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居然成功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居然成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晉陞虛王境,並非只看實力,有時候跟運氣也息息相關。

錢通的運氣顯然不怎麼樣。

儘管他的實力超出一般的返虛三層境一大截,在血獄裡也大有收穫,可他晉陞時遭遇的天地威能洗禮也強的不像話。

他能支撐到現在沒死,已經是足夠強大的證明了。

萬不可能堅持到最後時刻,那天空中的烏雲,才只消失了一半而已,這也就意味著天地威能對他的洗禮才只進行到一半。

沒人看好他!就連駱海都惋惜地收回目光,不再關注。

楊開雖然之前嘴上說的輕鬆,可也暗自里為錢長老捏了一把汗。

他從沒遇到過這種場景,所以有些無從判斷。

但是,他對錢通有信心,對自己交給錢通的那東西有信心!

常人是無法體會到幽暗星武者對虛王境這個層次的渴望的,受天地法則的壓制和約束,幽暗星幾萬年來,無人能夠晉陞到虛王境的層次,可越是這樣,幽暗星上的武者就越是嚮往這個至高的境界。

單論向道之心,錢通不輸給任何人。

咔嚓……

又是一道恐怖的天地威能洗下,湧入錢通的身軀內,一邊為他洗經伐髓一邊破壞他的身體。

在那混亂的能量中心中,錢通本就不強的生機竟有要湮滅的危機!

林玉嬈驚叫一聲,花容變色,情不自禁地用手捂住了小嘴。

楊修竹和楚寒衣墨宇等人同樣臉色大變!

「不成了不成了!這下是真的不成了。」鳩老搖頭晃腦,好一陣惋惜,「這人氣運不濟啊,要不然的話也有極大可能成就虛王境,只可惜……恩?怎麼回事?」

鳩老忽然瞪大了眼珠子,朝前方直直望去,彷彿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其他的虛王境也都露出及其驚訝的神色。紛紛大呼小叫起來。

「不會吧?這人的氣血之力怎麼在瘋狂上升?」

「難道他服用了什麼逆天的靈丹,什麼靈丹能有如此奇效?」

「瞎扯,哪有什麼靈丹能讓一個蘋死之人煥發出如此生機?虛王級靈丹也不成!」

「奇怪了,這人到底吃了什麼東西?」

眾多虛王境茫然不解。不知道錢通本來快要湮滅的生機為何會如枯木逢春一般,綻放驚人的光彩。

那濃郁的氣血之力,即便是被晉陞的狂暴能量干擾,也能讓人感受的清清楚楚。

那遠方,傳來錢通的哈哈大笑之聲,他的身影筆直如劍,傲然立於大地之上,抬首望天,意氣風發:「老夫還沒活夠,怎能客死異鄉!賊老天你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好了!」

鳩老等人臉皮一抽,眸露駭然之色。

這人竟敢跟晉陞時的天地威能叫板,古往今來,可從來沒出現過這樣的人。

難道他就不知道,如他這個層次晉陞引起的天地威能。是有靈性的么?

如此挑釁,這簡直就是自掘墳墓啊!

果然,錢通那邊話音剛落,天空中碩大的烏雲忽然滴溜溜地旋轉起來,雲內傳來一陣陣嗡鳴雷聲,震撼人的神魂。

眨眼間,錢通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緊接著。那漩渦內投射下一道粗壯的能量光柱,直接打射在錢通身上!

錢通的慘嚎和低吼再一次響起,沸騰的生機以極快的速度被消磨著。

「這老傢伙!」鳩老砸吧砸吧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駱海的雙目中精光四溢,深深地凝視著那邊,神色動容。

天地威能似乎是在傾瀉而下。隨著那光柱的打射,天空中的烏雲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小變薄。

前後不到十息的功夫,天空豁然開朗,恐怖的天地威能消失不見,肆掠的能量也在這一瞬間煙消雲散。

遠方。只有錢通的身影筆直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也不知道到底是生還是死。

但是卻有一股奇妙的意境意他為中心,轟然朝外擴散開來,直漫出方圓百里之地,才逐漸消散。

而緊接著,那一股意境又悠地回收,齊齊地朝錢通體內涌去。

似乎有什麼東西發生了變化……

諸多返虛鏡強者眉頭緊皺,看不透其中的玄機,倒是那些個虛王境皆都眉頭一揚,露出驚訝之色。

「將自身的勢壓縮成了領域,這人……居然成功了!」雷姓老嫗低聲道。

一直在關注這些虛王境動靜的楊開聞言,呵呵笑了起來。

他沒法從錢通晉陞的場景看出端倪,只能從這些虛王境身上下手,如今聽雷姓老嫗這麼一說,他立刻放下心。

錢通如今已是貨真價實的虛王境強者!

只不過跟駱海這些老牌的虛王境強者比較起來,他還稍顯稚嫩,畢竟領域的完善可不是一日兩日就能達成的。

在此的虛王境強者,最差的一個也是五百年前晉陞的,有著五百年淬鍊自身領域的經驗。

換言之,單打獨鬥的話,錢通可能在他們面前撐不過三息功夫!

想了想,楊開縱身飛上高空,抱拳朗聲道:「諸位,錢長老如今雖已晉陞虛王境,但需要一些時間來穩固心境,小子希望諸位不要在此久留,得罪之處,還請海涵!」

眾多武者面面相覷,知道楊開這是要趕人了。

沒有之前的不屑和無視,那些返虛鏡都很識相的轉身離去,少數一些人還衝楊開遙遙抱拳,說了一些場面話。

之前他們不屑無視,那是因為仗著人多,可是如今,錢通已經成為了虛王境,他們再去招惹,豈不是自尋死路?

沒人敢這麼做。

「幾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