這一場大戰的強者們,所有人都在這一刻屏住了呼吸,想知道在秘術的加成中,楊開與血煉之間誰更優秀一些。

結果卻讓人大吃一驚!

並沒有太過焦灼的戰鬥,也沒有之前的長時間糾纏依舊勢均力敵,這一次楊開與血煉碰撞之後,血煉似乎立刻便吃了虧。

從那血光之中,傳來血煉的陣陣驚呼和怒吼,反倒是楊開聲息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