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返虛三層境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返虛三層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冰絕島,冰宮之中,島上高層聚集於此。

洛黎端坐在首位上,冰瓏冉雲婷和其他長老等人分列兩旁而坐,有長老正在彙報島上禁制和陣法修復一事。

上次的驚天大戰,幾乎將整個冰絕島的禁製法陣摧毀殆盡,這段時間弟子們一直在修復,直到今日,才總算完工。

不過那倒塌的幾座冰峰卻是沒法重現往日輝煌了,好在弟子們提前撤離,並沒有出現傷亡,這算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

洛黎一直閉著眼睛,直到那長老彙報完,才輕輕頷首,不過並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冰瓏看了她一眼,這才扭頭望向另外一人,問道:「十三長老,有那人的消息了嘛?」

聞言,十三長老俞雪晴黯然搖頭:「沒有,之前我們找了他一年,都杳無音訊,若不是當時他主動現身,我們只怕還是沒法找到他,這一次他要是想刻意隱藏行蹤的話,我們一樣沒有辦法。」

「哎!」冰瓏嘆息一聲。

「不用找他了!」洛黎忽然睜開眼睛,淡淡地道。

「太上長老……」

「他不想讓你們找到,你們又能如何?而且,經歷了那樣的一戰,他肯定是要療傷的。」

「療傷?」冰瓏等人眉頭一揚,顯得有些詫異,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您的意思是……」

「他動用了禁忌之力,肯定是要付出一些代價。」洛黎淡淡道。

「他受傷了?」冉雲婷眼前一亮,面上湧出一絲蠢蠢欲動之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是不是……」

話還沒說完,洛黎忽然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冉雲婷當即噤若寒蟬,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我冰心谷綿延至今,實屬不易。我畢生的心愿是不求讓冰心谷更進一步,只求能保全祖宗基業,你們可明白?」洛黎一雙美眸掃向四周,蘊藏無盡威嚴。

眾人心中一驚。品味出洛黎話中的意思,連忙起身恭敬道:「弟子明白。」

「明白就好,明白的話,就不要為冰心谷招惹禍事了。」

冉雲婷臉色一白,顫聲道:「弟子錯了!」

洛黎微微頷首,對她的態度很滿意,忽然又笑了一下:「讓尋找他的人都撤回來吧,他會再回來的。」

「他會回來?」一些不明情況的長老臉色大變,那一日楊開斬殺駱海的一戰,實在讓她們驚恐。一想起這人還有可能再回到冰絕島來,頓時有些惴惴不安。

冰瓏似乎也知道什麼,微笑道:「還有一個人留在冰絕島,他自然應該會回來的。」

冉雲婷想了想,若有所思道:「谷主是說那叫青雅的弟子?」

「恩。青雅與蘇顏是一同拜入冰心谷的。她們彼此的關係很親密,就算楊開不回來,蘇顏肯定也要回來。」

「那要不要找青雅談一談?」冉雲婷皺起了眉頭。

「本宮前幾日已經去找過她了。」冰瓏苦笑一聲。

「哦?那結果如何?她可知道楊開與蘇顏的下落?可清楚楊開對我冰心谷的態度?」冉雲婷追問。

「本宮雖然去找過她,卻沒能與她見面。」冰瓏面上浮現出一抹尷尬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一眾長老訝然至極。

「楊開留了一個石傀儡守護著她,本宮過去的時候,被那石傀儡打了回來。」冰瓏苦笑解釋,面上一片心有餘悸的神色。「若不是青雅及時阻止的話,本宮可能會受傷。」

「那石傀儡如此了得?」冉雲婷臉色大變。

石傀儡她也見過,當日她下令讓冰蝶擊殺青雅的時候,正是石傀儡保護住了青雅,可當日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楊開和蘇顏身上,並沒有太過在意那個古怪的生靈。

如今聽冰瓏提起來。這才知道石傀儡的不凡。

「正面對抗,我絕對不是對手。」冰瓏神色凝重。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冰瓏是冰心谷返虛鏡當中的第一高手,在整個赤瀾星上,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可連她都不是對手。這豈不是說那石傀儡有接近虛王境的實力?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眾人齊齊將目光投向洛黎,期望她能解釋一二。

「別看我,那個石傀儡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來歷。或許是上古殘存下來的傀儡,又或許是一種古怪的生靈。」

連太上長老都不清楚?眾人心中一驚,在她們的認知當中,太上長老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可是今日,這個認知被打破了。

而一切的根源,還在楊開身上。

「那叫青雅的弟子對冰心谷還有感恩之心,否則的話,她也不會阻止石傀儡對冰瓏的出手,你們也都不要去打擾她了,命人好好照顧著吧,楊開和蘇顏會再來此地,把她帶走的。」

「是!」冰瓏恭敬點頭。

「下次他若再來……切不可失禮了!」洛黎留下一句話,整個人忽然消失不見。

眾長老面面相覷一番,紛紛散去,唯有冉雲婷一人留了下來,面上彷彿有無盡的悔恨。

……

玄界珠內,之前夏凝裳住過的閣樓中,楊開與蘇顏對面盤膝而坐,雙掌緊貼在一起。

兩人體內的聖元水乳*交融,有莫名的意境瀰漫在兩人四周。

兩人的臉色都略顯蒼白。

與駱海一戰,看似簡單輕鬆,但動用了那樣恐怖的力量,楊開與蘇顏兩人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所以一戰之後,楊開便立刻離開了冰心谷,連青雅都沒顧得上,尋找地方安心療傷。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洛黎的眼光還是很毒辣的。

不過好在這一次是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