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有趣的東西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有趣的東西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原本楊開對這個血獄試煉不是很感興趣,畢竟這地方是專門為返虛三層境武者準備的歷練之所。

他才只有返虛兩層境而已,儘管能夠越階作戰,不懼虛王鏡之下任何武者,可境界修為沒到,楊開以為來血獄不會有太大的收穫,所以他將錢通等人留下,去了通玄大陸尋找自己的親朋好友。

但自從扇輕羅告訴他,血獄中存在域石之後,他便來了興緻。

如今親臨此地,楊開才徹底明白,就算沒有域石,單靠這充斥在血獄中的領域漩渦,他也能得到難以想像的好處。

只要能力足夠,任何層次的返虛鏡武者都可以通過領域漩渦在凝練自身的勢,讓其向大成境界進發!這與修為層次無關。

話雖如此,可真正能這麼做的,恐怕也為數不多。

楊開算是一個。

與此同時,血獄外百里之地,有一座高山,山高萬丈,峰頂處有一石亭。

此刻,石亭內端坐著七八位氣息內斂的武者,這些武者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這些人,無一例外,竟全都是虛王境級別的強者。

任何人看到這種恐怖的陣容,恐怕都會驚駭欲絕。

這絕對是一股及其恐怖的力量。

這些強者端坐在石亭的各個位置處,或閉目養神,或兩兩交談,探討天道武道,或冷眼旁觀。

這是匯聚了整個星域各個修鍊之星的頂尖強者!

他們會在血獄試煉開啟的日子趕赴到這裡,自然不是為了看熱鬧。而是想挖掘人才。

他們在等待那些進入血獄中的武者走出來的一日。

進了血獄,還能安然走出,那便意味著這個武者有極強的潛力,即便日後沒法晉陞虛王境,也是返虛鏡中的頂尖高手。

恆羅商會有高手來此,紫星也有高手來此,劍盟同樣有人來此……

可以說,這裡的七八位虛王境強者,代表了整個星域最巔峰的幾大勢力。

每一次血獄試煉開啟,他們都會來到翠微星。從中尋覓自己看好的人才。帶回自己的勢力加以培養。

當然,也有人來此是為了血獄中產出的域石。

他們已經有了虛王境的修為,並不需要域石,可他們也有子侄後輩。這些子侄後輩是需要的。每一塊從血獄中帶出來的域石。都能被高價收購。

而這七八位虛王境強者之中,屬一個身穿金袍,頭束紫金髮冠的男子最為顯眼。其他強者在望向他的時候,都隱隱透著一種凝重之色。

這男子看起來年紀不大,似乎只有三十左右的樣子,劍眉斜飛入鬢,神情不怒自威,似乎天生身居高位,讓人敬畏。

此刻,這男子正在閉目養神。

悠地,他睜開了眼帘,輕咦了一聲,似乎很是驚詫的樣子。

四周所有虛王境強者,都紛紛朝他矚目過去。

一個老嫗若有所思地皺了皺眉,輕笑地望著他,開口道:「駱海大人,是不是發現什麼有趣的事情了?若是方便的話,能不能跟我們說上一說?你也知道,在翠微星上,也只有身為星主的您,才能感應到血獄裡的一些動靜。」

有人點頭附和道:「是啊駱海兄,我們待在這裡,雖說距離血獄很近,可你也知道那裡是什麼地方,我等的神念根本無法穿入進去啊,裡面如今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叫駱海的男子笑了笑,站起身來,不疾不徐道:「本座確實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事,諸位不必這麼大驚小怪的。恩,這一次血獄試煉,有個返虛兩層境的小傢伙進去了。」

「哦?返虛兩層境?」那老嫗神色一驚。

其他人也都面露訝然。

「返虛兩層境深入血獄,歷來倒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可也寥寥無幾,而且那些人的下場好不到哪去,基本上在裡面待上一兩日便隕落了,向來都是一些自視甚高,有眼無珠的小傢伙,這人恐怕也是如此吧。」老嫗緩緩搖頭,頗有些鄙夷的意思。

「是啊,這樣的小傢伙不吃點虧是不會安分的,血獄從來只有返虛三層境的武者可以進入,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也沒有任何限制,但這可是幾萬年來歷代先驅總結出來的經驗!」

「駱海兄,如今那小傢伙處境怎樣?你對他這麼感興趣,難道他有什麼不得了的表現?」一個美婦笑吟吟地望著駱海,這美婦眉目如畫,有著虛王一層境的強大修為,可在面對駱海的時候卻不得不小心謹慎。

這不單單是因為駱海比她的修為境界高出一層,更因為這裡是翠微星,是駱海的地盤!

沒有人會傻到在一顆修鍊之星上,與星主作對!

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虛王三層境的頂尖武者來此,也不一定能在翠微星上殺的了駱海。

在這裡,他才是主宰。

等到哪一日駱海晉陞到虛王三層境,任何來到翠微星的強者,都得看他的臉色行事,而煉化了星辰本源的駱海,絕對有這個潛力!

所以來此的虛王境強者,在忌憚駱海的同時,說話間都帶有一份討好的意思在其中。

「倒也沒什麼不得了的表現。」駱海微微一笑,「只是本座很久沒有見到這麼有意思的小傢伙了,一時有些好奇而已。恩,他如今似乎衝進了一個領域漩渦之中,具體的情況本座也無法查探,畢竟那裡是血獄,即便本座是翠微星的星主,神念在那裡也大受限制啊。」

「衝進了領域漩渦?」那老嫗微微嘆息,「看樣子,他是死定了,這世上總是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啊。」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