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再回冰絕島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再回冰絕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與一眾親人朋友見面,感受他們的關心和關懷。

楊開身心溫暖

他忽然發現,自己費盡心思返回通玄大陸,將這些人帶出來是個明智無比的決定。

青木有根,流水有源,通玄大陸的這些人,便是楊開的根,便是楊開的源。

無根之木,無源之水註定不會長久。

玄界珠內,為了慶祝蘇顏的回歸,人妖魔三族大擺筵席,氣氛熱鬧至極。

席間推杯換盞,觥籌交錯,無論修為高低,無論年紀大小,皆融入其中。

楊開直接被三族強者灌爬下,醒來之後頭疼欲裂。

隨後,楊開又陪了父母兩日,以盡孝道,這才匆匆離開玄界珠。

臨走之前,楊開將化妖決傳授給了蘇顏。

如今的蘇顏有了冰鳳本源之力,同樣可以修鍊化妖決,開發體內的本源力量,強大自身。

萬載冰玉台也留了下來。

這件至寶本是用來盛放太陽真精的,如今在楊開手上已經沒有用處了,可對蘇顏來說,卻是一個極為強大的輔助修鍊的寶貝。

有萬載冰玉台,蘇顏的修鍊速度最起碼要提升三成左右。

安排好一切,楊開再次朝冰心谷的方向馳去。

冰絕島,一片安寧。

弟子們似乎也已經從前段日子的驚天大戰餘波中恢復了過來,該修鍊的修鍊,該閉關的閉關,日子波瀾不驚。

外島,一座冰峰下,一個身穿潔白長裙的女子正在清掃冰道,忽然一陣疾風從身邊馳過,那女弟子忍不住打了個寒戰,莫名的有一種惶恐的感覺從心中升起。

她狐疑地抬頭,打量四周。卻是什麼也沒發現。

不由地有些疑惑,想了一陣,搖頭繼續清掃冰道。

在距離這女子不遠處的一座冰峰前,一道身影詭異出現。

他腳步不停。精緻地朝一個冰室的位置行去,不大片刻功夫,便來到了冰室前,望著阻擋在前方的禁製法陣,微微一笑,伸手在前方虛空處一點。

一層漣漪盪過,禁制被破,他直接走了進去。

冰室內,青雅正盤膝坐在地上,手托著香腮。與石傀大眼對小眼。

她似乎對石傀很感興趣的樣子。

楊開與蘇顏當日以驚天手段連斬兩大虛王境,戰後立刻退走,並沒有顧的上她,對此,青雅毫無怨言。她隱約也猜測到楊開與蘇顏兩人可能受傷了,所以才沒有絲毫逗留。

更何況,楊開雖走,卻留下了這個古怪的石傀守護自己,青雅當然不會有什麼怨言。

她也知道,楊開與蘇顏必定會再次返回冰心谷,把自己帶走的。

這些日子。青雅一直閉門未出,在冰室內翹首以盼,閑來無聊時,便如現在這副樣子,與石傀互相對視。

她發現,石傀雖有靈智。可惜無論自己說什麼,它都不會回應自己,只是寸步不離地跟在自己身邊。

「小傢伙,你說楊開和蘇顏什麼時候才會來啊。」青雅悠悠一嘆,曾經。她以冰心谷為榮,但是經歷了上次的事情之後,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這個地方了,離開這個讓她傷心甚至險些死亡的宗門。

「哎,獃頭獃腦的樣子,你怎麼就不知道說句話呢。」青雅伸手在石傀腦門上彈了一下。

食指生疼,石傀卻眨巴著眼睛,一臉茫然之色。

青雅被它的樣子逗樂了,忍不住咯咯嬌笑起來。

「心情不錯啊。」忽然,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青雅臉色驟變,一身聖元條件反射般地運轉起來,不過待反應過來這聲音出自誰人之口後,頓時滿面驚喜地朝旁望去。

一個青年笑吟吟地站在那裡,笑容燦爛明媚,彷彿有陽光,驅散了冰室中的寒冷和昏暗。

石傀兩隻黑豆般的小眼珠也爆射出驚人的光芒,手腳並用地爬到了青年身邊,伸出粗大的五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青雅,一副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的樣子。

「知道了,你守護有功,得好好表揚表揚!」青年拍了拍石傀的腦袋。

石傀小眼睛眯起,明顯很受用。

「楊開!」青雅低呼,旋即臉色一紅。

看樣子自己剛才自言自語的一幕,肯定被他給看到了,這讓青雅有些窘迫。

不過很快,青雅就調整好了神色,關切地問道:「你沒事了吧?」

楊開搖了搖頭:「若是有事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那就好,咦……蘇顏呢?」青雅臉色一變,她沒看到蘇顏的身影,下意識地以為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蘇顏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楊開示意她不要緊張,「我這次來,是要帶你走的,準備好了么?」

青雅深吸一口氣,正色點頭:「早就準備好了。」

「那就走吧!」楊開歪了歪腦袋,忽然又皺起眉頭,手摸著下巴,似笑非笑道:「唔,被發現了呢。」

就在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回蕩在冰室之中:「楊少俠既然來了,又何必急著離去?若有時間的話,不妨來冰絕峰一坐如何?」

「太上長老!」青雅花容失色,失聲驚呼,她聽出這個聲音正是冰心谷太上長老洛黎發出的。

楊開朝她投以一個放心的眼神,望著虛空某處,嘴角邊泛起一個微妙的弧度,朗聲道:「前輩盛情,小子就卻之不恭了!」

「那本宮就在冰絕峰,恭候大駕!」洛黎的聲音落下,虛空中那道神念也消失不見。

「走吧!」楊開沖青雅招了招手。

「楊開……」青雅的面上滿是擔憂之色。

「放心,她沒有惡意的。」楊開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