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血獄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血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昏昏沉沉的感覺從四面八方襲來,彷彿空間都已經錯位塌陷。

這是空間傳送的徵兆!

對楊開來說,短距離的傳送已經影響不到他分毫,可這種從一顆修鍊之星傳送到另外一顆修鍊之星的超遠距離傳送,對他還是有些負擔的。

好在他精通空間之力,只是略一運轉聖元,便將那諸多負面影響驅散乾淨。

眼前一花,楊開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

不等他有時間打量四周的環境,便察覺到附近不遠處有一股生命的氣息。

警惕地扭頭望去,楊開發現那人竟是來自狂獅領的烈風,與自己相隔不過百丈左右。

對方比自己先走一步,可看他一臉狼狽的模樣,似乎還沒從傳送中回過神來。

烈風沒有如楊開那樣修鍊空間之力,對這種傳送帶來的負面影響自然沒楊開恢復的快,不過他好歹也是妖族的新秀,實力已經達到了返虛三層境的程度,約莫三息之後,他忽然睜開了雙眸,眼中精光四溢,與楊開一樣,警惕地查探起來,聖元暗暗運轉,隨時準備出手應付可能存在的危機。

下一刻,他便瞧見了百丈開外的楊開。

「咦……」烈風露出一副驚奇的模樣,站在原地想了想,身形晃動間便來到了楊開面前,笑眯眯地問道:「聽說你叫楊開?」

「恩。」楊開淡淡點頭,態度不冷不熱。

「我還聽說你把血煉給教訓了?」烈風卻對他似乎很感興趣。

楊開沒有回答。

烈風聳聳肩膀:「我是聽昱熊說的,可惜沒能早點趕到赤月領。否則的話便可以看一場熱鬧了,嘿嘿,不瞞你說,我也不喜歡血煉那傢伙。不過你能教訓血煉倒真是讓人意外,人族果然不能小覷,恩,我想,我可以邀請你一下。」

「邀請我做什麼?」楊開狐疑地望著他。

對方一副自來熟的模樣,態度也算親和,倒讓楊開生不出什麼惡感。

「邀請你一起行動啊。」烈風笑了笑,「楊兄你也知道,這裡是翠微星。我妖族武者跑到這裡來,肯定沒什麼好待遇的,而看這附近,似乎只有我跟楊兄兩個,如果我們能聯手的話,想必安全性會增加不少。」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楊開搖頭拒絕。

「為什麼?」烈風皺眉。

「因為我是人類!我在這裡不會被區別對待的。」楊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烈風道:「你是妖族,你說要是有仇視妖族的傢伙看到我跟你在一起,會不會連我也攻擊?我不想自找麻煩。」

「呃……」烈風訝然。撓了撓腦袋道:「這話說的也在理,既然楊兄這麼說,那就算了吧,是烈風考慮不周了。」

楊開輕輕頷首。

「那就祝楊兄好運,在下先行一步!」烈風並沒有因為楊開拒絕了他的邀請而有什麼惱怒的樣子,呵呵笑了一聲,便隨意地尋了一個方向,急速離開。

他倒是很乾脆爽快。

等他走後,楊開才放出神念朝四周小心翼翼地查探起來。

片刻後。他臉色悠地一變。連忙將神念收回。

扇輕羅提供的情報並沒有錯,在血獄之中。確實不適合隨便釋放神念去查探什麼。

這裡雖然沒有限制神念收放的禁制,但是在這片特殊的上古戰場中,卻存在了數之不盡的領域漩渦。

這些領域漩渦都是幾萬年前。那些虛王境強者戰鬥之後遺留下來的,有的已經消散,有的卻在時間的長河中發生蛻變,變得更加恐怖。

這領域漩渦足以吞噬掉任何東西,包括神念!

楊開剛才就吃了點小虧,要不是他將神念收回及時,只怕頃刻間就會遭遇重創,繞是如此,此刻腦海中都一陣刺疼,如針扎了一般。

這是神識受損的跡象,不過有七彩溫神蓮滋養神魂,楊開也不會太在意這點損傷。

「看樣子,真是到了血獄啊。」楊開左右觀望,喃喃自語一聲。

只有血獄中,才會存在這種詭異的領域漩渦。

上一代的赤月領主果然是天縱奇才,竟能打造出那種超級空間法陣,連通了血獄和帝辰星。

可惜因為距離太遠,無法做到精準定位,所以楊開在這附近也只發現了烈風一人,其他的妖族新秀就不知道被傳送到什麼位置去了。

楊開對扇輕羅的實力還是比較放心的,不管怎麼說,她也繼承了天月魔蛛的本源之力,一般的同境界武者並不是她的對手。

再加上自己送她的雷火七禽鞭,可以極大地提升她的戰力。

唯一有些麻煩的,就是她的妖冶容貌,這或許會成為她遭遇麻煩的主要原因。

她的妖冶,鮮少有男人可以抵擋……

想了一陣,楊開緩緩搖頭,沒再去深思了。

輕羅有她自己的路要走,楊開覺得自己不可能一直照顧她,這麼多年沒見,她一樣活的好好的,相信以後的路她也可以順利前行。

隨意地找了個方向,楊開緩緩朝前飛去。

他不敢行動的太迅速,血獄的詭異他只是道聽途說,沒有親身領教過,可這裡卻是返虛三層境強者的葬場,這是毫無疑問的。

楊開可以在虛王境之下無敵,但是面對虛王境的領域威能也得小心謹慎,他可不想出師未捷身先死。

沿路並沒有遇到太大的挫折,倒是有幾個殘存在血獄中的領域漩渦讓楊開繞有興緻地研究了一番。

可惜這幾個領域漩渦並不算太強,蘊藏的奧秘也模糊不清,楊開嘗試著將神念探入其中。參悟許久,也沒多大的收穫,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