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識海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識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修竹,楚寒衣和林玉嬈三人如願以償地各自得到十塊域石。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相信有這麼多域石供他們參悟領域之力的奧秘,再配合上血獄裡歷練的經驗,等到下次離開幽暗星的時候,他們會有很大的可能突破虛王境的桎梏,成就無上巔峰。

而其他人也根據修為不同,被賜予不同數量的域石。

返虛兩層境的楊開給了五塊,返虛一層境的楊開給了三塊。

只要能好好利用這些域石中的溫和能量,他們將自身的勢凝練至大成境界絕對不是問題。

倒不是楊開小氣,不願意多給,實在是這玩意給多了也沒用,域石雖然也是消耗品,可跟聖晶卻不一樣,每一塊域石都能使用很久很久。

楊開給出去的域石,絕對夠他們本身所用。

賜下域石之後,楊開又從空間戒里取出來一大批賣相不一,檔次不低的秘寶。

這些秘寶都是楊開這一趟出去殺人之後的戰利品,基本上都來自於帝辰星的幾個妖族強者,儘是虛級以上的檔次,不乏虛級上品的存在。

有這些秘寶傍身,相信在座諸位的實力會提升一大截,在未來與屍靈教的爭鬥中能極大地提升他們的生存率,至於他們會如何分配,那就不是楊開需要考慮的事情了,自有葉惜筠處理妥當。

還有種種修鍊所用的靈丹妙藥。

楊開的空間戒就如一個名副其實的寶庫,所取出來的東西無不讓他人動容。

處理完這些,楊開才帶著夏凝裳和蘇顏回到天一宮。

自入主這片禁地之後,楊開便一直居住在天一宮,這棟宮殿佔地面積雖然不算太廣,但也絕對不小。裡面廂房無數,以前只有楊開一人居住,如今蘇顏和夏凝裳自然也居住在此,陪伴他左右。

雖說凌霄宗內安全無虞。不用擔心會遇到什麼危險。但楊開也希望能提升自己最親密的人的實力。

蘇顏無需擔心,如今她已經擁有了冰鳳本源之力。又有玄霜神劍在手,本身修為更是返虛三層境,在幽暗星上,除非錢通出手。其他人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錢通又怎會對蘇顏出手。

夏凝裳如今快要晉陞返虛兩層境了,自從成為通玄大陸的星主之後,她的修鍊速度比以前變得更快了,這些年也一直醉心於煉丹之中,配合上她的特殊體質,即便沒有刻意去修鍊,實力也節節攀升。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晉陞突破。

但返虛一層境終究還是還弱小了一些。

楊開取出一件碧綠色的寶甲,還有一件圓輪般的秘寶遞給夏凝裳:「小師姐你抽空把這兩個東西煉化了,相信對你會有幫助的。」

「這寶甲好漂亮。」夏凝裳瞅了一眼,對那圓輪般的秘寶並沒有放在心上。反倒是對那碧綠寶甲大感興趣。

楊開呵呵一笑:「雖然我不知道這寶甲具體是什麼檔次的,但絕對是虛王級無疑,有了它,這天下就很少有人能破開你的防禦了。」

夏凝裳不太精通戰鬥,作為防禦性的秘寶,這寶甲無疑是很適合她的。

「師弟哪裡來的?這東西很貴重吧?」夏凝裳左看右看,有些愛不釋手。

「貴重不貴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不能替我守護著你。」

夏凝裳抬頭瞧了楊開一眼,抿嘴一笑,一臉心滿意足的表情。

寶甲是從血獄裡帶出來的,楊開在取得那一塊妖王的虛念晶的時候,也一併將瘋鱷妖王的屍骨帶了出來,自然也沒將他的空間戒放過的道理。

瘋鱷妖王生前是虛王三層境的頂尖強者,他的空間戒里豈能有差的東西?

甚至可以說楊開之前在議事大殿內分發下去的秘寶和丹藥,大部分都出自瘋鱷妖王的空間戒。

與這一件虛王級的寶甲比較起來,空間戒里其他的財富倒是不值一提了,但仍不可忽視,最起碼,空間戒里的龐大財富,足以支持如今的凌霄宗運轉好一段時間。

「這個也拿著。」楊開又將那圓輪般的秘寶遞了過去。

這圓輪般的秘寶同樣是虛王級秘寶,本是戰天盟的鎮宗之寶,日月金輪!

當年楊開與戰天盟盟主曲錚大戰,將之擊殺,日月金輪就是戰利品,一直雪藏至今。

兩件虛王級秘寶入手,只要煉化得體,小師姐就不用懼怕任何虛王境以下的敵人了。

夏凝裳並沒有多說什麼,乖乖地按照楊開的要求,收起了那碧綠寶甲和日月金輪,偷偷地瞥了一直安坐在旁的蘇顏一眼,這才飛快地在楊開臉上親了一口,旋即如受驚的兔子一般跑出去了。

步履倉皇,彷彿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蘇顏笑吟吟地望著楊開,大有深意道:「凝裳被你調*教的膽子越發大了!」

楊開嘿嘿乾笑。

他倒是沒什麼東西要給蘇顏的,在冰心谷的時候,最主要的冰鳳傳承已經轉交給了蘇顏,楊開甚至也將萬載冰玉台送給了她。

有萬載冰玉台輔佐,蘇顏的修鍊速度大幅度提升,更有玄霜神劍在手,相信也不必再藉助其他外物了。

楊開又想起了扇輕羅,自己與她在血獄裡分開的時候,曾經給了她兩百塊域石,虛王級秘寶雷火七禽鞭也送了她。

不知道這妖女現在怎樣了,修鍊是否順利。

楊開又想起了陽炎……

「師姐你先修鍊著,我出去一趟。」楊開忽然起身。

蘇顏輕輕點頭,將萬載冰玉台取出,盤膝坐在上面,手心上握住一塊域石,閉眸感悟起來。

楊開出了天一宮,直奔流炎沙地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