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域石山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域石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血獄百里之外,那高峰石亭中,駱海雙眸緊閉,似乎是在默默感知什麼。

其他的虛王境強者,都在關注他的動靜。

他們無法得知血獄內的任何情況,也只有身為星主的駱海,能夠窺探到一些,自然而然地,駱海成了這裡所有人的焦點和矚目的中心。

好半晌,駱海才睜開雙眸,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駱海大人,是不是有什麼發現,為何如此高興?」那出身劍盟的老嫗連忙詢問。

「喜事,喜事啊!」駱海輕輕頷首。

「喜事?」出身紫星的美婦黛眉一揚,若有所思地看了駱海一眼,露出恍然之色:「駱海兄的意思,難道是說……」

「呵呵,不錯,血獄內的喜事只有一件,正是你想的那樣。」駱海輕輕頷首,沉聲道:「域石山出現了!」

「域石山出現了?」眾人齊齊動容。

「恩。」

「這果然是天大的喜事!」老嫗笑的臉都皺在了一起,「這一次進血獄的小傢伙們,真是有福氣啊,竟然碰到了這樣的喜事,看樣子,他們比大多數人都要幸運。」

「雷師姐何必羨慕旁人,兩千年前你進入血獄的時候,不也碰到了這件喜事么?」那美婦抿嘴微笑著。

「呵呵,是啊,一晃就兩千年過去了。」老嫗的臉上浮現出緬懷的神色,「當年若不是碰到了域石山,老身很有可能無法窺探領域的奧秘,從而晉陞到虛王境啊。可以說域石山是成就老身今日境界的根本啊!」

「雷師姐當年遇到了域石山?」不少人都露出驚奇的表情,有人叫嚷道:「我怎麼沒這等好運?當年我進血獄的時候,那域石山被及其強大的域場包裹著,根本無法一窺究竟。」

「這便是運氣了。」駱海呵呵一笑。「域石山是血獄的瑰寶,它堅固異常,便是虛王境也不一定能損害它分毫,它龐大無比。也沒人能帶的走它。它是返虛鏡參悟領域奧秘的最佳之地,可惜它常年被各種兇猛域場籠罩,只有極少的時間,那些域翅減弱,露出域石山的真面貌。而血獄千年才開啟一次,開啟的時候,域石山不一定會出現,諸位沒碰到也是正常的,不必羨慕雷師姐的氣運。諸位現在不一樣都是虛王境了么?」

「話雖如此。但當年若是叫我碰到域石山。後來也不至於苦修三百年才突破到眼下這個境界。」那之前說話之後懊惱無比,一臉憤懣,嘆息自己不如雷姓老嫗的運氣。

老嫗笑道:「你何必在這裡長吁短嘆的。老身也就是運氣好,碰到了域石山。可自晉陞虛王境之後,便再無精進了,老身這一生只怕都會止步於此啊。」

「雷師姐也不必妄自菲薄,修鍊的事誰能說的准呢,說不定哪一日雷師姐福至心靈,突破到了虛王兩層境呢。」美婦寬慰了一聲。

雖然星域內各大勢力之間都多有摩擦,但身為虛王境強者,諸人之間多多少少都有些交情,隨口安慰一句倒也不算什麼。

「但願吧。」老嫗勉強一笑,忽然又皺起了眉頭,面露憂色道:「不過域石山出現雖是喜事,可對那些小傢伙們的考驗怕是要增強不少啊,老身當年為了爭搶一個好位置,可是與人生死之戰,險些隕落了,他們這一次,恐怕也要死不少人。」

「是福是禍,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我們在這裡擔心也沒什麼用處。」那出身恆羅商會的老者緩緩搖頭。

「說的也是。對了,駱海大人,那個返虛兩層境的小子,眼下情況如何,他是死是活?」老嫗忽然想起楊開,詢問起來。

眾人都關注地朝駱海望去,似乎都對楊開很感興趣的樣子。

駱海微微一笑,開口道:「還活著,本座能感受到他的生機。」

「還活著!」老嫗大喜,「太好了,老身還真怕他時運不濟,被那個強大的傢伙給滅殺了,看樣子他的運氣比老身要好,真期待他走出血獄的那一日啊,老身倒要看看,這小子到底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

「三頭六臂肯定沒有,膽子大就是了,他……」駱海說著說著,忽然沒了聲音,皺眉感應著,很快,面上露出訝然之色。

「駱海大人,他不會遇到什麼麻煩事了吧?」紫星的美婦緊張地問道。

沒人希望看到楊開遭遇麻煩,或者隕落在其中。他們都將楊開當成了自己勢力的新秀,都準備等他走出血獄,便開出極為豐厚的條件,拉攏他加盟。

「他倒是沒遇到什麼麻煩事,不過,本座看他倒像是要自找麻煩!」駱海語氣怪異。

「什麼意思?」老嫗緊張詢問。

「他居然朝域石山的方向去了!」駱海表情古怪到了極點。

「啊?」眾人大驚失色。

「他怎麼會朝域石山的方向去了?」老嫗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這小子簡直是去找死啊!那裡豈是他能去的地方?萬一被捲入什麼紛爭當中……」

「哎,這小傢伙,真是太不讓人省心了啊。」紫星的美婦悠悠嘆息著,一臉無奈之色。

楊開身在血獄當中,他們也無法出手干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楊開步入險境之中。

眾虛王境強者,一個兩個恨不得現在就闖進血獄,把楊開從那裡面給撈出來,狠狠教訓一番。

「越來越有意思了,這小子膽子果然夠大。」駱海輕輕地笑著。

「駱海大人,就勞煩你多關注關注那小傢伙,看看他會不會在那裡……」老嫗緊張地請求著。

「好吧,雖然無法查探的太仔細,但是他的生死本座還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