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赤火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赤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樣吧,本宮找機會跟他談談,最起碼也要知道駱海大人是不是因為他來的赤瀾星,到底又因為什麼事,若一切與他無關,我們再想法子招攬他也不遲,若駱海大人真是因為他而來……」冰瓏輕輕嘆息一聲,「到時候也只能把他交出去,換取我冰心谷一方平安了。」

「谷主英明!」眾長老齊齊應諾,對這個決策並無異議。

楊開的資質和潛力確實出色,能夠越階作戰,未來極有可能晉陞到虛王境的程度。

但那畢竟只是未來,如今的他,不過是個返虛兩層境罷了。

對一位虛王兩層境星主級彆強者的忌憚,跟美好卻虛無縹緲的未來,孰輕孰重,眾人自然能分的清楚。

「谷主何時去見他,本長老也會會他!」冰宮外忽然傳來冉雲婷的聲音。

眾人扭頭望去,正見到大長老冉雲婷邁步而來。

「哦?大長老對他也感興趣?」冰瓏有些意外。

冉雲婷的實力雖然不如她,但兩人之間也相差有限,而自從三十多年前她將蘇顏帶回冰絕島之後,便一直潛心於培養這個入室弟子,對其他人和事並不感興趣。

如今居然要主動去見楊開,自然讓冰瓏感到詫異。

「感興趣,如此出色的人才,本長老自然很感興趣!」冉雲婷輕輕地笑著。

不知道為什麼,眾人卻感受到一股徹骨的冰寒。面面相覷一番,都一臉茫然。

與此同時,距離冰絕島千萬里之外的某處,與冰心谷齊名的火耀宗總舵。

火耀宗總舵落入在赤瀾星最好的修鍊之地,總舵內山清水秀,人傑地靈,環境優美,靈氣盎然,弟子們在這裡修鍊,速度很快。

赤瀾星兩大勢力。向來不分伯仲。但是最近一些年,火耀宗在與冰心谷的爭鬥中卻能佔據一些上風,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傳言冰心谷太上長老練功出錯。身受創傷的緣故。

太上長老級別的人物。自然是虛王境強者。她雖然不會去插手小輩們的爭鬥,可這樣的消息卻能影響冰心谷的士氣。

火耀宗這幾年也穩紮穩打,隱隱有壓製冰心谷的意思。

在火耀宗總舵的南方。一片竹林之中,有幾間茅舍。

這幾間茅舍建造的及其簡陋,看上去毫不起眼,背後環山,面朝湖泊,位置卻是不錯,茅舍周邊,遍地火紅色的竹子。

此刻,正有兩人盤膝坐在茅舍前方的石墩上,中間石桌擺有棋盤,黑白兩子廝殺不停。

左手邊的是一個頭髮鬍鬚皆為火紅之色老者,他的年紀看起來很大,但膚色溫潤,宛若新生兒一般,舉手投足間都有莫大的氣勢瀰漫。

他的對面,則是一位頭束金冠,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

兩人三十丈外,還有一個氣質文雅的男子默默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宛若一座雕像,唯有在望向兩人的時候,面上時不時地流露出一絲嚮往之色。

紅髮老者和金冠男子依然在廝殺,那特質的棋盤上似乎傳來金戈交錯,萬馬奔騰的動靜,震撼心靈。

紅髮老者下棋的速度奇快,往往不需要怎麼思考,棋子的位置便信手拈來,反倒是那金冠男子卻時常要皺眉苦思,慎重至極地落下一子。

棋盤上,黑白兩道氣息愈發顯眼,屬於紅髮老者的黑子大佔上風,呈合圍之勢朝白子夾擊。

時間流逝,金冠男子思考的時間越來越長,臉色也越來越慎重。

而紅髮老者也不催促,在等待間,只是閉目打坐。

某一刻,金冠男子忽然面露出詭異的微笑,伸手落下一枚白子,白子的困局宛若枯木逢春,迎刃而解,反倒是原本氣勢洶洶的黑子,忽然落入了下風。

紅髮老者的眼珠子瞪大了,一臉驚愕之色。

想了許久,才緩緩搖頭,苦笑道:「駱海兄的棋藝果然提高了不少,老夫不是對手。」

金冠男子微微一笑:「赤火,不是我棋藝超過你,而是你太急躁了,你的意圖和動作都寫在棋盤上,本座只需要見招拆招便可。」

「這樣直來直去的才有意思嘛。」紅髮老者搖頭晃腦,「人生苦短,哪來那麼多心思想這想那的,恩,這一戰是我輸了。」

「承讓!」

紅髮老者扭頭朝不遠處望去,伸手招了招。

那一直站在三十丈外的儒雅男子這才邁步上前,走到兩人前方,恭敬行禮:「衛清見過太上長老,見過駱海前輩!」

駱海微微頷首,伸手虛扶了一下。

儒雅男子是火耀宗的宗主衛清,身份地位不低,駱海雖然是翠微星星主,倒也不能託大,更何況,他與火耀宗太上長老赤火的交情不錯,衛清算是他的晚輩。

「來這裡是為什麼事?」赤火抬頭望向衛清。

衛清恭聲道:「回太上長老,駱海前輩交代下來的事情,或許有眉目了。」

駱海眼中精光一閃,又恨快隱蔽。

赤火淡淡道:「講來!」

「前些日子,有探子見到冰心谷十三長老俞雪晴帶著一個青年男子通過空間法陣,進了冰絕島,雖然冰心谷那邊防備森嚴,探子並沒有看清那青年男子的面貌,但想來應該就是駱海前輩要尋找之人。」

說完之後,衛清恭敬地站在一旁,不再出聲。

他在赤瀾星雖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在駱海和赤火面前卻不敢有絲毫造次,表現的極為乖巧。

「駱海兄,你覺得呢?」赤火看向駱海。

「冰絕島是冰心谷總舵,萬年以來都沒有男子踏足。她們這一次將一個男子放進去,說明她們對這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