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白衣屍將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白衣屍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周一,求推薦票!

……

楊開強大的神魂之力讓白衣男子動容不已,惱羞成怒之下,他長嘯一聲,整個人忽然發生了及其明顯的變化。

就如在天運城被楊開斬殺的方風棋一樣,他的體型驟然暴漲了一圈,裸露在外的肌膚上滲出白色如鋼針般的毛髮,嘴角邊兩顆獠牙裸露,連吐出來的氣息都是碧綠色的屍氣。

他原地躍起,如炮彈般衝天直上,將宮殿撞出一個窟窿來,眼中滿是狠戾之色,瞅准了楊開襲來的方向,兩隻利爪般的手掌連連揮動,一道又一道足以撕裂空間的爪芒朝楊開攻去。

「滾下去!」楊開厲喝,沒閃沒避,拳頭上包裹著漆黑的火焰,迎面一拳轟了過去。

漫天爪芒崩碎,龐大的勁道轟擊在這白衣男子身上,讓他忍不住悶哼一聲,如流星般朝下方墜luò。

片刻後,伴隨著轟隆一聲,地面上砸出一個人形坑洞。

白衣男子愈發狂暴惱怒,承受了楊開一擊,他竟沒受到多少傷害的樣子,從坑洞里一躍而起,張口就吐出了一枚圓珠,濃濃的碧綠屍氣匯聚成箭矢,朝楊開攢射。

楊開手腕輕輕一抖,龍骨劍滴翠悠然出現,灌入聖元,伴隨著高昂的龍吟之聲,龍骨劍微微一晃,化為一頭碧綠巨龍,搖頭擺尾地朝下方撲擊。

楊開隻身站在龍首上,俯瞰著白衣男子,眼中儘是不屑之意。

那足以讓返虛鏡強者沾之立斃的屍氣對碧綠巨龍半點作用也沒有,屍氣有毒,碧綠巨龍也有毒,自然無法奈何它。

反倒是碧綠巨龍張開大口,將那一團團源自於屍珠中的碧綠屍氣吞噬殆盡,讓白衣男子神色慌亂。

距離迅速被拉近。

凝視著那越來越大,張開了巨口的龍首。白衣男子終於無法氣定神閑,怪叫一聲,匆忙從原地避開。

碧綠巨龍撲了個空,楊開卻從龍首上一躍而下。伸手一招,碧綠巨龍再次化為龍骨劍,被他握在手上,一劍狠狠劈下。

似乎要斬破這片天地,無鋒無刃的長劍上跌宕出讓人驚悚的氣息。

白衣男子大驚失色,連忙舉起一隻臂膀去擋。

無聲無息地,綠芒閃過,一隻長滿了白毛的胳膊被斬斷,掉落在地上。

白衣男子這下真的是被嚇到了,他根本沒想到在幽暗星上居然還有如此恐怖的人物。之前他與那傳言中幽暗星第一強者葉惜筠交手過,覺得對手也不過如此而已,可現在忽然出現的這個青年,居然比葉惜筠強出不止一籌,自己竟完全不是對手。

眼看著對方又是一劍劈來。白衣男子也顧不得什麼臉面了,匆忙就地翻滾,避開這一擊的同時順勢撿起自己斷裂的臂膀,站起身後身形爆退。

一直離開楊開有百丈之距,他才心有餘悸地停下步伐,一邊將斷臂對準傷口,一邊臉色陰沉如水地看過來。

被楊開用龍骨劍斬下的那隻斷臂處。竟生出了許多肉芽,肉芽蠕動著,不過片刻就將斷臂重新接上。

白衣男子做這一切的時候,楊開只是冷眼旁觀,並沒有阻止,等到他將胳膊接好。楊開才忽然咧嘴一笑:「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聽他這麼說,白衣男子也皺起眉頭,旋即恍然大悟,手指著楊開,不可置信地喝道:「是你。居然是你!」

「我們果然見過!」楊開微微地笑著,「是在那屍穴中吧,我記得你了。」

第一眼看到這個白衣男子的時候,楊開就覺得有些眼熟,現在終於想起來了,當時他與陽炎兩人深入葬雄谷下方的屍穴,曾經與這個白衣男子打過照面,對方還出手攻擊過他。

當時這白衣男子就是屍將級別的強者了,出手一擊打的楊開望風而逃,這麼多年過去,他的實力明顯又提升不少。

「我也記得你了!」白衣男子獰笑一聲,「是你潛入屍穴中,偷走了許多東西,不過本護法倒是要謝謝你!」

「謝我什麼?」楊開皺眉。

「謝你取走了那一團太陽真精!若非是你,本護法也沒有今日的成就!」白衣男子哈哈大笑。

「與太陽真精有什麼關係?」楊開不解。

「說了你也不明白!」白衣男子冷笑一聲,「本護法是屍靈教,白衣屍將康飛饒,小子,報上你的名字!」

「白衣屍將……」楊開眉頭一挑,「是不是還有紅衣屍將,青衣屍將什麼的?」

他想起在那屍穴中,還見到了另外幾位穿著不同的屍將。

「不錯!」康飛饒並沒有否認的意思,「小子,我屍靈教早晚要一統幽暗星,你年紀輕輕修為卻不俗,不如投靠我屍靈教如何?本護法必會稟明教主,給你一個執事噹噹!」

「沒興趣!」楊開撇嘴。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本護法也是起了愛才之心,你以為我奈何不了你么?」

「你可以嘛?」楊開輕輕地笑著。

話音落,康飛饒臉色大變,因為他忽然發現,本在自己百丈開外的楊開,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一瞬間就奔襲到了自己面前,伸手一點,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就在自己面前成型,如巨刃一般朝自己斬來!

「空間之力!」康飛饒本就慘白的臉色愈發沒了血色,他終於想起,當日楊開之所以能夠從屍穴安然逃脫,依仗的也是空間之力。

而如今見他施展這麼一手,可見他在空間之力的造詣上有多麼高深。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悠然升起,康飛饒急速後退,堪堪避開了那空間裂縫的吞噬。

楊開面上似乎浮現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