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墨海城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墨海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日後,空間法陣修復完畢。

楊開喚來了墨宇和楊修竹等人,與錢通辭行。

影月殿方面楊開是完全不擔心的,錢通如今已是虛王境,可以說是幽暗星幾萬年來第一強者,如果連他都處理不了影月殿的危機,那整個幽暗星恐怕都要完了。

「楊兄,此去一路珍重。」魏古昌抱拳道別。

楊開回了一禮。

「楊開,這空間法陣連通了哪個位置?」墨宇在一旁問道。

「唔……如果沒弄錯的話,應該可以連通到魔血城!」

「什麼叫沒弄錯?」墨宇愕然。

魔血城距離流炎沙地很近,距離乾天宗也不遠,所以楊開才將空間法陣定位到那個地方,只不過他的說法卻讓墨宇感到很奇怪。

楊開尷尬一笑:「這是我頭一次布置空間法陣,所以不敢保證能直接傳送到魔血城。」

墨宇傻眼了,楊修竹等人也一臉無語的表情。

「不過放心。」楊開察言觀色,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就算沒定位到魔血城,傳送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這一點我是可以保證。」

聽他這麼說,眾人才鬆了口氣。

空間法陣傳送,是一件及其嚴苛的事情,稍有差錯,便會被放逐到無盡的虛空之中,永遠也走不出來,這些年幽暗星出過不少這樣的事情,都是空間法陣出了問題,結果傳送之人或失蹤不見,或直接被混亂的空間力場切割成碎末。

所以大家一聽到楊開剛才的話,都有些緊張。

但既然楊開能保證這一次傳送不會有危險,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就算傳送位置錯了,也沒多大關係,大不了用星梭趕路就是。

「時候不早了,那我們即可動身。」楊修竹也迫不及待想要返回凌霄宗,去看看那邊情況如何。

眾人點頭。一起站到了空間法陣上,楊開立於中間位置,催動聖元,貫通整個法陣。頃刻間,那安置在空間法陣上的聖晶便閃爍起耀眼的光芒,龐大的能量被一抽而空。

濃郁的空間之力跌宕,一群人消失不見。

「先毀了法陣,不能讓人從外面傳送進來!」等到楊開一群人消失不見,錢通才揮了揮手。

魏古昌得令,一拳轟向楊開費盡心思重新布置好的法陣,那法陣陣基立刻列為兩半,無法使用了。

錢通目光如梭,眺望遠方。低沉道:「該回影月殿了!」

費之圖和魏古昌等人皆是神色一震,望向影月殿的方向,每個人的眼中都流露出驚人的殺機。

……

虛空之中,光芒閃過,楊開等人詭異地現身出來。

一行數人。除了楊開之外,其他人都有些頭暈目眩,過了好一會才逐漸適應過來。遠距離的空間傳送,大多都伴隨著這樣的副作用,也只有修鍊了空間之力的楊開,才能在最短的時間調整好自身的狀態。

好在附近沒有危險,否則眾人肯定要被打個措手不及。

扭頭四望。楊修竹愕然:「這不是魔血城,這是哪?」

眾人出現的地方分明是在一片廣袤的平原之上,入目所及,哪裡有什麼城池的影子?

傳送果然出錯了。

楊開對此早有心理準備,自然沒什麼不好意思的,聞言道:「我們應該是在魔血城和天運城之間的某個位置。諸位對這平原可有什麼印象?」

楊修竹,楚寒衣和林玉嬈三人緩緩搖頭,表示不認得這裡。

他們雖然是土生土長的幽暗星武者,但常年在星帝山閉關修鍊,對外界的情況並不清楚。甚至連楊開都不如,叫他們此刻見微知著,無疑是有些為難他們了。

倒是墨宇眼前一亮,臉上露出一些喜色,不斷地四下打量,又飛上高空中觀望,片刻後,一臉振奮地返回。

「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了,這裡是白骨原,附近有個裂天峽,距離墨海城只有一日路程。」

「哦?乾天宗的墨海城?」楊開有些意外。

「不錯!」

楊開微微頷首,看樣子傳送出錯的不算太離譜,而且對墨宇來說,這或許是個好消息,墨海城是乾天宗下轄的一座城池,距離乾天宗總舵的距離也不算太遠,就如天運城和影月殿的關係一樣。

機緣巧合來到這裡,倒是成全了墨宇。

「既如此,不妨先去一趟墨海城。」楊開沉思片刻,他現在急需打探一下凌霄宗外圍的情況,而去墨海城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墨海城情況也不知如何,他自然是要跟墨宇一同前往查探一番的,或許有能幫忙的地方。

畢竟也是順路的事情。

「那就多謝了。」墨宇連忙抱拳。

這裡算是乾天宗的地盤,墨宇熟悉無比,領著眾人一路飛馳,前後不過一日功夫,就見到前方一座巍峨的城池屹立在平原之上。

「那就是墨海城了!」墨宇指著前方介紹。

「似乎有戰鬥。」楊開發現了不少秘術和秘寶綻放的光芒。

「是我乾天宗的人!」墨宇臉色一沉,速度更快了幾分。

墨海城附近發生戰鬥,這算是一個不好不壞的消息,最起碼,眾人知道墨海城還沒被屍靈教佔據,還有人在反抗,就是不知道那邊的情況到底如何。

墨海城,城牆上,有一美婦面色蒼白站在那裡,在她身邊,圍聚了十幾位返虛鏡強者,只不過這些返虛鏡似乎情況有些不太樂觀,幾乎是人人帶傷,傷勢有輕有重,最嚴重的一個居然連右臂都沒有了,而且好像才被斬斷不久,白色的紗布包裹,依然往外滲著鮮血,將那紗布染的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