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離經叛道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離經叛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冉雲婷神色不變,只是冷冷地望著楊開,森然道:「到此為止了!」

眾多長老的增援,讓她再度看到擊殺楊開的希望。

「死!」楊開忽然低喝。

身上流轉的另外四彩光芒悠然分離出去,統統灌入金之劍中,與之融合。

五彩光劍立刻成型!

光劍蘊藏了五行之力,彼此間相剋相生,五行氣息循環不止,光劍的威力陡然暴增。

咔嚓嚓……

阻擋在冉雲婷前方的冰牆發出碎裂的聲響,裂出了清晰的裂縫。

冉雲婷駭然變色,冰瓏與諸多長老呆若木雞。

嘩啦一聲,冰牆徹底被粉碎開來,五彩光劍以一種極為凌厲的姿態朝冉雲婷眉心處刺去!

眼看著冰心谷這位大長老便要命喪黃泉,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隻白蒙蒙的芊芊玉掌忽然詭異浮現。

那一隻玉掌看起來潔白無瑕,五指修長,如出水青蔥,玉掌輕輕一握,好似只是握住了微不足道的東西。

一種玄妙至極,難以描述的力量從那玉掌中傳出。

粉碎了冰牆的五彩光劍竟被這玉掌握在了手心處,光劍顫抖不休,卻無法再寸進分毫。

「小傢伙,得饒人處且饒人,何必趕盡殺絕?」一個清冷的女聲在虛空之中響起。

楊開眉頭一皺,眼睛眯了起來。

冉雲婷從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原本渾身都被汗水打濕,可在見到這玉掌,聽到那清冷女聲之後,忽然大喜過望,高呼道:「弟子多謝太上長老救命之恩,還請太上長老再出手一次,斬殺這侮辱冰心谷的孽障!」

太上長老?

楊開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抬頭朝某一個方向望去。卻看不到人影。

他知道冰心谷有一位太上長老坐鎮,那是虛王境級別的強者,不過只是虛王一層境罷了。

連駱海那樣的人,楊開都得罪過。更在他的追殺下滿星域亂竄,冰心谷這個虛王境強者就算強大,也無法讓楊開驚懼。

所以他才敢來冰心谷!

他暗暗戒備著,一身聖元隱而不發!

另一邊,冰瓏卻是大驚失色,生怕太上長老一怒之下真的把楊開給殺了,連忙道:「太上長老手下留情,這其中或許有什麼誤會,這邊的事還請交由冰瓏處理!」

楊開的存在,事關重大。冰瓏可不敢讓他隨隨便便就死了。

那清冷的女聲再一度響起,只不過這一次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微微地嘆息了一聲,抓住五彩光劍的玉手忽然崩散開來,消失不見。

楊開心念一動。將五彩光劍收入體內,冷冷地望著冉雲婷。

對方也在看他,咬牙切齒,極為不甘。

似乎很是懊惱太上長老沒有直接把楊開給殺了,畢竟楊開剛才鬧的實在太凶,在眾目睽睽之下,竟要斬殺她這個大長老。

這樣的挑釁和侮辱。冉雲婷絕對無法容忍。

可面對太上長老的決議,她也不敢有什麼異議,只能暗自惱火。

一道靚影忽然自遠方急速飛來,楊開似有心靈感應一般地朝那邊望去,下一刻,滿身的驚天殺氣煙消雲散。彷彿從來不曾出現過,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他望著那邊,目光溫柔似水。

冰瓏等人似乎無法適應他這樣的轉變,都皺起眉頭,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待看清那邊的情況之後,冰瓏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冉雲婷也看到了來人的面貌,神色一戾,正要開口叱喝些什麼的時候,卻忽然感覺到一道凌厲的目光朝自己望來。

扭頭看去,正見楊開死死地盯著自己,大有「你敢嘰歪我現在就把你殺了」的架勢。

冉雲婷倒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悄悄地吞了口口水。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剛才那一瞬間,她有種被上古凶獸盯上的錯覺,彷彿這一次再惹惱楊開的話,即便是太上長老也無法救下自己的性命。

這個念頭讓她毛骨悚然……

那遠方馳來的靚影只是幾個起落,便來到了楊開身前一丈處,凌立於虛空,美眸輕顫,輕咬紅唇。

四目對視,一貫冰冷,如冰雕玉琢般的容顏,竟罕見地露出了微笑。

整個冰絕島的旖旎風光,在這一瞬間黯然失色。

冰絕島無數外島弟子紛紛失神,目光獃滯。

「天啊,蘇顏居然會笑?她居然笑了?而且還是對著一個男人笑了。」

「我還以為她永遠都不會笑呢,她認識這個男人么?」

「他們什麼關係,怎麼看起來好像很親密的樣子?」

「蘇顏在外面居然有男人?這可真是讓人難以想像。」

「怪不得她會被大長老懲罰,內島弟子未經允許,是不能與男人有太親密的接觸的。」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居然能打動蘇顏的芳心……」

……

竊竊私語聲四面八方地響起,冉雲婷臉色鐵青,冰瓏搖頭嘆息。

剩下的長老們面面相覷,她們根本不知道蘇顏與楊開很久以前就認識,突然出現這麼一幕,實在讓她們震驚非常。

天空之中,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之下,楊開朝蘇顏伸出了一隻手。

蘇顏潔白如雪般的臉頰上飛上一絲淡淡的紅潤,但那刻骨銘心的思念卻戰勝了天生的嬌羞,她身形一晃,投入楊開的懷抱中。

兩人緊緊相擁!

時隔三十多年,出身凌霄閣的兩人再一度走在一起。

我擁抱著你,就是擁抱了整個世界!

寒風呼嘯而來,積雪被捲起,整個冰絕島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