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軟禁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軟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冉雲婷呆住了.

自從她將蘇顏帶回冰絕島,迄今為止近三十年,她從來沒見蘇顏笑過,今日是第一次.

這種突然綻放的微笑,與之前的清冷孤傲形成截然相反的對比,配合上蘇顏那幾乎沒有瑕疵的絕美容顏,竟讓冉雲婷都微微失神一瞬.

心中不禁湧出一種自嘆不如的念頭.

很快,冉雲婷驅散心頭雜念,陰沉著臉喝問:你居然有男人,什麼時候的事情?

是遇到師尊之前很久的事了.

你與他有過肌膚之親?冉雲婷繼續問.

蘇顏臉頰上浮現出一抹醉人的酡紅,微微頷首.

冉雲婷身軀一顫,彷彿失去了力氣一般,往後跌退兩步,眼中流露顯而易見的失望之色,痛心道:這種事,你怎麼不早說?

師尊沒問過.蘇顏輕咬著紅唇.

冉雲婷道:我沒問,是因為你氣息純凈,師尊以為你是處子之身!可是你既然與男子有過肌膚之親,為何氣息卻不見渾濁?

女子一旦與男子有過親密的接觸,體內必定會殘留一些屬於男人的陽剛之氣,這種氣息足以讓那種純粹的乾淨打破.

蘇顏身上氣息極為乾淨,纖塵不染,冉雲婷做夢也想不到,她居然早就已不是處子之身了.

難道是因為她體質特殊的緣故?倒也有可能,蘇顏的體質明顯不是先天誕生,而是後天生成的,或許在她這體質生成的時候,讓她的氣息變得乾淨了.

如此不知自愛!冉雲婷咬牙低喝.

弟子讓師尊失望了.蘇顏低垂著眼帘.

我若是早知這件事,斷不可能讓你修鍊冰玉功!冉雲婷痛心疾首.巨大的期待變成失望,紅著眼道:你可知道,修鍊了冰玉功,你一旦動情必定會遭遇功法反噬!如今情況還算輕微的.若是繼續這樣下去.你一身聖元將會散盡,最終淪為廢人!

弟子不知!蘇顏搖頭.卻沒有畏懼.

她來到冰絕島,拜入冉雲婷門下,冉雲婷讓她修鍊什麼,她自然就修鍊什麼.哪裡會多問?直到前些日子功法出了問題,她才有所察覺.

冉雲婷神色變幻著,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雖然對蘇顏隱瞞自己的情史大為失望,但她畢竟及其看好自己這個弟子,急急道:蘇顏,現在還為時不晚.你必須要快刀斬亂麻,斬斷自己的情絲,否則的話,你的修為會越來越低.最終成為一個普通人,到時候誰也救不了你.

斬斷情絲?蘇顏抬眼朝冉雲婷望去,美眸里閃爍起異樣的光芒,緩緩而堅定地搖頭道:師尊恕罪,弟子不會這麼做的.

你……冉雲婷氣瘋了,手指著蘇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蘇顏再次微笑:若能與他再相見,就算弟子淪為普通人,也心甘情願.

冉雲婷神色一呆,怔怔地望著蘇顏:這是你的真心話?你不會後悔?

蘇顏點頭.

你可想過,你這樣做只是貪圖一時之樂,若真的淪為普通人,你的壽命不過百載,最終人老珠黃,到時候哪個男人會對你感興趣?你看上的那個男人或許最終會離你而去!

蘇顏嬌軀一顫,美眸里流露出一絲恐懼之色.

冉雲婷一見她這幅表情,就知道有戲,正欲趁熱打鐵,諄諄善誘,蘇顏眼中的恐懼卻消散了,伸手捋了下耳邊的髮絲,蘇顏輕聲道:若能與他再廝守,弟子心甘情願,在人老珠黃前,弟子會離開的,必不讓他見到弟子那副模樣.

你氣死我了!冉雲婷胸腔劇烈起伏著.

她從來沒發現,自己這個徒弟有如此頑固,如此不可理喻的一面.

師尊,弟子想出去!蘇顏沉聲道.

你是想出去找那個男人?冉雲婷冷冷地望著她,之前她還以為蘇顏想出去歷練,以期突破眼前的瓶頸,可如今她哪裡還不曉得自己這個徒弟的真正目的?

她顯然是要去尋找那畫中之人的蹤跡.

是,還請師尊成全!蘇顏並沒有否認.

痴心妄想!冉雲婷冷哼一聲,這段時間你給我乖乖待在內島,休想踏出內島一步,為師會想辦法替你解決眼前的難關,希望你不要再讓為師失望了.

師尊!蘇顏大急.

冉雲婷冷哼一聲,厲喝道:來人!

門外立刻走進來兩個女子,皆有返虛一層境的修為,齊齊抱拳道:大長老有何吩咐!

給我把蘇顏帶下去,好好看著,她若敢離開自己的住處半步,我拿你們是問!

那兩個女子對視一眼,一臉莫名其妙,都不知道蘇顏到底做了什麼,居然惹的大長老如此生氣.

要知道,大長老以前可是一直以蘇顏為榮,無數次在外人面前宣稱自己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便是收蘇顏為徒.

蘇顏也必定會成為光耀冰心谷的第一人選.

可是現在,冉雲婷顯然大.,!動肝火,甚至要開始軟禁蘇顏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兩女不敢多問,只是若有所思地瞥了蘇顏一眼,開口道:蘇師妹,請吧.

師尊……蘇顏乞求地望著冉雲婷,希望她能改變主意.

帶下去!冉雲婷背對著蘇顏,口中厲喝,一副再也不想見到她的模樣.

蘇師妹,還請不讓我們為難.兩女中,一個身材高挑點的女子眉頭一皺,不耐地催促起來.

蘇顏望著冉雲婷的背影,輕輕地嘆息一聲,知道現在說什麼也不管用了,只能施了一禮,轉身離開.

很快,冰室內就只剩下冉雲婷一人.

她目光幾欲噴火地凝視著懸掛在冰牆上的那副畫像,凌厲的目光彷彿要將那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