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二十六章 藍初蝶

第一百二十六章 藍初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落下的地方似是一片亂石崗,周圍一根根或粗或細的石柱聳立在天地間,石柱高矮不一,有的幾十丈高,有的只有一人高,地面上滿是碎石沙土。

微微感受了一下,楊開神色一振,他發現此地的天地能量果然濃郁至極,根本不是外面的世界能夠相提並論的。

若是能在此處打坐修鍊的話,效率絕對要比外面高出三四倍以上。

但這裡畢竟只是一處傳承洞天,沒人進了這裡會放棄未知的寶藏而選擇修鍊。

蘇木並沒跟自己在一起!四周並無其他人,想來大家進來的時候就已經分散開了。

正凝神查探間,十幾丈之外突然多出一個人影,此人正如楊開進入這裡的時候一樣,在幾丈高的地方憑空出現,然後落了下來。

站定腳跟之後,她扭頭看了看左右,一眼便看到了不遠處的楊開。

四目相對,楊開訝然:「是你!」

「咦,好巧呀!」那人也有些欣喜,連忙朝楊開走了過來。

這人是個女子,竟是先前在黑風貿市上賣給楊開種子的那位師姐。

都是同門,在此地碰到一起,倒也是個緣分。

「就你一個?」這女子開口問道。

「恩,我也剛進來。」楊開點了點頭。

「那麼多人一起進入,也不知道都被分散到什麼位置去了。我們要不要在這裡再等等,看看有沒有其他人落腳到這裡來。然後一起行動?」她開口提議道。

「也行!」楊開沒異議,此地危機重重,多一個人便多一份力量,雖這樣會將利益分讓出去,但在這裡詭異的地方,自然是先保命要緊,等多查探一下這裡的情況。若是合適的話再單獨行動也不遲。

兩人商定完畢,便站在原地等了起來。

不多時,竟又有三人落到附近的位置。只不過這三人中只有一個是凌霄閣的弟子。剩下的兩個,一位是血戰幫的,一位是風雨樓的。

五人聚集在一塊。在這特殊的地方,倒沒有太重的門派之別,彼此相互的還算融洽。

又等了片刻,再無人出現了。

那女子開口道:「這樣吧,我們一邊去探索一邊看是否能找到其他落單的人,你們覺得怎麼樣?」

她的語氣和神態都透著一股自信,讓她看起來有些張揚大氣的美麗。

大家都點頭。

女子道:「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得先熟悉一下才行,至少也要知道各人的實力如何,這樣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大家才方便行動。都自我介紹一下吧,由我先來,我叫藍初蝶,凌霄閣弟子,氣動境七層修為。你們呢?」

罷,一雙美眸朝四人打量過去。

凌霄閣的那個弟子趕緊道:「師姐大名我也有所耳聞,今日一見,原來師姐竟是這麼美麗的一個人。」

這馬屁拍的太明顯了,楊開和其他兩人不由在心中鄙夷了一番,這小子很明顯是對藍初蝶有好感。才會這麼迫不及待地插話。

也難怪如此,藍初蝶人長的漂亮,身材又妖嬈,尤其是胸前那一對玉峰,好似不是人間所有,看上去及其震撼人的眼球。誰要是能擁有她,單是把玩那對玉峰,就足以夜夜笙歌。

藍初蝶微微一笑,並不在意,望著他道:「你是……」

那人挺胸收腹,扮成熟可靠狀,鏗鏘有聲道:「師弟聶詠,乃是大長老座下弟子!氣動境四層修為!」

罷,又笑道:「師姐放心,這一路若是有什麼危險,師弟定赴湯蹈火,為師姐排除萬難。」

「師弟有心了。」藍初蝶依然淺笑嫣然,美的奪人心魄。

旋即將目光扭向另外一人。

這是個鐵塔一般的漢子,長的熊腰虎背,比楊開足足高出一個腦袋,相貌粗獷,看似淳樸。

見藍初蝶看著他,此人開口道:「我叫左安,血戰幫弟子,氣動境五層。」

罷便閉口不言,顯然不是喜歡多話。

藍初蝶微微點頭,又將目光投向另外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身材極為纖細,個子也不算高,長的極為清秀,而且從始至終,她的臉上都掛著一絲有些羞澀靦腆的笑。

「我叫杜憶霜,是風雨樓的,你們叫我杜小妹就好了,師兄師姐們都這麼喊我,氣動境六層的修為。」

幾個人皆都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讓這位杜小妹不禁半低下了腦袋。

大家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只有十四五歲的小姑娘,竟然有氣動境六層的實力,只比場中最高的藍初蝶低了一層而已。

「恩,這倒是有意思了。」藍初蝶突然抿嘴一笑,「難不成進入這裡的時候,是按照實力來傳送落腳點的?」

聽她這麼一,其他幾人也若有所思起來,這裡的四個人以藍初蝶為尊,分別有氣動境七層,六層,五層,四層的實力,彼此間相差不大,也難怪她會這麼推斷。

「對了,還有你呢?氣動境幾層?」藍初蝶抬頭看著楊開問道。

這些人的實力雖然比楊開要高,但因為不具備神識,除非楊開動手,暴露出自己的元氣波動,否則他們也看不出楊開的深淺。而且因為剛才的幾個人都是氣動境,導致藍初蝶本能地以為楊開也是氣動境了。

楊開捏了捏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叫楊開,凌霄閣弟子,開元境七層!」

左安扭頭看了他一眼,眼中不禁露出些鄙夷的神色,低頭唾了一口:「晦氣!」

「你就是楊開?」藍初蝶眼前一亮,詫異地看著他,連那個聶詠也是驚疑萬分,上下打量過來,彷彿要將楊開仔細看上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