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臣服與加入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臣服與加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所以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便有人走到了楊開面前,這人是個年紀四五十歲左右的男子,走過來之後表情凝重地抱拳:「在下極道門門主汪太真,願臣服凌霄宗,日後聽從楊宗主號令!」

「我衛火盟願意唯楊宗主馬首是瞻,刀山火海在所不辭。」

「無極閣願意……」

「……」

當下便有十幾個大小宗門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紛紛走上前來,向楊開行禮。

楊開站在原地,態度不冷不熱,顯得有些高深莫測。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勢力都臣服了過來。

在絕對的強勢面前,他們若還不認清現實,那就等於是在找死了!這些人好不容易逃進凌霄宗避難,哪裡願意就此死去。

楊開的做法雖然霸道了一些,態度也讓人不舒服,但總算能夠活下命來。

「琉璃門願意加入凌霄宗,從此之後,幽暗星再無琉璃門,還請楊宗主大仁大義,能夠收留!」一個美婦走到楊開面前,眼波流轉,神態誠懇地說道。

此言一出,之前那些表示願意效忠的強者們紛紛動容,都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目光望著說話之人。

楊開也繞有興緻地打量過去,發現這人自己居然認識。

琉璃門的現任門主,宮傲芙!

嚴格說起來,她還算是黛鳶的師尊,只不過因為一些特別的原因,黛鳶並不受宮傲芙重視,反而是尹素蝶頗得宮傲芙的歡心,時刻帶在身邊,大力培養。

此刻,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尹素蝶就站在宮傲芙身邊。甚至還大膽至極地沖楊開拋了幾個媚眼。

楊開嘴角含笑,大有深意地望著宮傲芙,緩緩道:「宮門主可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宮傲芙抿嘴一笑,伸手捋了下耳邊的黑長秀髮。淡淡道:「妾身不是小孩子。自然是知道的,楊宗主不必擔心。妾身會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

臣服與加入,可是截然不同的意思。之前那些宗門對楊開表示臣服,那就意味著他們雖然會聽從楊開的號令,但是依然不是凌霄宗的人。他們會保留自己宗門的名號和在自己宗門中的地位,有朝一日還會離開凌霄宗,返回自己宗門的總舵。

而宮傲芙要加入就不同了,想要加入凌霄宗,就勢必要解散如今的琉璃門,換句話說,琉璃門傳到她這一代就算完了。若是楊開願意接納他們,他們以後就是凌霄宗的弟子。

楊開將全面地掌控他們的命運,日後沒有楊開的同意,他們也永遠無法脫離凌霄宗。無法再次振興琉璃門,擅自離開那就是背叛宗門,是所有人都無法容忍的錯誤。

這絕對是一個極有魄力的決定,廣場上一眾返虛鏡在震驚過後,都神色變幻起來,很快,大多數人都露出了佩服的神情。

他們自然知道宮傲芙心裡在想什麼。如今楊開強勢回歸,表現出來的戰力驚人,而整個幽暗星就只剩下凌霄宗是絕對安全的地方了,這個時候加入凌霄宗,無疑是很正確的選擇,將會得到更多更好的照顧。

可明白歸明白,真要叫他們放棄自己的宗門,轉而加入凌霄宗,大概也沒多少人會願意。

武者向來將自身的傳承看的極重!他們的身上都烙有各自宗門的烙印,那代表的是一種傳承百年,千年的榮譽,是讓他們自豪和認同的存在。

就連楊開也不能免俗。

所以他在幽暗星上創建的勢力才會叫凌霄宗,而並非叫做九天聖地又或者是天霄宗!儘管後兩個宗門與他關係匪淺,他本人甚至還是九天聖地之主。

可無論怎麼說,凌霄閣才是他的師門,對凌霄閣,他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那是九天聖地和天霄宗所無法替代的。

宮傲芙居然要解散琉璃門,加入凌霄宗,就說明這個美婦比在場的大多數人都看的遠,看的明白,心性也堅定。否則的話,她是不可能做出這種有辱祖上威名的決定的。

楊開直視著她,目光深邃,彷彿是要看進她的內心深處。

宮傲芙並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也沒有心虛,與楊開四目相對,眼神清澈。

「楊宗主可是嫌棄我琉璃門勢單力薄?」

見楊開許久沒有回復,宮傲芙不禁有些忐忑起來:「琉璃門遭此劫難,所剩門人弟子確實不多了,跟隨妾身來到凌霄宗的,也不過五十而已,但是這五十人中,卻有十位返虛鏡,其他的也都是聖王境以上修為。」

「能有五十人逃進來,你們也很不錯了。」楊開隨口稱讚了一句,依然沒有表態的意思。

宮傲芙不禁有些尷尬:「妾身知道,之前琉璃門與楊宗主之間或許有一些不愉快,但若是能蒙楊宗主接納,日後妾身必定肝腦塗地,以誠效死!」

一個婦人,能說出這種話,絕對是下了很大決心的,即便是一般的男子,也說不出這樣的豪言壯志。

話落,宮傲芙又嬌喝一聲:「素蝶,跪下,給楊宗主道歉!我知道你以前做過一些讓楊宗主生氣的事。」

尹素蝶聞言,嬌軀一顫,楚楚可憐地瞧了楊開一眼,我見猶憐,但並沒有忤逆宮傲芙的意思,真的就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跪了下來,柔柔弱弱道:「素蝶以前不懂事,冒犯楊宗主了,還請楊宗主大人大量,不要與我一般計較。」

她如今好歹也是個返虛一層境的強者了,若非有宮傲芙的命令,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自損榮顏的事。

要不然傳揚出去,她以後都沒法見人。

「楊宗主,你看……」宮傲芙期翼地望向楊開。

楊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