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力戰十強(20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力戰十強(20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片刻後,彷彿有人的怒喝聲從遠處傳來,距離隔的太遠,聽的不是很清楚。

聲音傳來,楊開的臉一下就精彩起來。他聽出有一個聲音是夢無涯的,另外還有個聲音是龍在天的,還有許多其他人的叫喊怒喝,夾雜在一起。

打起來了?楊開心中明了,知道這動靜怕是夢無涯去尋仇鬧出來的。

只不過這波及的範圍也太廣了。聽聲音傳來的方向,應該是血戰幫礦區那邊正在發生著激烈的戰鬥,那邊距離這裡足有幾十里啊。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大地都在震動不已,楊開甚至還能感覺到那邊的高手迸發出來的元氣波動。

好強!不知自己哪一天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楊開雙目中閃著期待和激動的光芒。

突然,伴隨著幾聲房門被打開的聲音,黑風貿市那幾座木屋中的鎮守弟子同時走了出來。

凌霄閣的蘇顏,血戰幫的胡嬌兒,風雨樓的方子奇,三人皆都面色凝重地朝大戰發生的方位看去,旋即同時展開身法,化為三道殘影飛了出去。一道白影,一道綠影,一道灰影。

白影是蘇顏,沖在最前方,綠影是胡嬌兒,居中,最後的才是方子奇,三位鎮守弟子的實力高下,一眼可辨。

「有熱鬧看啊,趕緊過去瞅瞅!」有人驚慌,也有人唯恐天下不亂,當下扯起嗓子一聲喊,就追著三個鎮守弟子的身影跑了出去。

自有不少人跟了過去,一時間黑風貿市混亂不堪,擺攤的趕緊收攤,買東西也隨著人流四下飛奔。

「神遊境高手大戰。絕對是神遊境高手大戰,難得一遇的場景。今日若是錯過了,可不知哪一年才能見到,走,我們也去看看!」一個風雨樓的弟子神色激動,口水飛濺地招呼著自己的師兄弟們。

「還是別去了,萬一被波及到,豈不是會死的很慘?」

「我們只隔著遠遠地看,沒關係的。那些都是高手,招式收放自如,怎會傷及無辜?」

三言兩語間。又是一大群人跑了出去。

楊開神色變換。他是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但他沒想到夢老頭這次弄的這麼過火。這一場戰鬥打下來,肯定要驚動周邊的三個勢力,估計能將所有人給吸引過去。

站在原地仔細考慮了片刻,楊開也跟著人群飛奔而去。

他想知道這一戰的最終結果會是怎樣!夢掌柜是贏還是敗!

就在黑風貿市發生騷動的時候。血戰幫的礦區已經打的不可開交。

夢無涯提著龍俊飛奔到這裡之後,直接找上了龍在天,後者都沒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被他一通殺招給打懵了。

龍在天冤枉至極,他根本就不認得夢無涯,可對方一股不死不休的架勢,也讓他大為惱火。龍在天一大把年紀,貴為血戰幫的副幫主,什麼時候吃過這麼大的悶虧?當下也是怒從心頭起。拿出一身實力與夢無涯戰鬥起來。

不到十招,龍在天直接被夢無涯從天上轟了下來,正欲取他性命的時候,胡蠻等人逼不得已插手進去。

雖胡蠻也樂得見到龍在天被打壓,但怎麼他也是血戰幫的三朝元老,夢無涯孤身一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折辱龍在天,血戰幫其他人哪裡能看得下去?

就算胡蠻不出手,那些高手也會援救的。所以胡蠻也不得不身先士卒做做樣子。

這下可熱鬧死了,原本的單挑,瞬間變成了群毆!夢無涯一人當千,力敵血戰幫十大神遊境高手而不落下風,當真是威風凜凜不可一世!

而且他在戰鬥中還是極盡羞辱之能事,嘴巴之惡毒堪比蛇蠍婦人,不但在實力上壓制龍在天,更在言語上羞辱對方。

龍在天一張老臉憋成漲紫色,有心回罵卻又拉不下這個臉面,只能悶頭攻擊,時不時地還被夢無涯打上一兩招,不知吐了多少口血,神色狼狽至極,哪還有往日血戰幫副幫主的威嚴?

又是一次對拼,夢無涯退守半空,血戰幫諸多高手站在地上,雙方暫且停手,遙遙對峙。

龍在天一口牙齒都快咬碎了,嘴角瀰漫著鮮血,渾身氣的直哆嗦,卻又不敢太放肆,忍著屈辱道:「敢問尊駕到底何方神聖,龍某哪裡得罪了你,你竟要如此折辱於我!」

不甘心啊!若是自己真惹到了對方,有根有據地,別人來尋仇也就罷了。可偏偏龍在天此前根本沒見過夢無涯,對方一來就是又打又罵,自己還糊裡糊塗的,不明就裡,這怎麼行?

所以必須得問清楚!士可殺不可辱!若這是一場誤會,今日自己就算戰死在這裡,也得討回公道。

「哼!」夢無涯傲立半空,冷哼一聲,不屑道:「你沒招我,也沒惹我!」

龍在天的身子猛地顫抖起來,伸手指著夢無涯,哆嗦了半晌,張口道:「你……」

才出一個字,龍在天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喉嚨里嗬嗬有聲,眼神怨毒無比。

沒招你沒惹你,你跑來打我罵我幹什麼?老夫一把年紀了,半截身子都埋進了土裡,居然還要受這等委屈,冤不冤啊。

「是不是覺得很憋屈?想殺老夫卻又無能為力?」夢無涯冷笑連連,絲毫沒有給龍在天留什麼情面。

龍在天深深地吸氣,再緩緩地吐氣,動作小心翼翼,生怕一個用力太猛,自己就當場掛掉了。

「我草你十八代祖宗!」夢無涯張口怒罵:「你也知道憋屈,無力反抗啊!你今時今日的待遇,正是我寶貝徒兒那一夜曾經遭遇的事情!」

「你徒兒?」龍在天勉強開口問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