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錢通突破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錢通突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此刻也一頭霧水,迷茫地望著那青年。

從四周眾人的反應當中,楊開已經判斷出,這青年的來頭絕對非同小可,那所謂的無道大人絕對是一位虛王境的強者。

否則四周的人不至於有這麼誇張的表現。

可這傢伙為什麼要幫自己?而且,楊開總覺得他有些眼熟,隱約在哪裡見過。

「朋友,血獄裡的人情我還你,從此以後咱們就兩不相欠了。」青年沖楊開咧嘴一笑。

聽他這麼一說,楊開恍然大悟!

自己確實見過他,只不過只有一面之緣罷了,他就是當時從域石山中安然退出的三十人當中的一個!臨走之前,他還衝楊開淡淡頷首表示感謝。

只不過當時人太多,楊開也沒在意。

原來他所謂的人情是指這個,楊開總算明白過來。

對方顯然是在感謝他當時的高聲提醒,讓他免除了性命之憂。

這人倒是有些意思,楊開微笑起來,遙遙抱拳,自報家門道:「楊開!」

「許賓白!」那青年回了一禮。

楊開輕輕頷首,隱隱覺得這傢伙有些不簡單,這並非是他背後有一位虛王境強者作為師傅的緣故,他本身好像也非同小可。

這是一種單純的直覺,並無任何依據可言。

可楊開相信自己的直覺!

不過兩人並無多大的交情,楊開也沒要與他多說的意思,正準備帶著林玉嬈告辭離去的時候,四周的天地靈氣忽然震動了一下,彷彿有一柄無形的大錘在敲擊著虛空,這種震動傳入眾人心底,讓每個人都臉色一變。

很快,一股神奇的力量從遙遠的某一處傳遞過來,猶如利劍一般直插眾人的心扉。

楊開眉頭一皺。朝那個方向舉目望去。

許賓白也露出驚奇的神色,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神色變幻不定。

「有人要突破了,而且是晉陞虛王境!」一顫聲高呼忽然響起。

一語出,石破驚天。

所有人都齊刷刷地朝說話之人望去,神色駭然。

「此話當真?」

「沒錯,這絕對是突破虛王境的前兆。老夫之前曾經有幸目睹過一次,雖然時隔多年,可記憶猶新,這種感覺跟當年一模一樣,絕對是有人要突破虛王境了!」說話之人言辭鑿鑿。

「那肯定是之前是血獄裡走出來的強者,看樣子這人在血獄中得到的好處不少啊。居然一走出來就要突破了。」

「血獄果然是歷練的好地方,這人果然好運氣。」

「還站著幹什麼,趕緊去看熱鬧啊,虛王境的突破,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見到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運氣這麼好。」

返虛三層境強者的突破,一般都是早就做好了準備。有宗門的自然是在宗門內突破,突破之時,宗門大陣全面開啟,所有弟子警戒防護,以免有人搗亂。

沒宗門的也都會力邀信得過的親朋好友,尋覓隱蔽安全的位置。

鮮少有人不做萬全的準備。

所以虛王境的突破,極難見到。

可是眼下,卻有一位強者在這茫茫荒原之上。欲要突破自身桎梏。

這人明顯是沒做什麼準備,倉促行事。

這樣的熱鬧,萬年都難得一遇。

血獄外的無數武者哪會錯過這樣的良機,觀摩虛王境強者的突破,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次閱歷,一種機會,說不定就能從中領域到什麼。一輩子受用不盡。

所以在猜測到事情的真相之後,圍聚在血獄外的武者們,紛紛祭出星梭,化為一道道五顏六色的光芒。朝遠處飛去。

「宗主!」林玉嬈的俏臉有些發白,嬌軀輕顫著。

「怎麼了?」楊開發現她神情不對,不由地皺了皺眉頭。

「如果我沒弄錯的話,那突破之人……應該是錢通!」林玉嬈沉聲道。

「什麼?」楊開大驚失色,表情驟然凝重,「你確實是錢長老?」

「八成以上的可能!」林玉嬈輕咬著紅唇,「錢長老之所以沒在這裡等你,就是因為感覺到自身氣機震蕩,有些突破的徵兆,所以才會趕緊離去的,他是想找個安全的位置再突破,可是現在看來……好像來不及了。」

「走!」楊開也立刻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如果正在突破之人確實是錢通的話,那現在的局面可不容樂觀。

血獄外,如今最起碼有上千位武者,這其中有七八成都是返虛鏡,他們此刻齊齊地朝突破之地奔去,萬一干擾到了錢通,輕則讓他突破失敗,重則極有可能讓他當場斃命。

突破虛王境,楊開不知道會有什麼宏大的場面,但從自己突破返虛鏡時鬧出來的動靜推斷,絕對非同小可,那天地能量的洗禮,對錢通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考驗,這個時候可不能讓別人干擾到了他。

沒想到居然是錢通率先跨越了這個門檻!楊開有些意外。

畢竟在域石山與他分開的時候,錢通還沒什麼徵兆,這短短十幾天時間,他絕對又另有機緣。

楊開的速度奇快,沒有動用星梭,背後一雙幾乎透明的翅膀浮現,隱有風雷之聲響動,一道道流光在翅膀上穿梭著,超過了一個又一個武者。

悠地,楊開像是有所感應一般,扭頭朝一旁望去。

身邊不遠處,一道身影正與自己並駕齊驅,察覺到楊開的目光,扭頭朝他微笑。

許賓白!這傢伙果然不簡單,不但能跟的上自己的速度,反而還遊刃有餘。

「楊兄你這翅膀有些意思啊。」許賓白瞄了一眼楊開背後的風雷羽翼,眼中閃過一絲讚賞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