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被放棄的弟子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被放棄的弟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又到周一,求推薦!!

……

說這話的時候,赤火嘴角抽搐,連他都在心裡認為衛風實在是配不上蘇顏,連給人家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但這確是一次打擊冰心谷的好機會,只要能在這裡逼迫冰心谷妥協,那火耀宗便可以在未來的爭鬥中大佔上風。

最重要的一點,可以藉由此次之事,攻擊洛黎的心境,讓她的心境出現破綻。

此事若成,日後必會成為洛黎的心魔,修為再無可能進步。

而他則可以在己身修為上更進一步,此消彼長之下,來日的赤瀾星必定是火耀宗的天下。

赤火話音剛落,冉雲婷便往前跨出一步,神色冷厲道:「痴心妄想,蘇顏乃我冰心谷核心弟子,怎會外嫁他人?她這一輩子都只會待在冰心谷,哪裡也不去!」

赤火嘿嘿怪笑著,看著冉雲婷道:「若是老夫沒看錯的話,她修鍊的應該是你們冰心谷的不傳之秘,冰玉功吧?」

「是又如何?」冉雲婷不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

「是的話,那就好辦了,老夫看她已動凡心,冰心蒙塵,已受功法反噬,似乎還不淺呢……恩,如她這樣的情況,只怕用不了一兩年,一身修為就會散盡,最終淪為一個普通人,對你冰心谷又有何用?」

冉雲婷臉色微變,暗付赤火老怪好精明的眼力。

蘇顏的情況很隱蔽,也只有她這個師傅才能察覺到一些,卻不想赤火第一次見蘇顏就已經看出來了。

一時間,冉雲婷的臉色陰霾至極,望了蘇顏一眼,眸中的失望之色顯而易見。

可蘇顏卻視若無睹,甚至沒有任何神色上的變化,依然只是滿面幸福的微笑,站在那裡。依偎在楊開身邊,似乎對她來說,修為實力皆是浮雲,只要能與楊開在一起。便是死也值得。

冉雲婷更加失望了。

「蘇顏……」楊開滿面愕然,望著站在自己身邊,一雙美眸一直注視著自己的佳人。

他連忙放出神念,在蘇顏體內查探著,總算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妥之處。

蘇顏體內的氣息確實有些浮沉不定,明顯是受到自身修鍊功法反噬的徵兆,這樣的情況暫時還算輕微,可若是時間一長,必定會越來越嚴重。

「沒關係。」蘇顏輕輕笑著,神色恬靜。絲毫不為自己的命運而擔憂。

「我會想辦法給你化解的。」楊開深吸一口氣,表情凝重地望著她,保證道。

「你即可自裁,便可以化解她面前的這道難關!」冉雲婷一腔怒火上涌,沖楊開厲喝道。

「師尊。還請你不要說這種話!」蘇顏臉上的笑容悠地收斂,黛眉緊皺,表情嚴肅,「師弟若是死了,我也不會獨活!」

冉雲婷張了張嘴,怔怔地看向蘇顏,流露出驚愕的表情。

蘇顏還是頭一次用這種態度跟她講話。這讓冉雲婷受到了極大的震動。一直以來,蘇顏對她都是百依百順,自己無論要她做什麼,這個弟子都能百倍千倍地完成,讓她極為滿意,及其看重。

可是今日。她卻頂撞自己了。

看樣子,自己這個辛苦教導她,對她報以莫大期望的師尊,在她心中還不如一個毛頭小子重要。

冉雲婷冷笑一聲,臉色冰寒。深深地看了楊開一眼,用一種低沉的語氣道:「小子,你誤了蘇顏,就算是你死,也贖不清你的罪孽!」

說完之後,她再度退了回去,閉上雙眼,似乎不想再攙和接下來的事情了。

「我有沒有誤了師姐,不是你說了算,你算哪根蔥?」楊開冷哼。

「好了,鬧劇到此為止!」赤火站起身來,一雙如火焰般燃燒的眸子,朝洛黎逼視過去:「老夫已把來意說明,洛黎,該是你做出選擇了,交出人來,老夫即可退走,若是不交……」

他的話中蘊藏了及其明顯的威脅之意。

冰心谷諸多長老皆都面色大變。

洛黎淡淡地看了看赤火,又扭頭看向駱海,輕啟朱唇道:「這是駱海大人的意思?」

她比誰都要明白,赤火這一次敢如此高調的來到冰絕島,更這般目中無人地要索取谷中最優秀的弟子,究其根源,還是因為有駱海在背後撐腰!

沒有駱海的話,赤火連冰絕島方圓千里之內都不敢隨意踏足。

駱海聞言一笑,溫和道:「洛黎師妹這話說的好沒道理,此事是你冰心谷與赤火的火耀宗之間的事情,本座只不過是適逢其會,湊個熱鬧罷了。」

話鋒一轉,駱海又道:「不過本座倒是覺得赤火說的並沒有錯,這叫蘇顏的弟子資質確實不俗,但既然受到了冰玉功的反噬,只怕日後難成大器,不如嫁於衛風,你們兩家也正好可以結為姻親,化解兩派之間的恩怨,日後和睦相處,豈不美哉?」

聽他這麼一說,洛黎臉色微沉,知道駱海這是站在火耀宗那邊了。

至於說結為姻親,化解兩派之間的恩怨……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兩大宗門在赤瀾星上爭鬥了幾千上萬年,彼此間的恩怨已經可以說是血海深仇,根本不可能化解,在這世上,有火耀宗的一日就沒有冰心谷,有冰心谷的一日就沒有火耀宗,兩個宗門會永遠地爭鬥下去,不死不休。

「我明白了。」洛黎輕輕頷首,閉上了那剪水雙瞳,顯然是陷入了艱難的抉擇之中。

沒人打擾她,冰心谷的長老們全都望著洛黎,想知道她會給出怎樣的答案。

駱海一臉雲淡風輕,靜靜品著香茗。

赤火卻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嘿嘿怪笑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