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回幽暗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回幽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漆黑的虛王級戰艦航行的星域深處,無需人去控制,自主地朝某個方位迅速前進。

整個戰艦內,只有少數一些武者監視著四周的動靜。

楊開並不在此地,而是進入了玄界珠中。

這是一趟回家的旅程。

幽暗星便是通玄大陸這些人的新家。

自赤瀾星離去到如今,已經有一年時間了,這一年以來,戰艦都按照楊開刻畫下的星圖路線,安全而平穩地航行。

偶爾遇到一些小麻煩,晶炮齊射之下,前方道路也都暢行無阻。

虛王級戰艦的強橫威力,還真沒多少人能惹的起。

玄界珠內,楊開與夏凝裳兩人不斷地煉製靈丹妙藥,耗費大量的財力物力,為通玄大陸那些人提升修為境界。

人妖魔三族,如今整體實力暴增了一大截,入聖境武者比比皆是,當初的三族頂尖強者們,如今都已經到了聖王兩三層境的境界,實力提升的不是一點半點。

這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通玄大陸與幽暗星的情況不同,前者是天地靈氣不足,所以限制了武者們的境界提升,而後者是法則的壓制。

如今在小玄界內,靈氣濃郁充足,修鍊物資又供應充沛,來自通玄大陸的武者們自然能得極為良好的發展和實力提升。

還有楊修竹等人給他們講解修鍊奧秘,他們進步不快才是怪事。

每一日,玄界珠內的氣氛都喜氣洋洋,每一日都有人突破自身的桎梏,晉陞到下一個層次。

對自己的那些至親之人,楊開給予了特別的待遇。

是人都有私心,楊開也不例外。

父母。師公,祖師,還有那幾位師叔,地魔等人。都經由楊開親自出手。煉製種種逆天靈丹,替他們改造體質。疏通經脈,徹底地增強了他們的潛力和資質。

一棟宮殿中,二樓窗口處,有一道靚影站在窗邊。微風拂來,拂動她的秀髮,她怔怔地望著遠方廣場處,視線定格在一個身形英偉的青年身上,目光溫柔,眼眸深處還有一絲緬懷之意。

「秋姐姐。」背後忽然傳來了呼喊之聲,秋憶夢收回目光。扭頭望去,見到一對雙胞胎姐妹聯袂而來,正是胡嬌兒和胡媚兒。

「你們來了?」秋憶夢微微一笑,收回心緒。「坐吧!」

胡嬌兒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再看看窗外,當發現在那廣場上忙碌不停的身影之後,忽然嘆息一聲:「好像差距越來越大了呢,也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可能追上他的步伐。」

「是啊,越是修鍊,越是感覺和他的距離越遠了。」胡媚兒的神色也黯然了下來。

秋憶夢抿嘴一笑:「兩位妹妹何必這般氣餒?你們二人修鍊的不世神功最起碼比姐姐好很多,如今都已經到了聖王兩層境了,姐姐我才剛剛進入聖王境呢。」

「話雖如此,但是聽說他都已經返虛三層境了。」胡媚兒面露憂愁之色,「如今能陪伴在他身邊的,也只有蘇顏和夏凝裳了,也不知道她們怎麼修鍊的,一個個居然都到了返虛鏡,前幾日夏凝裳還突破了返虛兩層境呢,想想真是氣死人了。」

「她們有她們的機緣,我們只需自己努力就行了。不求追上他的步伐,只求別被他拉下太遠。」秋憶夢勸解道。

「秋姐姐的心性果然堅毅。」胡嬌兒有些動容,佩服地望著秋憶夢。

秋憶夢微笑道:「我們既然選擇了跟他走出通玄大陸,就應該有這份心,如果自我絕望的話,還不如留在通玄大陸上做那一方霸主,兩位妹妹,你們說呢?」

胡嬌兒和胡媚兒對視一眼,都嚴肅點頭。

「好了,閑話就說到這裡吧,你們跟我來,我還約了妖魔兩族的其他青年俊彥,這一次咱們三族的年輕一輩好好比較一番。只有競爭,才能讓人成長起來。」秋憶夢起身,招呼兩女。

胡嬌兒和胡媚兒連忙跟上。

……

玄界珠內的日子波瀾不驚,時間一晃,又是一年之後。

某一日,楊開正在與蘇顏雙修,兩人雙掌緊貼,彼此聖元在雙方體內流轉不惜。

忽然,他像是有所感應一般睜開了雙眸。

「怎麼了?」蘇顏也睜開眼睛,狐疑問道。

「似乎是到了。」楊開咧嘴一笑。

「終於到了么?」蘇顏也頗為欣喜,「這一段路程可真遠啊。」

「恩,幽暗星的位置很偏僻,若不是有虛王級戰艦,我們根本沒法走出來,隨我出去看看。」

「好,把凝裳也叫上。」

跟夏凝裳知會一聲,三人身形一晃,便已出現在戰艦內。

立刻便有一位凌霄宗的弟子上前稟告:「宗主,前方就是幽暗星了,我們終於到家了。」

他的表情很興奮。

他與通玄大陸的人不同,本是海克家族的弟子,出身就在幽暗星,這一趟隨著楊開出去了最起碼有七八年之久,自然是想念家鄉。

「請宗主指示!」那凌霄宗的弟子恭敬請示道。

「下去吧。」

「是!」

下一刻,戰艦便急速地朝那偌大的修鍊之星行駛過去,前後不過一刻鐘的功夫,便進入了大氣層,下方的迷人景色立刻印入眼帘。

楊開並沒有讓戰艦繼續航行,而是帶著蘇顏和夏凝裳離開了戰艦,將戰艦收進玄界珠內,御使星梭朝下方降落。

虛王級戰艦太招搖,不到萬不得已,楊開並不想讓它暴露在世人的眼線中。

蘇顏和夏凝裳兩人初來乍到,感受著此地濃郁的天地靈氣,都一臉驚喜之色,誇張地呼吸著空氣。

「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