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恨鐵不成鋼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恨鐵不成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說個事,小莫註冊了一個**公眾訂閱號,**搜索zun就可以查到了,小莫想把書里一些重要角色的人物形象圖放上去供大家觀賞,另外也可以和大家說一下自己的最近狀況,比如哪一天忽然斷網斷電沒來得及及時更新,都可以在**上通知下大家,希望大家能關注一下。

恩,db的朋友請把這段話也複製過去,千萬不要無視了。

……

「不錯,這裡是我的識海。」一個聲音從側旁傳來。

楊開扭頭望去,赫然見到陽炎正盤膝坐在虛空之中,掐了一個奇怪的印決,寶相莊嚴,身邊不斷地有各種光暈幻滅幻生,霞光瑞彩,看起來神聖到了極點。

她笑吟吟地望著自己,與記憶中的陽炎毫無差別。

「是你,還是她?」楊開皺眉,不敢確定。

陽炎抿嘴道:「有區別嘛?」

楊開聳聳肩膀:「對你來說可能沒區別,對我來說就有區別了,我可不想被她一怒之下斬殺在這裡,那可是星空大帝!」

「我就是星空大帝!」陽炎哼了哼。

「算了,看樣子是你沒錯了。」楊開放下心來,只要不是那傳說中的大帝跟自己對話,那就毫無問題,扭頭看了看四周,問道:「你找我有事?」

「沒事。」陽炎緩緩搖頭,「只是感覺到了你的氣息,把你拘進來而已。」

楊開苦笑不迭。

他自問已非當年的吳下阿蒙,實力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虛王境之下無敵手,甚至一般的虛王境他也敢鬥上一斗。

可是在陽炎這裡,自己卻能成了可以隨意揉圓捏扁的小魚小蝦……

楊開很受打擊。

似乎是察覺到他的心理活動,陽炎咯咯一笑:「你也不必妄自菲薄,老實說,我還真沒見過修鍊速度如你這般迅疾的傢伙。就算是在那個地方,你也算是頂尖的天才了。你所缺少的,只是時間的磨礪罷了,只要給你足夠的時間。你終有一日能夠站在我這個高度上。」

「你是在安慰我?」楊開瞧了她一眼,皺眉道:「你所說的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

陽炎笑而不答,顯得很是神秘。

見她沒有要解釋的意思,楊開擺了擺手:「算了,當我沒問。」

陽炎輕輕頷首,忽然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我雖然一直在沉睡,融合法身和本體的神魂,但對外界並非一無所知,我感覺近幾年幽暗星上發生了什麼變故。前兩個月,葉惜筠甚至帶人來到了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凌霄宗是否無恙?」

「凌霄宗無事,不過幽暗星就麻煩大了。」楊開嘆了口氣,飛到陽炎面前。盤膝坐了下來,將屍靈教大軍肆掠的情況跟她說了一遍。

陽炎專註地聆聽,到了最後才點點頭:「原來那葬雄谷下方,竟然鎮壓了一處黃泉之眼,這倒是我們兩人的過錯了,若非我們將太陽真精取走,那黃泉之眼也不會重現人間。」

「所以我才覺得麻煩。若是旁的事,我凌霄宗大可不必理會,待在總舵里,任他外面翻天覆地,跟我有屁關係,可這事說到底還是有一些我的原因。不好插手不管啊。」楊開嘆息。

陽炎顯然也贊同楊開的觀點,想了一會兒才道:「你能去會一會那個屍靈教的神秘教主嘛?」

「你對他感興趣?」楊開眉頭一揚。

「並非對他感興趣,我只是覺得,他這種轉化屍靈的辦法和控制屍靈教的手段,與我曾經認識的一人很是相似。」

「什麼人?」楊開一驚。

「那人自稱屍帝。,當年他手上也控制了一個種族,也是自稱屍靈族,所以我才會在意。」

「屍帝……」楊開倒吸一口涼氣,神色變幻了幾下:「跟你是一個級別的?」

陽炎是星空大帝,而那自稱屍帝的傢伙既然敢用帝字自詡,顯然跟陽炎是同一個級別的存在。

陽炎輕輕點頭。

楊開臉色頃刻間變得無比難看。

陽炎抿嘴一笑:「你不用這麼緊張,屍帝是不可能來這裡的,所以那個人不可能是屍帝,我只是猜想他與屍帝有些關係,或許是我一個老熟人,我那老熟人與屍帝關係不錯,懂得轉化屍靈的辦法也不足為奇!」

楊開咬牙,望著陽炎:「即便那人不是屍帝,既然是你的老熟人,那肯定也非我能夠抵擋,我貿然去會他,豈不是找死?」

「我當然不可能讓你去送死!」陽炎嗔怪地瞪了楊開一眼,「如果那人真是如我猜想,他的實力絕對不會超過虛王境的,頂多也就是個返虛三層境而已。幽暗星有自身的法則壓制,只要他還在幽暗星就根本不可能突破!」

楊開臉色稍霽,若那神秘的教主真的只是個返虛三層境的話,那倒沒什麼好怕的。

只是……

「你那老熟人到底什麼來頭,讓你這麼在意?」楊開狐疑地問道。

陽炎沉默了一會兒,這才解釋道:「你應該知道,我的本體之所以陷入沉睡之中,是因為在一場大戰之中被重創了,所以不得已才遁入帝苑中沉睡休養。我所說的那個老熟人……就是把我打傷的那傢伙!」

楊開努力維持著頭腦的清醒和神魂的鎮定,澀然問道:「你不是說,當年一戰,那人已經死了嘛?」

關於當年的一些秘辛,楊開也有所了解,星空大帝之所以陷入沉睡休眠,就是因為在一場大戰中損傷太重,而她的敵人則被當場斬殺。

可是如今,陽炎居然說那人還可能活著。

楊開頓時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能打傷陽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