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爭相拉攏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爭相拉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身為星主,確實可以隨意地感知被煉化星辰本源的修鍊之星上的風吹草動。

但這也及其消耗心神精力,沒有哪個星主會無聊到這種程度,隨意去窺探什麼,有這些時間和精力,他們還不如好好修鍊。

楊開自然是知道這些的,夏凝裳也算是一位星主,只不過她的情況比較特殊,以她的能力,也足以感知到通玄大陸各處的情況。

駱海身為虛王兩層境強者,比夏凝裳的實力不知道高出多少倍,想要感知血獄裡的情況,大概並不難。

見他臉色有異,許賓白立刻知道他在忌憚些什麼了,呵呵一笑道:「楊兄倒也無需太緊張,血獄內領域威能強大,即便是駱海前輩恐怕也無法感知的太清楚。」

「不是太清楚?」楊開眉頭一揚。

「恩,據說血獄裡有上一代翠微星星主動用星辰本源之力下達的禁制,上一代星主可是虛王三層境的修為,比如今的駱海前輩高出一層,在實力沒有匹敵上一代星主之前,駱海前輩無法洞悉全部的。」許賓白解釋道。

楊開輕輕點頭,緊張的表情放鬆了一些。

不過,即便許賓白這麼說,他還是有些不安心。

域石山那邊的動靜也就罷了,當時是石傀偷偷摸摸地行動,想必即便是駱海也休想發現,這一點楊開毫不擔心。

但是妖山那邊的事情,就讓他感覺有些不妥了。

赤月等人都知道那裡有虛念晶,駱海身為翠微星星主,又怎會不知?

自己還跟瘋鱷妖王在妖山那邊大戰了一場,虛念晶又被自己取走了……

駱海有沒有探知到此事?楊開不敢武斷判定,但是虛念晶事關重大,那可是讓赤月都覬覦的東西。

赤月與駱海修為相當,赤月想要,駱海必定也想要!

腦海中諸多念頭閃電般划過,楊開輕輕地吸了口氣。神情恢復自然,不著痕迹地朝那頭束金冠的駱海瞥了一眼。

對方赫然也正在注意著他,四目相對之下,楊開分明發現駱海眼中一縷精芒閃過。

楊開心中一沉!

「咦……你這小傢伙跟無道大人什麼關係?」那美婦走到楊開面前,正想問他幾句什麼的時候,忽然看到了站在楊開身邊的許賓白,美眸在他胸口處的三瓣花圖案上掃過,訝然詢問。

「那是家師!」許賓白不卑不亢地答道。

「無道大人是你師傅?」黎婉凝不禁用手掩住了小嘴,一臉震驚之色。

「什麼,這小傢伙是無道大人的弟子?」緊隨而來的諸多虛王境都驚呼起來。彷彿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感興趣地打量起許賓白。

就連眾人中修為最強。地位最高的駱海,都露出一絲愕然,顯然沒想到這一屆的血獄試煉,會有這種來頭的人跑來。

「許賓白見過諸位前輩!」許賓白雖然是無道的弟子。可畢竟是個小輩,面對這麼多虛王境,倒也不敢託大,恭恭敬敬地行禮。

「好說好說,許小兄弟不用這麼客氣。」

「是啊,都不是外人,就不用如此客氣了,周某五百年前有幸見過一次無道大人,多虧了他的點撥。才豁然開朗,得以晉陞虛王境,真要是算下來,無道大人還算周某半個師傅,你我二人還是師兄弟呢。」那壯漢神色和藹。沖許賓白呵呵微笑,身為虛王境強者,顯然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大力推崇無道。

「周前輩嚴重了,小子何德何能,敢於周前輩稱兄道弟!」許賓白微微一笑,態度謙遜。

「好好好,無道大人也算是後繼有人了,小子你好好乾,可別丟了無道大人的臉面。」

「晚輩謹記諸位前輩教誨!」許賓白恭聲回應。

「再見到無道大人,代駱某向他問好。」駱海和煦叮囑。

「晚輩一定將話帶到!」許賓白點點頭,「師傅他老人家曾經說過,未來的星域中,若不出意外,第一個突破到虛王三層境的,必定是駱海前輩。」

眾多虛王境一聽,都用敬仰的目光望著駱海,似乎得到無道如此評價是極高的榮譽。

「是嘛?」駱海眉頭一揚,面露傲然之色,哈哈大笑道:「既如此,那駱某定不負無道大人的厚望!」

「晚輩在此預祝前輩早日得償所願。」

「恩,閑話不多說了,你們來此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吧。」駱海呵呵笑著,饒有興緻地打量起楊開來。

「這位小兄弟如何稱呼啊?」美婦黎婉凝第一個開口發問,笑吟吟地望著楊開,吐氣如蘭。

其他人也都用期翼的目光緊盯著他。

「楊開!」

「楊開?」眾人聞言,眉頭一皺,面面相覷一番都緩緩搖頭,表示從未聽過這個名字。

一般返虛鏡中的後起之秀,都是有些名頭的,但是楊開這個名字,他們卻是第一次聽說過。

「老夫怎麼好像聽誰嘮叨過你啊?」只有鳩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知前輩……」

「這是恆羅商會的鳩老!」那美婦主動給楊開介紹起來。

「恆羅商會?」楊開嘴角一抽,「那鳩前輩可能是從雪月那裡聽到的。」

鳩老眼前一亮,點頭道:「對對對,就是從三少爺那裡聽到的,老夫想起來了,上次三少從帝苑回來的時候確實嘮叨過你。小兄弟你跟三少認識?」

「恩。」楊開硬著頭皮點頭。

何止跟雪月認識啊,那女人恨不得把自己千刀萬剮了……

「這可真是有緣啊!」鳩老大喜過望,「能讓三少念念不忘的人,果然非同小可。小兄弟,可有意去我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