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強闖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強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沙扈哈哈大笑,擺了擺手道:「用不著你們,沒有用渾天丹淬體過,你們去了也只是送死而已,這一趟,我和楊開過去就行了,你們……就躲在遠處看好戲吧。」

「楊宗主?」龐震狐疑地看了一下船尾,楊開所在的方向,輕聲道:「楊宗主確實人中之龍,弟子曾經與他交手過,不是他的對手,可是……他也是最近才來幽魂島的,能幫上師叔什麼忙?」

他毫不懷疑楊開的強大,但那畢竟是在無憂海上,從他和阡陌的情況就可以看出來了,在外面強大的武者,到了這裡不一定就會強大。

只要在幽魂島上住了稍微有些年頭的武者,都可以隨意地揉捏他們。

所以一聽沙扈說只帶楊開前去,龐震就有些擔憂。

沙扈卻是苦笑一聲:「你知道什麼?連老夫都不是他的對手,你說他能不能幫的上忙?」

「啊?」龐震嘴巴張的足以塞下一個雞蛋,面上滿是震駭的神色,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又回頭看了站在船尾的楊開一眼,龐震發現楊開正沖自己人畜無害地微笑著,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不用懷疑,他這小子確實比老夫厲害,一個月前我與他試了一招,被他一掌擊退,現在的話……」沙扈並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龐震卻聽出了話外之音。

沙扈的意思很明顯,一個月前他被楊開一掌擊退,現在可能更加不堪。

龐震愈發震驚了。

大家都是一起落難到幽魂島的,這兩三個月下來,自己等人的實力根本沒有半點增長,一直被幽魂島的武者指使來指使去,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但是楊開卻能打敗在此地居住了三百年之久的沙師叔。

這小子是怪物嘛?

船隻不大,但在海面上航行的卻很平穩。小海豚時不時地在後面推上一把,速度倒也不慢。

前後不過五天時間,便遙遙地看到了幽魂島。

「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吧,等老夫事成之後。再把你們接上去。」沙扈吩咐了一聲,又隨手給龐震丟了一瓶渾天丹:「每人一粒,吸收煉化了。」

龐震接過,大喜過望。

他早就在覬覦幽魂島上的渾天丹了,也知道幽魂島的武者之所以比自己等人強大,就是因為這種靈丹的緣故,可惜一直沒有門路得到。

本來他們要等到正式加入幽魂島,才有資格在執行一些任務之後,從島主那裡領取不同數量的渾天丹,這個過程會很漫長。說不定有八成的人等不到那個時候便會因為一些原因死亡,而且就算領取到了,數量也很稀少,品質更是低檔。

可是如今,沙扈卻丟給了他一瓶。

龐震恭敬道謝。也沒有耽擱,揭開瓶蓋便給海殿的弟子一人分了一粒。

阡陌在一旁看的眼熱至極,正心酸苦悶的時候,眼角餘光忽然察覺到有什麼東西朝自己飛了過來,一伸手,將那東西抓在手心上。

抬眼望去,發現楊開笑吟吟地望著自己。開口道:「你們也一人分上一粒吧。」

阡陌眨了眨眼睛,冷哼一聲:「以後本統領會還給你的。」

「以後再說。」楊開笑了笑,跟著沙扈便朝幽魂島飛奔而去。

小海豚在後方發出奇怪的叫喊聲,似乎在叮囑楊開一路小心。

送阡陌一瓶渾天丹,倒也不是楊開心血來潮,因為他知道。即便自己不送,小海豚也會找自己要的,它與阡陌的關係明顯很親密,自然會為阡陌考慮。

而楊開手上的渾天蓮,幾乎都是小海豚帶著他去尋覓到的。可以說,渾天蓮和渾天丹,都有小海豚的一半功勞,一瓶渾天丹而已,對楊開來說,並不算什麼。

前方沙扈放緩了步伐,明顯在等待楊開。

待到楊開與他並駕齊驅之後,沙扈才臉色凝重地道:「楊開,此行老夫的目的只為擊殺賊子冥月,幽魂島上,冥月最為強大,但是也有一些實力不弱的傢伙,到時候,就需要你幫老夫掠陣了。」

「沒問題。」楊開爽快答應,又開口問道:「與冥月對戰,沙老有幾成把握?」

沙扈表情嚴肅,認真地想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最少六成!老夫與冥月雖然百年未見,他的實力肯定有所增加,但是憑藉那些低劣的渾天丹,他的實力再怎麼增加也增加不到哪去,老夫多少也有些信心將他斃於掌下。」

「那就預祝沙老旗開得勝了。」楊開笑呵呵地道。

沙扈意氣風發,自從服用了楊開煉製的渾天丹之後,他一直未曾增加的實力便節節攀升,雖然比不上楊開,可對其他人來說已經是強橫至極了。

與楊開煉製的渾天丹比較起來,沙扈只覺得自己以前服用的那些渾天丹,簡直就是狗屎!不但品質極低,難以煉化,而且藥力駁雜不純,在增強肉身素質的同時,也為肉身帶來了一些隱患,這種隱患短時間內看不出來,可若是長時間服用那種渾天丹,絕對會出問題的。

冥月沒有了渾天丹上的優勢,沙扈根本不會將他放在眼中。

兩人的速度極快,不大片刻功夫,便齊齊殺到了幽魂島上,遙望著島嶼正中心處的那座城池,沙扈冷笑一聲,速度陡然加快,原地只留下了一道殘影。

楊開不緊不慢地跟上,緊隨在沙扈身後,絲毫不落。

幽魂城,是幽魂島唯一的一座城池,城內有七八千武者生存,也是幽魂島的唯一一個生靈據點,這座城池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修鍊起來的,古老的城牆上印刻著歲月流逝的痕迹,幾乎每一個落難到幽魂島的武者,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