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冉雲婷的逼迫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冉雲婷的逼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冉雲婷輕輕頷首,目光冷淡地在青雅面上掃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楊開的緣故,冉雲婷忽然發現這個同樣出身通玄大陸的外島弟子有些礙眼,楊開那不識趣的面孔在她腦海中閃過,讓她心情煩躁。

「都在這裡吵什麼?不知道蘇顏正在閉關?」冉雲婷厲喝一聲。

負責看守蘇顏的兩個女弟子眼中閃過一絲惶恐,察覺到大長老心情不是很好,頓時唯唯諾諾。

那周姓的女子瞥了一眼青雅,委屈道:「回大長老,這位師妹非要進去看望蘇顏,弟子們已經阻止她了,可是她還在這裡喋喋不休,不肯退去!」

「大長老明鑒,並非弟子們有意要打擾蘇顏,實在是事出有因!」另一個女子也叫冤道。

冉雲婷凌厲的目光落在青雅身上,冷冷道:「不肯退去,你們不知道把她打回去?這些年都白修鍊了?」

此言一出,青雅等三人都表情一呆。

似乎都沒想到大長老會說出這樣的話。

冰心谷內,師姐妹之間雖然有爭鬥,有間隙,卻從來不會有人動手打鬥。

可大長老的意思,居然讓自己出手把青雅打一頓?周姓女子一時間腦袋有些轉不過彎,呆立在原地。

「還愣著做什麼?你們耳朵聾了不成?」冉雲婷再次厲喝。

周姓女子一個激靈,這才回過神,知道大長老不是在開玩笑,心中一口被訓斥的怒氣正愁無處發泄,聞言嬌喝道:「是,弟子謹遵大長老之令!」

說話間,聖元運轉開,一掌朝青雅推了過去。

「大長老……」青雅張口呼喚,可才喊出幾個字,便被一股凌厲的氣勁打中胸膛。嬌軀幾乎不受控制地倒飛出去,身在半空之中,吐出一口鮮血,染紅了她潔白的衣裙。

轟隆隆……

青雅直飛出十幾丈遠。撞到了一面冰牆,這才狼狽落地。

臉色慘白無血,強打著精神爬起來,好半晌都沒喘過氣。

她如今是聖王兩層境的修為,出手打她的周姓女子卻有返虛一層境,修為境界的巨大差距,讓她根本無法抵擋對方一擊。

一掌之下,青雅已經受創!

她美眸劇烈顫抖,不敢置信地望著冉雲婷,似乎還沒緩過神。不清楚大長老為什麼會突然下達那樣不近人情的命令!

「滾!以後再敢踏足內島,本長老必將你逐出冰心谷!」冉雲婷毫不留情,冷聲訓斥。

「青雅!」蘇顏的房門忽然打開,她面露焦急之色,嬌軀晃動便要朝青雅衝去。

剛才她雖然聽到了青雅與周姓女子等人的爭執。但因為有冉雲婷的命令,所以不敢擅自露面,只能閉門不見。

可是如今,青雅居然被打傷,她再也按捺不住!

兩人同來自通玄大陸,同拜入冰心谷修鍊,情同姐妹。怎能眼睜睜看著青雅被打?

卻不想人才剛露面,冉雲婷便隨手一拂,一股強烈的勁風迎面撲來,直接將蘇顏壓了回去。

「你敢跑出來一步,我現在就殺了她!」冉雲婷站在冰室外,望著蘇顏那悲慟欲絕的容顏。表情冷厲。

蘇顏面上閃過一絲惶恐,用一種陌生至極的目光望著冉雲婷,張了張嘴,最終沒敢輕舉妄動,好半晌才深吸一口氣。咬牙道:「還望師尊念在青雅初犯,不要再責罰於她了!」

冉雲婷點頭:「你聽話,我不為難她!」

蘇顏咬牙,粉拳緊握著,輕聲道:「弟子聽師尊的。」

冉雲婷這才露出一絲滿意的神色:「如此就好!我這次來是想告訴你,那人已經到了冰絕島,你是自絕*,彌補心境破綻,還是要我動手幫你!」

蘇顏嬌軀一顫,驚恐萬分地望著冉雲婷,美眸中一片哀求之意,喃喃道:「師尊……」

自絕*,等於是斬斷她與楊開之間的一切,從此之後形同陌人。

讓師尊幫忙,結果只有一個——楊開被殺!

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是蘇顏能夠接受的,那比讓她死還要難受。

「除此之外,再無第三個選擇!我給你幾天時間考慮,你想好了再答覆我!」

蘇顏的美眸頃刻間暗淡,似乎被烏雲遮蔽,看不到前方的光明,她怔在了原地。

等回過神的時候,冉雲婷已經離去,青雅也不在了,只有門口那兩個同門師姐妹,沖自己報以幸災樂禍般的微笑。

那笑容讓她感覺是如此的刺眼!

三十多年來,她頭一次生出打碎束縛在自己身上的枷鎖,逃離這個地方的念頭。

不可否認,冉雲婷對蘇顏是極好的,自從把她帶到冰心谷,便一直盡心教導,谷中資源也最大可能地滿足她,為蘇顏創造了極為良好的修鍊環境。

但是,在盡心儘力毫無保留地教導蘇顏的同時,冉雲婷也給蘇顏套上了枷鎖。

她對蘇顏的期望太大,她給蘇顏壓上了太重的負擔,可以說,她將自己無法完成的希望一廂情願地灌注在了蘇顏身上。

冰心谷的未來,虛王境的奧秘,蘇顏不止一次聽冉雲婷提起過這些。

以前她還不覺得有什麼,師尊但有吩咐,她就照做,畢竟沒有冉雲婷的話,她與青雅千皓三人或許還在翠微星上掙扎,哪能生活的如此無憂無慮。

可是如今,蘇顏卻感覺到疲憊了。

楊開的出現和到來,讓她有了可以依靠的對象,她並不想承擔冰心谷的未來,她只想與楊開一起,並肩行天下,遨遊山水間。

她從來就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和*,她的要求也很簡單。

門外,那兩個師姐妹毫不避諱地冷嘲熱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