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不夠分量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不夠分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那塌陷混亂的空間中,一點寒光乍現,似乎原本是朝楊開的後背處偷襲而來的,但混亂的空間卻影響了這寒光的精準,導致它沒能發揮出半點作用便被空間裂縫吞噬了幾乎所有的威能。

伴隨著一聲輕咦,第三道身影鬼魅一般地浮現出來,眉頭緊皺地往後跳開,一臉凝重之色,搖頭嘆息:「果然難對付!」

楊開屹然不動,如磐石一般立在地上,森冷地回頭一望,頗有些意外:「烈風!你居然也在這裡!」

他沒想到,偷襲自己的第三個人,居然是來自狂獅領的烈風。

妖族三大領地的頂尖新秀,如今匯聚一堂!

彌天和血煉會埋伏自己,楊開可以理解,畢竟他與這兩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摩擦間隙,他們怎會善罷甘休?可是烈風也參與了此事,實在讓他出乎意料。剛進血獄的時候,烈風這傢伙還邀請自己一起行動來著,沒過多少天,這傢伙竟成了偷襲暗算自己的敵人。

妖山上,妖氣瀰漫,這三個妖族新秀藉助此地的妖氣,完美隱藏了自己,要不是楊開五官敏銳,還真有可能被烈風給偷襲成功。

「烈風,我跟你無冤無仇吧?」楊開冷冷地望著他,淡然問道。

烈風乾笑一聲,沉聲道:「自然是沒有的。」

「那你為何這麼做?」楊開眯著雙眼。

「楊兄恕罪了。」烈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聞言微微拱手。坦然道:「說實話,如果可以的話,烈風並不想與楊兄為敵,只是事關虛念晶,烈風不能不管不問。」

楊開點點頭:「明白了。」

「楊兄既然明白了,烈風就無話可說了,虛念晶每一位領主都想得到,只是沒有人有辦法將它取出來而已,楊兄如今既然達成此事,烈風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就此離開的。不過楊兄若是能交出虛念晶的話。我想血煉和彌天應該會讓你安然離去。」

「你覺得我會交出來么?」楊開輕輕地冷笑著。

烈風認真地想了一會兒,正色道:「恐怕不會,換做是我,我也不會。」

「跟他廢話這麼多做什麼?聯手殺了他就是。他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我們三方聯手還怕了他?」血煉脾氣最是火爆,見楊開和烈風唧唧歪歪沒完沒了,頓時爆喝一聲。雙腳一發力,便朝楊開猛地沖了過去。

一身氣勢驚人,背後驟然浮現出一隻巨大的血蛟虛影。

血煉顯然深知楊開的強大,一上來便要跟他拚命!

彌天也沒有多廢話的意思,在血煉動手的瞬間,便厲喝一聲,頭頂上的那妖異花朵忽然滴溜溜地旋轉著,一片片花瓣飛射出去,隱沒進虛空中,消失不見。

烈風的身影再一次鬼魅般變淡,繼而無影無蹤,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三位妖族新秀的狂猛攻勢,頃刻間爆發。

「好!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楊開以一敵三,不但不懼,反而神色猙獰猖狂,五彩光芒忽然布滿全身,渾身上下傳來嗤嗤嗤嗤的聲響,一道道細小几乎看不見的五行劍氣從他的每一個毛孔中浮現出來,銳利至極,不但能給他提供極為可觀的防護,還具備了極強的殺傷。

不滅五行劍氣,本就攻防一體!

渾身肌肉高高墳起,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楊開猛地朝前揮出三拳,迎上血煉的狂攻。

兩人爆發出來的狂暴能量在中間位置碰撞,濺射虛空,傳出巨大的聲響。

楊開紋絲不動,血煉的剛猛身軀震了三震,手臂忽然軟弱無力地往下耷拉了一瞬。

正面的碰撞,他顯然不是楊開的對手!

不給血煉有反應的機會,楊開雙手一搓,金光閃耀之中,十幾道金血絲驟然浮現出來,在糾纏扭曲之中,形成了一支金光燦燦的長矛,微微一顫,便以極快地速度朝血煉刺去。

血煉臉色大變,眸露駭然之色。

悠一交手,他就察覺到楊開比之前在行宮中與他打鬥的時候更強!

那個時候自己好歹稍微與他有一拼之力,可是現在竟是完全被壓制,根本涌不起反抗的念頭,對方的攻勢摧枯拉朽地瓦解了自己的信心。

這種情況只能兩種可能可以解釋,一是楊開當時沒有用全力,二是楊開在血獄中又成長了不少!

血煉肝膽俱裂!

察覺到金色長矛中蘊藏的恐怖殺傷,他不敢怠慢,匆忙在身前祭出一件防護秘寶,同時雙臂交錯,橫在胸口處,咬牙怒吼,準備硬撼這樣的攻擊。

咣當……

宛若金鐵相交的聲音爆鳴起來,傳遍了整座妖山。

被血煉匆忙祭出的那防護秘寶竟沒能起到半點作用,便被金色長矛直接洞穿,余勢不減地朝他刺來。

血煉的雙臂處,血色鱗甲被刺穿,立刻出現了一個大窟窿,傷口深可見骨,鮮血瞬間瀰漫,他的身軀也在巨大的力道下,直飛出去,正好射進了那山洞裡。

一陣稀里嘩啦的動靜從山洞深處傳出,久久不停,誰也不知道血煉被撞飛到哪去了,傷勢如何。

楊開馬不停蹄,猛地轉過身,朝著身後虛空某處揮手一斬,一道月牙形的巨大空間裂縫立刻成型,兇猛地朝那邊吞噬過去。

烈風的怪叫聲傳出,身影狼狽跌現,匆忙後退,神色凝重至極地望著那月牙形的空間裂縫,根本不敢輕纓其鋒,只能躲避。

他連攻勢都沒發出來就被楊開給逼了出來。

一片片花瓣忽然浮現在楊開的四周,滴溜溜旋轉著,宛若鋒利的刀刃,四面八方地朝楊開籠罩,那花瓣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