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塵埃落定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塵埃落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周一,照例求推薦票。

……

不過眼下這情況對火鳥來說卻是個好消息,有那八道鎖鏈束縛限制乾天雷炎,火鳥倒是勉強能與它爭鬥一番。

楊開悠一出現在這片戰場中,乾天雷炎便有所察覺了,那一隻巨大的獨目中忽然閃爍出明亮的光芒,匯聚成一道光束,朝楊開籠罩過來。

「又一個螻蟻,不過正好可以成為吾強大的養分,這是你的榮幸!」

乾天雷炎的聲音嗡嗡作響,震的整片天地都在顫抖。

一種吞噬的力量降臨在楊開身上,那光束似乎帶著一種難以抗拒的牽扯之力,欲要將楊開的神魂靈體吞噬。

楊開冷哼,神識之力潮水一般迸發。

冥冥之中,有一聲咔嚓的脆響傳出,那牽扯之力被楊開掙脫,崩碎無形。

「螻蟻也敢反抗吾之意志,不可饒恕!」乾天雷炎似乎被激怒了,一條粗大的觸手般的手臂,朝楊開橫掃過來,夾著雷霆萬鈞之勢。

「唳!」火鳥鳴叫,口中噴出火柱,後發先至地阻攔在楊開前方,將那觸手擋了回去。

楊開神色冷漠地站在那裡,仔細觀察,並沒有著急出手。

他暫時還不知道該如何對付乾天雷炎這樣古怪的生靈。

如今他是神魂靈體來此,肉身還在火山口內,根本無法動用聖元來幫火鳥迎敵,所能使用的也只有神識力量而已。

他不想打草驚蛇。

一條條觸手四面八方席捲而來,乾天雷炎似乎也察覺出楊開對火鳥的重要性,竟卑鄙無恥地放棄了對火鳥的進攻,反而重點照顧起楊開來。

火鳥只能被動防守。

楊開的貿然到來,似乎讓火鳥的局面變得更加糟糕了一些。

兩個古怪的存在以楊開為中心,再一次展開了爭鬥。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著,火鳥身上的氣息逐漸衰弱,反倒是乾天雷炎一如既往地兇猛。絲毫不見有實力削弱的驅使。

「在這裡,吾便是主宰,你們這些螻蟻統統都得臣服!」乾天雷炎的意志再次傳達出來。

楊開眼中精光爆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原來是這樣!」

感受到楊開的喜悅。火鳥的氣勢也被振奮許多,身上爆閃出耀眼的光華,再一次與乾天雷炎糾纏在一起,互相吞噬著彼此的能量。

「我已經看穿你的把戲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楊開低喝著,忽然伸手朝前方划去。

一道詭異的力量波動激射。

隔絕了乾天雷炎身旁的一片空間。

那是空間之力!

楊開的神魂靈體雖然無法動用肉身的聖元力量,但是在空間力量上的造詣卻依然能如臂使指。

他以空間之力,隔斷了乾天雷炎與某個方位的聯繫。

乾天雷炎似乎怔了一下,那巨大的獨目中閃爍起一絲驚慌的神色,竟放棄了對火鳥的進攻。取而代之地是對楊開展開了瘋狂的進攻。

「果然是這樣!」楊開大笑,乾天雷炎的舉動,從側面印證了自己的猜測。

當下再不猶豫,一道道玄妙的空間之力從他的神魂靈體中迸發出來,朝四周蔓延著。逐漸地布置出另外一個囚籠。

短短十幾息功夫,這囚籠便已成型!

無形的空間囚籠隔絕了乾天雷炎與外界的聯繫,將它與火鳥籠罩在一塊。

這個囚籠對火鳥沒有絲毫影響,但是對乾天雷炎卻有致命的威脅。

乾天雷炎將再也無法從四周的環境中汲取力量,恢復自身!

楊開觀察了半晌,發現乾天雷炎與四周的岩漿和地底的灼熱有一種無形的聯繫,無論它被火鳥吞噬掉多少精華。也能迅速地恢復過來。

反倒是火鳥根本沒有這個優勢!

這也難怪,此地畢竟是束縛乾天雷炎的地方,它在這裡存在了數萬年,自然懂的利用周邊的環境為自己營造優勢。

而空間之力塑造的囚籠,卻將這個優勢瞬間粉碎。

「一起上吧,它這下不可能再恢復了。」楊開沖火鳥吆喝一聲。神魂靈體一反常態地朝前方逼近過去。

「螻蟻一般的手段,也妄想對付吾,沒有外界之力的幫助,爾等也不可能是吾的對手!」乾天雷炎不屑地低吼。

「那就看看,孰強孰弱好了!」楊開嘿嘿冷笑。口中爆喝一聲:「滅世魔眼!」

左眼處,忽然一片金光閃耀,豎直而狹長的金色瞳仁立刻顯露出來。

從那瞳仁之中,一道蘊含了玄妙之力的光柱激射出來,直直地朝乾天雷炎的巨大獨眼照去。

乾天雷炎龐大的身軀轟然一震,竟彷彿受傷了一般低吼起來。

滅世魔眼,本就有凈化神魂的功效。

乾天雷炎生出靈智,誕生神魂,自然會被滅世魔眼所克。

它那巨大的身軀扭曲著,無數道觸手一般的手臂瘋狂甩動,似乎要將整片空間都弄塌陷。

火鳥撲上去,張開大口,咬住了乾天雷炎的身軀。

肉眼可見地,一股股精純的力量順著火鳥的大口,流淌進了它的體內。

而乾天雷炎的氣勢卻是迅速滑落。

「吾要你們死,你們這些螻蟻觸怒了吾!」乾天雷炎咆哮,觸手飛舞回去,捆縛住火鳥的身軀,將它拋的遠遠的。

旋即,它的獨目望向楊開,一股凶煞和毀滅的氣息降臨到楊開身上,從那獨目之中,激射出一道玄光,竟能與滅世金光分庭抗禮,一點點地往楊開這邊推進過來。

可以想像,一旦那玄光將楊開籠罩,那麼楊開的神魂靈體必將化為虛無。

「生蓮!」楊開厲喝。

左眼金瞳處,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