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不給也得給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不給也得給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多時,衛清帶著一個青年再次返回。

這青年賣相不錯,只不過鷹鉤鼻和顯而易見的漆黑眼眶卻破壞了整體美感,而且氣息虛浮,一看便是那種沉迷酒色外強中乾的貨色。

來到這裡的時候,青年渾身打擺子,臉色蒼白,不停地吞咽著口水,望向赤火的眼神中溢滿了驚恐和畏懼。

他雖然已是返虛鏡,卻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一樣,躲在衛清身後,尋求庇護,根本不敢直面赤火的威嚴。

赤火朝他望了一眼,冷哼一聲,鄙夷和不屑的神色顯而易見。

「太上長老,我把風兒帶來了。」衛清澀聲道。

「好了,你退下吧。」赤火沖衛清擺擺手。

衛清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說什麼,可最終還是沒說出口,只是嘆了口氣,回頭望了一眼自己的兒子,緩緩搖頭,急速離開。

衛風頓時倉皇失措,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父親的背影,帶著哭腔喊道:「爹……」

「閉嘴!」赤火低喝。

衛風一個激靈,差點沒被嚇得一個屁蹲坐在地上,驚恐地扭頭朝赤火望去,臉色更加蒼白了。

他完全不知道太上長老為什麼要召見自己,他在火耀宗身份地位不一般,能夠仗著自己父親的威勢和權利為所欲為,可是在太上長老這裡,他卻連屁都不是。

太上長老若是想殺自己的話,連父親都阻止不了。

「太上長…長…長老,弟子這些日子一直……一直在宗門內閉門修鍊,並沒有犯…犯錯,還請太上長老明鑒,不要殺…殺我啊!」衛風忽然痛哭流涕,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結結巴巴地嚷了起來,一邊喊一邊大力磕頭。直將腦袋與地面撞的碰碰響。

赤火眼中的鄙夷和厭惡之色越濃。

一旁的駱海緩緩搖頭,皺眉道:「衛清倒算是火耀宗未來的支柱,可他的兒子怎麼這幅德行?」

「慈母多敗兒!」赤火冷哼,怒目朝衛風望去。厲喝道:「給老夫站起來!」

衛風驚叫一聲,不敢怠慢,連忙爬起,可依然佝僂著腰身,一邊控制不住眼淚的流淌,一邊擠出一絲討好的笑容,眼巴巴地望著赤火,比哭還要難看。

「腰桿挺直了,不成器的玩意!」赤火一肚子惱火,大步走上前去。沖著衛風的臉頰就甩了兩巴掌。

啪啪兩聲脆響,衛風直感覺自己的臉都被打沒了,一片麻木。

赤火是虛王境強者,即便沒有動用任何力量,只是隨意地兩巴掌。也足以讓衛風粉身碎骨,好在衛風對赤火還有用處,自然不可能在這裡把他殺了。

提小雞一般捏著衛風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赤火冷聲道:「小子,你運氣來了,你不是看上一個冰心谷的女弟子么?老夫這就帶你去冰絕島要人!」

「啊?」衛風一呆,茫然地望著赤火。似乎沒想到太上長老叫自己過來,居然是為這事。

愣了一下之後,衛風大喜過望,急切道:「太上長老是說真的?」

蘇顏那如冰雕玉琢的精緻臉龐忽然在他眼前划過,讓衛風一身燥熱。

「太上長老會跟你開玩笑嘛?」赤火嘿嘿獰笑著。

「可是……可是冰心谷要是不給呢?」衛風問道。

「不給可不行,你怎麼說也是我火耀宗宗主之子。身份地位非比尋常,看上她們冰心谷一個女弟子,那是她們的福氣,不給也得給!」

「那是那是……」衛風心中的興奮和激動徹底將對赤火的恐懼掩蓋,不迭地點頭。心中開始幻想將蘇顏弄到手之後的美好場景,一臉痴呆的模樣,呵呵傻笑。

駱海在一邊淡淡地望著,緩緩搖頭。

他自然知道赤火這麼做到底是因為什麼,無非就是藉此來打壓冰心谷,讓冰心谷服軟。

赤火也有藉助自己力量的意思,所以他之前才會說要狐假虎威。

但駱海並不在意,赤瀾星上的爭鬥跟他沒有關係,他這一趟過來只是為了楊開,赤火既然要扯著自己的虎皮做大旗,那便讓他做好了。

自己吃肉,總不能阻止赤火跟著喝湯,只要赤火不去追究自己尋找楊開的真正原因就行。

「駱海兄,走吧!」赤火一手提著衛風,沖駱海招呼道。

駱海點頭,兩人當即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直奔千萬里之外的冰絕島而去。

冰絕島,外島處。

楊開在閣樓里打坐休息,苦苦思索該如何才能與蘇顏見上一面。

自己是不可能踏足內島的,想要與佳人相見,只有蘇顏動身來外島。

可是楊開卻發現蘇顏並沒有要來見自己的意思,她的氣息一直停留在內島的某一處。

她是修鍊到了緊要關頭,不方便行動嘛?楊開百思不得其解,若不是修鍊到緊要關頭的話,無論如何蘇顏也會來看自己的。

楊開也想不到,蘇顏並不是修鍊到了緊要關頭,而是被冉雲婷給軟禁了。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冰絕島,而且就知道蘇顏在距離自己幾百里之外的地方,楊開反倒不急了。

總有相聚的一刻。

在經歷上一次心靈交流被干擾的事情之後,楊開也不敢再貿然與蘇顏心靈溝通了。自己怎麼說也是個客人,蘇顏又身處內島,唐突行動的話,只怕要得不償失。

所以他耐心等待,等待合適的機會。

第二日,楊開正在打坐,忽然睜開雙眸,眼中一縷精光閃過,朗聲道:「不知哪位前輩大駕光臨,小子有失遠迎。」

門外傳來綿柔的聲音:「本宮冰心穀穀主。」

楊開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他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