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乾天雷炎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乾天雷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龍骨劍在手,濃濃的威壓猶如實質從劍身上傳出,宛若一座萬丈高峰,壓在火耀宗兩個老者身上,讓他們臉色難看。

耳畔邊隱約還能聽到龍吟咆哮之聲。

「一人一個,趕緊料理了他們,我在前頭等你們。」楊開隨口說了一句,揮手就將石傀和器靈火鳥放了出來。

旋即他看都不看那兩個老者一眼,直接邁步上前。

一腳跨出,彷彿跨越了空間的阻隔,人影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半山腰處。

「大膽!」那瘦長老者臉色鐵青,楊開那無視的態度讓他怒火翻湧,身形晃動間便要追逐出去。

可他才剛有所行動,迎面便有一根漆黑的棍影襲來,那棍影勢大力沉,彷彿有幾十萬斤巨力砸下,連空氣都被砸的爆破嗡鳴。

刺耳的聲音讓老者耳膜刺疼。

瘦長老者面色一沉,匆忙抬手去擋,熊熊烈焰在手臂上燃燒。

轟……

烈焰熄滅,瘦長老者整個人如遭雷噬,身形往後飄出幾十丈,才堪堪穩住,面色微微一白,嘴角邊滲出些許鮮血。

一擊,他便受了點小傷。

不可思議地朝前方望去,瘦長老者只見到一個身高不足三尺的石質傀儡正站在那裡,肩膀上扛著一根漆黑長棍,如黑豆一般的眼珠子充滿了難以言喻的神韻,正用一種看獵物的神色注視著自己。

另一邊,清脆的鳥鳴聲傳出,那膚色暗紅的老者已經與火鳥站成了一團,天空之中,一人一鳥的身影跌宕起伏,彼此糾纏,火焰的力量濺射虛空深處,看起來熱鬧至極。

「這都是什麼鬼東西?」瘦長老者呆住了。

與自己同伴戰鬥的那火鳥一般的存在,他隱約能辨別出是一種器靈。可擋在自己前方的那石質傀儡又是什麼玩意?

它體內沒有絲毫能量波動,可單憑那狂霸的力量便讓自己忌憚非常了。

「嗷嗷嗷……」石傀儡忽然仰天大叫起來,一隻拳頭在自己的胸脯處不斷地重擊猛拍,傳出咚咚咚的聲音。猶如密集的戰鼓聲,震撼心靈。

伴隨著響聲的傳出,那身高不足三尺的石質傀儡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直接變成了身高五丈的石巨人!

它抗在肩膀上的那漆黑長棍也隨著體型的變化而變長。

另有一層灼熱的暗紅光芒從它的體表流淌出來,石傀儡的表面,瞬間猶如披了一件熔岩鎧甲!

火紅色的鎧甲逸散出讓老者心悸不安的恐怖能量。

下一刻,身皮鎧甲的熔岩巨人雙膝微微一彎,龐大的身體猶如離弦之箭般飛射而出,大地震動,地面瞬間出現一個巨大的凹坑。

眼前一花。瘦長老者赫然發現,那變身後的熔岩巨人居然已經撲到了自己的頭頂處,巨大的漆黑長棍以雷霆之力朝自己掃來,直把空間都掃出一道裂縫。

察覺到這一擊中蘊藏的恐怖威能,瘦長老者驚恐大叫。根本不敢輕纓其鋒,匆忙施展身法躲避。

可是他躲的快,那攻擊來的更快。

只是餘威,便掃的他半邊身子發麻,聖元幾乎都運轉不靈了。

不可抵擋!無法抵擋!

瘦長老者眼珠子劇烈顫抖,一瞬間便意識到自己與這熔岩巨人之間的差距。

念頭還沒轉過來,那漆黑的巨棍再一次以泰山壓頂的姿態。從上方攻下。

瘦長老者眼帘緊縮,瞳孔變成了針尖大小,不要命地催動自身聖元,口中大叫著,祭出一面盾牌般的秘寶,守護在自己頭頂上方。

轟轟……

巨棍砸落。那盾牌秘寶光芒爆閃,只是瞬間便化為無數碎片,朝四面八方激射。

龐大到讓足以開天闢地的力量加諸在瘦長老者身上,直接將他的半邊身子砸成齏粉,傷口處一片血肉模糊。可以清楚地看到蠕動的內臟。

即便受了這樣的傷勢,瘦長老者一時也沒有死去,如果有足夠好的靈丹妙藥,或許還能將他的肉身修復。

但那自心底深處湧出的恐懼,卻讓他變得毫無鬥志了。

他怔怔地望著橫掃過來的漆黑巨棍,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在閃爍。

這他媽的到底都是什麼鬼東西……

生命盡頭,他最後看到的一幕,是自己的同伴被那火鳥一口吞噬,慘嚎連連!

巨棍掃過,碎肉橫飛,整個世界清凈了。

有一團雷火從瘦長老者死後的殘屍里飛射出來,器靈火鳥大口一張,猶如鯨吸水般,就將那雷火吸入腹中,口中發出滿足的叫聲。

火山峰頂,楊開凌立於半空中,從上往下,俯瞰著那猙獰的火山口,目光所及,可以清楚地看到內部涌動翻滾的赤紅岩漿。

這山峰頂出的高溫,即便是一般的返虛鏡都難以承受,返虛鏡之下的武者來到此地,頃刻間就會被焚燒致死。

器靈飛到了楊開身邊,石傀重新變成了那人畜無害的模樣,扛著撼天柱,坐在器靈火鳥身上。

「這麼快,你們也太暴力了點吧。」楊開咧嘴一笑。

石傀撓了撓腦袋,一副不知道是不是做錯了的樣子,器靈卻歡快地叫喚了一聲。

「小小先回來吧。」楊開伸手一招,將石傀收起,獨留了下器靈火鳥。

火鳥縈繞在楊開身邊,不時地傳出清脆的鳴叫,有些急促,似乎極為興奮的樣子,好幾次它都想直接衝進火山口裡。

伴隨著它的鳴叫聲,火山內部傳出咚咚的聲響,宛若在回應火鳥的挑釁,毫不示弱。

「你也感受到了吧。」楊開眯眼望著火山口,咧嘴微笑。

火鳥急促地回應。

「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