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別怪我出手無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別怪我出手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a=-3「果然是你!」楊開輕輕冷哼。

冉雲婷同樣哼了一聲,居高臨下地俯瞰著楊開,如同在俯瞰一隻螻蟻,表情冷漠。

「看樣子你很想要我的命啊!」楊開臉上浮現出譏諷的笑容,「費勁心思引我出手,就是為了這一刻吧?」

當察覺到冉雲婷就在附近的時候,楊開立刻īà,今日這一切並非偶然,而是一個精心部署的圈套。ww.a.」「

今日無論自己是不是會來找青雅,都必定會被吸引過來,所以冰蝶在來到青雅洞府前,才會刻意高喊那麼一聲,就是為了驚動在閣樓里的楊開。

只要被冰蝶驚動,楊開肯定會有所行動的。

只是誰也沒想到,楊開也因緣際會,正好地身在附近。

屢屢青雅,給她扣上大帽子,甚至沖她下重手,也是為了引楊開出手罷了。

最後冰蝶不顧執法堂那幾個同門的安危,讓她們上前擊殺楊開,同樣也是這個目的。

一切都按照事先的預想在行事。

而背後主使之人,無疑就是冉雲婷了!

身為冰心谷大長老,手握重權,執法堂便是歸她掌管,也只有她才能調動執法堂的弟子。

青雅不過是個無辜的棋子,冉雲婷的最終目的,只有楊開!

「大長老……」青雅目光負責地望著高高在上的冉雲婷。

「忘恩負義的東西,你沒資格喚我!」冉雲婷冷冷地瞥了青雅一眼。隨手甩了一下,一道冰冷刺骨的勁風,直接朝青雅襲去。

青雅呆站在原地,根本來不及反應。

楊開再一次擋在了青雅面前,一拳朝前方轟去。

魔焰迸發,漆黑的火焰與冰冷的勁風相觸,彼此相剋相溶,冷與熱在這一瞬間發生劇烈的衝突,讓那一片空間似乎都塌陷了。

冉雲婷黛眉一揚,終於正色地望了楊開一眼。暗暗為他的實力震驚。

她剛才的一擊雖然沒有用全力。看似隨手打出,也有她三四成的功力了,可楊開也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拳,便將攻擊化解。

顯然還有餘力!

「原來我還有些不太相信。以你的本事能擊殺姜晞和嚴赤雷。現在看來。竟是真的,你很bùo!」冉雲婷輕輕點頭,並沒有因為楊開的表現而有多少動容。只是隨口稱讚了幾句。

「不過,到此為止了,在我上傷我冰心谷弟子,不將我冰心谷放在眼中,今日你!」冉雲婷的眼神驟然冰寒,不帶絲毫感情地望著楊開:「能死在本長老手下,是你的榮幸!」

冰峰上,無數冰心谷的女弟子嬌軀顫抖,震驚地望著冉雲婷。

大長老這是要親自出手?

這個青年男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何宗門之前辛苦尋覓他,可到了現在,大長老竟要把他擊殺?這其中到底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恩怨?每個人心中都迷茫萬分,不īà這裡面到底牽扯到了什麼。

不過……大長老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出過手了。

傳聞她上一次與人動手還是在十年之前,可惜沒人親眼見到,只īà與她爭鬥的那傢伙成了一具冰雕。

而現在,大長老竟要在冰絕島內擊殺這個青年男子。

一時間,無數冰心谷弟子翹首以盼,想看看大長老大展神威,想看看大長老到底有何等通天徹地的手段。

也有不少人沖楊開報以同情的眼神,暗暗想這傢伙惹了大長老,只怕今日是要葬身在冰絕島了。

眾目睽睽之下,楊開本來冷厲憤怒的臉龐忽然平靜了下來,這種詭異的轉變讓每個人都心中一突,隱約有一種不妙的感覺在蔓延。

隨即,楊開沖冉雲婷微微一躬身。

他竟行了一禮!

一地的眼珠子在亂蹦。

所有冰心谷的弟子都想不明白楊開這是要做什麼,面對大長老的滔天殺機,他竟沖著大長老行禮。

這是怕了么?這個男人難道自知不是大長老的對手,所以想委曲求全,苟且偷生?

冰蝶在一旁嗤笑起來,望著楊開的眼神滿是譏諷和嘲弄,她打心眼裡鄙視這種欺軟怕硬的貨色,沒有一點男人該有的氣概。

就憑他這樣的男人,也想俘獲的芳心?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現在認錯!」冉雲婷依舊高高在上,神色不動,語氣冷漠地道:「你心裡應該īà本長老為何要殺你,你若真的明白的話,真的能為她ǎ話,就自裁吧!本長老也不想染上你的鮮血,畢竟日後我與她還要常常見面。」

彷彿是對楊開最後的施捨,說出讓楊開自裁的話之後,冉雲婷靜靜地等待著。

楊開忽然笑了一下,臉色依舊平靜,輕輕搖頭道:「我沒有錯!」

冉雲婷臉色一戾:「事到如今,你還冥頑不靈?她不是你這種人可以匹配的,她終究是要走上武道巔峰,日後的你只能仰望她的項背,與她越離越遠!與其日後痛苦,還不如現在自我了斷,也算是成全了她,這樣做的話,她或許還能一輩子記著你,武之巔峰,是孤獨,是寂寞,只有忍受的了孤獨和寂寞的人,才能所有成就,難道你還看不清èá的?」

「看不清èá的是你!」楊開淡淡地望著冉雲婷,「我沖你行禮,是感謝你這些年對她的教導和照顧,這一禮之後,你我便是敵人!你若是想殺我,就做好被我擊殺的覺悟!」

冉雲婷一雙鳳眸中電光四射,那湧起的神光宛若刀鋒一般,讓人不敢,所有冰心谷的女弟子都情不自禁地撇開了目光。

楊開卻無動於衷,與她四目相對,沒有絲毫退縮。

「至於能不能匹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