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龐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龐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好一會之後,木屋裡才傳來輕浮的腳步聲,片刻後,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從木屋中走了出來,這少年看起來只有二十歲左右,修為也只有聖王三層境而已,他怨毒而又忌憚地瞧著楊開,眼中閃爍著不可置信的神色,似乎有些弄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麼輕鬆地就被楊開給找出來了。

四目對視,楊開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而眉清目秀的少年卻如臨大敵。

「你怎麼發現本座藏身在這裡的?」少年終於忍受不了這種無聲的壓抑,如今的楊開給他很大壓力,他再也無法如之前那樣風輕雲淡了,「本座自問沒有留下任何馬腳!」

「想找你並不容易。」楊開微微笑著,「若不是你的萬毒邪蠱,我只怕還真的找不到。」

一邊說著,楊開伸手指了指那幾個被他禁錮的武者。

少年神色陰霾,瞅了一眼被自己種下萬毒邪蠱控制的手下,眼中閃過一絲懊惱的神色。

他也沒想到,只是臨時收服幾個屬下,竟然是個巨大的敗筆。

他已經很小心謹慎了,這一次逃到霞光島療傷,收服的這幾個人實力都很低,所以一般不可能會被人注意到,卻不想楊開從中瞧出了破綻。

「就算如此,你想殺本座怕是有些難度,之前你又不是沒嘗試過,不如這樣,你我打個商量如何?」少年微揚著下巴,一臉傲然地提議。

「沒興趣!」楊開搖頭。

少年愕然:「你不聽聽就說沒興趣?也不怕後悔?」

「沒什麼好後悔的,今日你必死無疑!」楊開冷笑一聲。

少年也大笑起來,譏諷地望著楊開,老氣橫秋道:「小子說大話的本事不小,上一次本座能從你手上逃走,這一次同樣可以,不過你若是不再糾纏本座的話,本座倒是可以給你一點好處。保你一輩子受用無窮!」

「你一個驅使奇蟲異豸的傢伙能給我什麼好處?」楊開樂不可支。

少年的臉色再度變幻起來,眉頭緊皺,試探地問道:「你知道本座的底細?」

「知道不知道沒有區別,今日我叫你死。你就必須死!」楊開冷哼一聲,不再與他囉嗦,而是伸手朝他罩去。

「小子好膽!」少年大叫一聲,竟不閃不避,反而直直地朝楊開沖了過來,整個人體內的聖元兇猛滂湃,隱隱有要爆裂開的趨勢。

他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實力,根本不是楊開的對手,所以也沒想過要保住這具身體,反而是打算自爆了這具軀殼。擾亂楊開的視線,趁機逃走。

楊開譏諷地望著他,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伸出去的大手只是在虛空中狠狠一握。

天地靈氣迅速聚集了過來,對面那少年頃刻間就彷彿被禁錮了一樣。被定在半空中,再也動彈不得,原本要自爆開的聖元也彷彿受到了壓制,瞬間就平息了下來。

少年眼中終於流露出惶恐之色,驚駭道:「這是什麼手段?」

話落,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眼珠子顫抖地望著楊開。嘶聲尖叫:「你能調動星辰之力,你煉化了星辰本源?」

「不虧是蟲帝,眼光不錯!」楊開冷笑著,手上動作也沒停頓,就那麼狠狠一攥。

伴隨著一聲爆響,少年的身軀爆為一團血霧。在在那血霧之中,一道神魂之力狼狽遁出,瘋狂朝外逃竄。

上次楊開與錢通聯手,都拿蟲帝這一招沒有辦法,但是這一次楊開已經成為幽暗星的星主。而且早有準備,有怎會讓他逃出生天?

心念一動,方圓十幾丈範圍內的空間立刻化為一座堅固的牢籠,任憑那一道神魂之力如何左衝右突,也無法逃離,四周彷彿有無形的屏障,將他阻擋回來。

嘗試了幾次之後,蟲帝顯然也知道自己是在劫難逃了,也不再去做無用之功,肉眼可見的神魂之力匯聚成一團,在虛空中凝聚出一個模糊的人影。

人影望著楊開,眼神灰暗,身軀就如燃燒的火焰般忽高忽低,沉聲道:「本座認栽了,放過我,你要什麼好處,本座能給的,一併給你!」

楊開撇嘴,探出一隻手朝他抓了過去。

蟲帝根本無法躲避,那一團神魂之力直接被楊開抓在手心上。

他劇烈的掙扎著,卻始終無法擺脫楊開的掌控,只能大聲咒罵,歇斯底里地嘶吼。

楊開雙手一搓,在一聲尖銳的慘叫聲中,蟲帝的神魂化為虛無,徹底消失在這片天地間。

一柄碧綠色的宛若縮小了無數倍的刀型秘寶,一個小巧精緻的手鐲,留在了楊開的手心上。

兩者都散發著陰邪的帝威之力,手鐲沒什麼異常之處,倒是那碧綠色縮小了無數倍的刀型秘寶卻在楊開放出神念查探的時候,湧出一股離奇的力量,將楊開神念斬斷。

帝寶!

楊開眉頭一挑,露出驚喜的神色。

如今他手頭上並不缺少秘寶,甚至帝寶級別的東西也已經有了兩件,一件是攻擊性的寂滅雷珠,一件便是玄界珠了。

這兩樣東西是星帝山當年號稱帝寶二珠的寶貴存在。

如今忽然又入手了兩件,這實在是讓楊開喜出望外。

誰也不會嫌棄自己的寶貝多,尤其是帝寶!

那縮小了無數倍,擁有斬斷魂念的碧綠小刀,楊開是知道的,上一次蟲帝曾經動用過它,陽炎說它是斬魂刀,威力莫測。

而那個小巧的手鐲模樣的東西,楊開就不清楚它是什麼來歷,又有什麼作用了。

嘗試性地放出神念查探,卻被一層無形的屏障阻隔,根本無法深入其中!

楊開只能作罷,這手鐲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