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不關我的事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不關我的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當得知一個返虛兩層境的武者居然能從領域漩渦中安然走出的時候,石亭內的那些虛王境強者頓時炸開了鍋。

他們一瞬間就瞧出了這個返虛鏡武者有著難以想像的潛力。

「嘿嘿,這小傢伙,老身替劍盟預定了。」那老嫗輕笑一聲,「若他能活著走出血獄,老身立刻帶他返回劍盟主星,大力栽培。」

「雷師姐你是不是沒睡醒啊?」一位做儒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嗤笑一聲,「你一句話便預定了,是不是該先問問在座的諸位朋友?這樣的好苗子,我恆羅商會也不想放棄啊。」

「我紫星也要。」那美婦插嘴道。

「老身不管。若他真能活著走出來,老苫要這一人,其他的你們隨意。」老嫗一副倚老賣老的樣子,神情堅定。

「這事雷師姐你可做不了主,且不說他到底來自何處,背後有沒有什麼大靠山,即便沒有靠山,雷師姐你確定他就會跟你走?說不定他更看好我們恆羅商會哦,畢竟,在星域中,恆羅商會比劍盟的名氣要大上一些。」那中年男子不甘示弱,冷嘲熱諷。

「論名氣,我們三家差不了多少吧?」美婦抿嘴嬌笑,一副不敢苟同的樣子,「也說不定他會更喜歡紫星一些哦。」

老歐冷哼一聲,神情不善道:「你們兩個,是非得跟老身爭搶那小傢伙了?」

「並非我們要與你搶,是雷師姐你太獨斷了點。」中年男子緩緩搖頭。

「好了。都別吵了!」駱海皺了皺眉,打斷了三人的爭吵,「那小傢伙到底能不能活著出來都還是未知之數,你們三個在這裡吵什麼?說不定他這次只是運氣好,才能擺脫那領域漩渦,說不定他無法堅持到最後,若他真的死在裡面,你們卻在這裡吵鬧不休,不是叫旁人看了笑話?」

駱海發話,三人還是有些發憷的。聞言都點了點頭。

那老嫗道:「駱海大人。那就勞煩你多多留意這小傢伙的動靜,若他真死在了裡面,還請告知我等一聲,免得我等還懷有期待。」

「本座儘力吧。」駱海輕輕頷首。

「那多謝駱海大人了。」老嫗連忙道謝。

石亭內再次恢復了平靜。

血獄內。楊開撿起地上的空間戒。自身的勢籠罩在身側。疾步朝前行去。

恐怖的領域漩渦根本無法阻擋他分毫,一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楊開很輕鬆地便離開了那一個領域漩渦籠罩的範圍。

幾日時間的對抗和感悟,讓楊開覺得自身的勢有了明顯的成長,他對勢的理解和掌控力也更深了一層。

這是打坐苦修無法得到的回報。

血獄果然是個好地方!

站在原地,楊開的神念往許丁陽的空間戒里掃了一下,旋即默默地收了起來。

許丁陽的空間戒里並沒有什麼讓他眼前一亮的好東西,雖然相對於返虛鏡這個層次來說,許丁陽的財富已經足夠驚人了,但楊開的眼光很高,自然不會為他的財富而動容。

至於許丁陽臨死之前拜託他的事情,楊開並沒有在意。

自己與他萍水相逢,毫無交情,也沒有答應過他的請求,楊開當然不會為了一個陌生人,特意去那什麼赤瀾星給青羽門通風報信。

有緣再說好了。

抬頭辨認了下方向,楊開朝前行去。

血獄不同於以往楊開歷練過的場所,無論是幽暗星上的流炎沙地,還是大帝別院帝苑,那裡面的空間都及其寬廣,而且限制頗多,所以即便進入其中的人數不少,也鮮少有機會能夠碰面。

可是血獄不同。

血獄佔地面積雖然也很寬廣,但因為存在了幾萬年,及負盛名,吸引了整個星域無數返虛三層境強者來此,導致楊開這一路走來,竟時常能與陌生人碰面。

大多數人都不是喜歡找麻煩的,察覺到陌生人的氣息,都會主動避開,以免發生衝突。

不過當他們察覺到楊開只有返虛兩層境的境界之後,都露出愕然之色,很快鄙夷起來,用一副同情憐憫的目光朝楊開所在的位置望來,彷彿他馬上就會死掉一樣。

楊開自然也不會去理會他們。

武者間的生死爭鬥,他碰到了幾次。

星域中各大勢力之間也並非一團和睦,許多勢力都有摩擦和恩怨,如今在血獄內碰到了,自然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楊開沒去攙和,他只是在尋找領域漩渦,期望能從中獲得更大的好處,更多對勢的凝練和感悟。

他的小心謹慎給他帶來了和平,自進入血獄之後半個月,楊開一直沒有和人發生過摩擦,先後遇到了三處威能不俗的領域漩渦,以身犯險,闖入其中試煉,最終皆都安然走出,收穫頗豐。

他的勢,以及其恐怖的速度在成長,儼然已經超越了小成之境,朝大成境界進發著。

可讓他失望的是,他竟沒能找到血獄中的特產——域石。

域石的誕生與領域的存在脫不開關係,殘存在血獄中無數年的領域威能,被血獄中一些奇特的玉石吸收,經歷無數年的演變,形成了域石這樣特殊的東西。

所以域石一般都存在於領域漩渦之中,想要取得域石,就必須得闖進領域漩渦內。

所以有域石的地方,一定存在領域漩渦。

楊開覺得自己的運氣不太好。

這一日,他正在尋覓領域漩渦,忽然聽到一陣刺耳的破空聲由遠極近地襲來。

楊開眉頭一皺,立刻知道自己怕是又遇到什麼爭鬥了。

他下意識地想要避開,可當他的神念朝那邊掃過去的時候,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