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到底是什麼來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到底是什麼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些孔洞,竟然全都是類似於空間裂縫的存在,而且一直存在於此地,只不過平時無人察覺的到,只有星帝令,才能夠將其激發出來。

而孔洞的形狀,也跟星帝令一般模樣。

虛空之中,總共有九個孔洞,彼此之間都存在著一些微妙而玄奧的聯繫,這九個令牌形狀的孔洞首尾相連,竟組構成了一個讓楊開看不明白的法陣!

九為數之極,而陽炎也曾經告訴過楊開,她當年全盛時期,總共製作了九塊星帝令,若是能將九塊星帝令全部集齊,便會揭示出一個驚天之秘。

這個驚天之秘到底是什麼,陽炎沒有明說。

可顯然跟眼前這一幕有關!

楊開面上若有所思,將往日所見所聞逐漸聯繫到一起,卻始終無法推測出陽炎的用意。

幽魂島絕對跟陽炎有關,這一點是毋容置疑的,否則這裡也不會出現九個令牌形狀的虛空裂縫,不會出現與星帝令總數相同數量的孔洞。

就在楊開失神間,那一塊星帝令已經飛入了一個孔洞之中,正好將那孔洞遮蓋的嚴嚴實實,不留絲毫縫隙,彷彿那一個虛空裂縫被星帝令給彌補住了一樣。

沉思片刻,楊開手腕一翻,手心上又出現四塊星帝令。

這四塊星帝令是楊開自進入星域之後,這幾十年來機緣巧合所獲。

其中一塊是鬼祖贈與,也是唯一一塊封印了大帝神通的星帝令,不過在赤瀾星上與駱海大戰的時候,被楊開解開了封印,藉助星帝令之威,擊殺了駱海。

封印雖無,星帝令卻保存了下來。

第二塊是楊開當年第一次進入流炎沙地歷練,在第六層的閣樓處所得。

第三塊原本是葉惜筠的,後來輾轉到了楊開手上。

第四塊則是從星帝山的祭台上所得。

算上今日得到的星帝令。楊開手上總共已經有五塊之多了。

剩下的四塊中,楊開只知道恆羅商會有一塊,其他三塊則是下落不明。

那四塊星帝令被取出之後,果然也如剛才那樣。欲要脫離楊開的掌控,楊開不動聲色,任由它們飛舞出去。

不出所料,這四塊星帝令同樣在半空中划過弧度之後,各自鑲嵌進了虛空之中,彌補了那些孔洞的存在。

下一刻,五塊星帝令齊齊綻放出光芒,一股玄妙至極的力量從星帝令中跌宕出來,將楊開籠罩。

沉寂許久的聖元之力,如決堤的大壩。在楊開的血肉和經脈之中轟隆隆流動起來,傳遞出驚人的威勢。

體會到這久違的力量,楊開深吸一口氣,心曠神怡。

事到如今,他也算是弄明白了。正是因為手上有一塊星帝令,冥月才能能旁人所不能,動用聖元之力,打沙扈一個措手不及。

就如他現在一樣。

就是不知道冥月到底是本來就有星帝令,還是在此地無意中發現的。

冥月已死,這些無法再探究。

楊開身形如標槍,站在原地。舉目眺望著虛空,目光深邃。

他的意念穿過虛空,探向極遠的地方。

他隱隱察覺到,在這片虛空的背後,隱藏了一個更加廣闊的世界!這個世界的精彩遠超己身所處的星域,那裡有更加強大的武者。更加恐怖的法則之力。

楊開神遊方外,久久無法醒來。

他想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可無論他如何努力,也看不清楚。只隱約感覺到自己的魂念在一處通道中,不斷地前進,前進,彷彿永無止境。

山坳之外,沙扈背負著雙手,靜靜地朝前方觀望。

他不知道楊開進了那裡面所為何事,但自他進入其中,已經過了一個月之久了,幽魂島如今已經為他徹底掌控,所有當年針對過他的武者,全部被擊殺,剩下的武者,也已經向他效忠。

沙扈再一次成了幽魂島的島主!

龐震,阡陌和商敖聯袂而來。

商敖並沒有死,只是被冥月禁錮了起來,遭遇了一些折磨罷了,在沒有服用渾天丹的情況下,商敖都能發揮出及其不俗的戰力,可想而知,若是他服用了渾天丹能成長到什麼程度。

這樣有潛力的手下,冥月自然捨不得擊殺,本意是禁錮他一段時日,好好磨磨他的性子,再想辦法收服,可最終還是沒能等到那一天。

冥月死後,商敖便被阡陌給救了出來。

此刻三人悠一靠近,山坳入口處,那肩膀上扛著撼天柱的石傀和化為人形看起來艷麗無比的器靈流炎便警惕地望了過來。

三人瞬間就被石傀和流炎的神念鎖定,頃刻間身體僵硬,不敢動彈一下。

「兩位,他們沒有惡意,不用緊張。」沙扈嘴角抽了抽,連忙抱拳。

石傀眼珠子轉了轉,不為所動,依然身體前傾,保持著隨時出手攻擊的架勢,倒是流炎靈智稍高,冷冷地瞥了沙扈一眼,收斂敵意。

沙扈一陣汗顏。

想他當年也算是無憂海上數一數二的強者,落難到幽魂島三百年,雖然一直無法動用聖元,但經過渾天丹的淬體,他相信自己比起當年只強不弱,可就是這樣,他也比不過楊開的這兩個手下。

那石頭人就不用說了,一看就是力大無窮的傢伙,在不能動用聖元的情況下,十個沙扈加起來也不一定能與它角力。

那艷麗女子更不得了,體內流淌著雷火兩種狂暴的力量,氣勢逼人,給沙扈的壓力比石傀還要大。

面對這個女子,沙扈就如面對一個虛王境一樣——儘管他也不清楚虛王境到底有多強。

安撫了一下石傀和流炎,沙扈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