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你是虛王境?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你是虛王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見錢通不說話,謝忱以為他怕了,於是更加得意猖狂,猙獰道:「錢通,識時務者為俊傑,屍靈教有四大虛王境坐鎮,一統幽暗星指日可待,你可不要冥頑不靈,只要你願意臣服,本殿主可以向上說幾句好話,以你的修為境界,能取得的重視不會比本殿主差。」

錢通悠悠地嘆了口氣,語氣蕭條,頗有一股高處不勝寒的味道,淡淡地掃了謝忱一眼:「你說那屍靈教中,有四位虛王境強者坐鎮?」

「不錯!」謝忱嘿嘿一笑,點頭道。

「你知道什麼叫虛王境?」

「虛王境……」謝忱語氣一滯,面上露出一絲迷茫,這個境界在幽暗星上流傳了幾萬年,世人只知道那是比返虛鏡更高的一個層次,可真叫謝忱說出來,他卻不知該如何描述。

畢竟他也沒見識過。

不禁有些惱羞成怒,低吼道:「你難道知道?」

錢通淡淡地望著他,並沒說話,然後他沖謝忱伸出一隻手,虛空那麼輕輕一握,便又收了回來。

謝忱本能地往後一退,一身聖元運轉,化作防護,可想像中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並沒有到來,自己渾身上下甚至連一絲傷痕都沒有出現,他也沒察覺到錢通身上有聖元涌動的痕迹。

「錢通,你膽敢愚弄本殿主?」謝忱勃然大怒,臉色一陣青一陣紅,「你死定了,本念在你我同出影月殿,不想趕盡殺絕,但既然你不把本殿主放在眼中,今日誰也救不了你,給我殺了他!」

最後一句話,他是沖自己那些手下低吼的。

楊開之前出手救下魏古昌的時候,敏銳地發現這些人都是影月殿的,在沒弄明白真實情況之前,並沒有痛下殺手,只是將他們從魏古昌身邊震開了而已。

這些人並無大礙,如今也全部恢復了過來。

聽到謝忱的命令,一群六七個返虛鏡面上露出遲疑之色。

謝忱懼怕錢通,他們何嘗不是?雖然自從投靠了屍靈教之後每個人的實力都有所增長,但錢通往日的威嚴已經根深蒂固,這個時候讓他們跟錢通動手,他們無疑是很忐忑的。

「恩?殿主,你……你……」忽然,有個中年男子像是發現了什麼駭然的一幕,驚恐萬分地指著謝忱,大叫起來。

其他人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地齊齊驚呼一聲,目露驚恐之色,竟不由自主地與謝忱拉開了一段距離,避瘟神一樣避著他。

「怎麼?」謝忱還有些後知後覺,低頭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駭然叫道:「這是怎麼回事!」

他忽然發現,自己的雙臂,雙腿齊根處,竟有一股能量在肆掠,那能量肉眼都可以看的見,卻沒有絲毫波動傳出。

肆掠的能量猶如螞蝗,在謝忱身上撕開一道小口子,鑽進了他體內。

而整個過程,謝忱竟沒感覺到絲毫疼痛。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悠然升起,謝忱只感覺涼意從頭襲到腳,險些讓他腳底板都抽筋了。

砰砰砰……

四聲爆響傳出,鮮血飛濺,謝忱的雙手雙腳竟爆成一團血霧,只剩下短小的上半身轟然落地,砸起一片灰塵。

鮮血流淌而出,染紅了地面,謝忱的表情扭曲變幻著,眼眸中溢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那幾個影月殿的叛徒也都如同白日撞鬼,面色大變,每個人都如墜冰窖,通體徹骨冰寒。

「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是一場噩夢!」謝忱猶如受傷的野獸一般嘶吼起來,沒了雙手雙腳的他,看起來既滑稽又凄慘,彷彿遭遇了什麼狠毒的酷刑一樣。

「本殿主是返虛三層境,除了虛王境沒人能做到這一點,本殿主不信!」謝忱顯然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模樣癲狂,話一出口,整個人都怔住了,獃獃地望著錢通,眼眸深處的恐懼之色終於瀰漫出來,喃喃道:「虛王境……你已是虛王境?」

如果錢通不是虛王境,絕對不可能在舉手投足間就讓他變成這幅模樣,如果錢通不是虛王境,他絕對有一戰之力。

「你還算不是太蠢!」錢通冷漠道。

「什麼?大長老已是虛王境?」魏古昌呆住了。

董宣兒用小手捂住了嘴巴,美眸里綻放出驚人的光彩,就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那原本昏暗的雙眸重新閃耀出光明。

虛王境!

幽暗星幾萬年來,傳說中的境界,師尊竟已經達到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影月殿就有救了!董宣兒嬌軀輕顫著,美眸里溢出了淚水,這一刻,她想起了那些曾經慘死在自己面前的兄弟姐妹們。

你們在天之靈,應該可以安息了,師尊如今已到虛王境,不日便可以替你們報仇雪恨,將那些殺人兇手斬殺殆盡,還你們一個公道!

噗通……

影月殿那幾個返虛鏡叛徒跪了一地,每個人都驚恐失措地望著錢通,不斷地磕頭求饒。

「大長老,屬下錯了,屬下知道錯了,還請大長老繞我一命。」

「大長老,屬下是被逼的啊,屬下的妻女都在那些賊子手上,不得已才與他們沆瀣一氣,還請大長老明鑒!」

「求大長老饒命,放我們一條生路!」

「大長老慈悲,放過我們吧!」

錢通厭惡痛恨地望著他們,輕輕地吸了口氣,開口道:「昌兒,宣兒,他們可曾殺過我影月殿忠良?」

「殺過!」魏古昌眼中**著怒火,沉聲答道。

手段歹毒的敵人其實並不可恨,可恨是這些助紂為虐,為虎作倀的叛徒!魏古昌不止一次見到他們這些人對昔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