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戰利品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戰利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針對這樣的弱點,再有了剛才的一次經驗,戰鬥方法很快就被確定了下來。

由一人引出那些石雕,然後剩下的人找機會留下一具到兩具石雕,全力攻擊,盡最快的速度將石雕打碎。

新的問題隨之而來。

誰負責去引蛇出洞?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因為負責引出石雕的那個人無疑要冒著很大的風險,百多具石雕一起追過來,一個不小心恐怕就會把命丟在此地。

大家都知道這個任務的艱巨,互相看著,誰也不說話。

片刻後,聶詠陰森森地看了楊開一眼,開口道:「攻擊石雕的話,必須得留下實力比較高的人,那麼引開石雕的人,實力低一點也無所謂了,只要跑的路線選擇好,就算速度慢些也能繞著石柱避開甩掉身後的石雕,我剛才見楊師弟速度不錯,不如你來負責牽制怎樣?」

楊開咧嘴朝他一笑:「行啊!」

「楊開……」杜憶霜輕輕了拉了拉楊開的衣服,剛才她被兩具石雕追的心驚膽戰,那場景還歷歷在目,現在見楊開竟自願攬下了這個活,不禁有些為他不值。

「沒事。」楊開淡淡地笑了一聲。

藍初蝶詫異地看了楊開一眼,嚴肅地問道:「你確定自己能在那些石雕的追捕下安然無恙?如果不敢肯定的話就不要冒險了,我們可以輪流來牽制。危險的事情總不能讓一個人去做。」

「沒有十成把握,有八成吧。」楊開答的比較含蓄。

剛才的場景雖然兇險。但那並不是楊開的極限速度。那一夜九陰山谷的大戰,讓楊開摸索到了體內真陽元氣的一些用法,雖然不能算是真正的武技,卻也可以大幅度地提升自己的速度。

相比較和石雕作戰,他還是比較傾向於牽制它們。因為剛才的一番戰鬥也讓他察覺了出來,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很難對石雕造成有效的傷害,動用不屈之敖自然能實力大增。但這是底牌,輕易不能暴露。

「既然你堅持,那我們就試一次。實在不行的話再換人。」藍初蝶拍板定論。

商議完畢,五人順著剛才的路又摸了回去。

在半途中,藍初蝶找了一處比較好的戰場。讓諸人留意此地。

「楊開,剛才謝謝你!」杜憶霜突然輕聲對楊開道謝,她指得自然是楊開在危機關頭拉了自己一把。

「小事,別記掛在心。」楊開輕笑一聲。

「但還是得謝謝你。」

走到剛才石雕聚集的地方,眾人抬頭去看,發現那些石雕果然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楊開悄悄打量了一下先前有血跡的地方,赫然發現那裡有兩具屍體躺著。

不知是哪個勢力的弟子,誤入其中卻沒能走出來,倒讓人覺得可惜了。

「準備好了么?」藍初蝶緊張地問了一聲。

「恩。」楊開點了點頭。

藍初蝶又道:「等會你若是被它們追,就往這裡跑。然後我和聶詠會將最後一具石雕留下來,杜小妹你與左安看時機動手,若有機會的話,就留下第二具石雕,若沒機會便不強求。一切以保證我們本身的安全為主。留下石雕之後,立馬趕赴剛才我說的位置,就在那裡戰鬥。另外,楊開你絕對不能靠近那片戰場,只有將它們全部擺脫了,你才能回去!」

藍初蝶三言兩句布置下各自的任務。思路清晰明了,任務明確簡單。眾人連連點頭。

「那就行動!楊開,自己小心!」藍初蝶鼓勵地看了楊開一眼。

楊開將自己裝著陽炎石的包裹丟到了地上,這才大步朝那群石雕走了過去。

一群人緊張地注視著他,在武技的誘惑下,聶詠現在也擔心起楊開來了,若是楊開失敗死亡的話,那按他剛才的說法,下一個負責牽制的人就是他自己。因為在剩下的四人中,他的實力最低。

「可別那麼不中用!」聶詠輕聲嘀咕。

如剛才一樣,楊開來到了那群石雕的前方,此刻這些石雕還是矗立在原地,但是楊開知道自己是沒踏入它們的警戒範圍。

小心翼翼地再往前走了幾步,幾乎已經伸手便可以觸碰到石雕。

楊開的腳步猛地一頓,他發現這個距離已經夠了,這些石雕緩緩有了動靜,伴隨著一陣咔嚓嚓的聲響,它們的動作由慢變快,眨眼的功夫便迅疾起來。

沒有絲毫猶豫,楊開轉身就跑,途徑剛才其他人埋伏的位置上,沖他們打了個手勢,隨即一閃而逝。

轟隆隆……亂石崗內地動山搖,百多具石雕追著楊開一陣瘋跑。

就在這一群石雕即將飛奔而過的時候,埋伏的四人瞬間沖了出來,藍初蝶和聶詠一組,左安和杜憶霜一組,聯手攔下了最後的兩具石雕,且戰且退,將它們牽引到預定的戰場中。

計劃走到這一步,已經可以算是成功了。

這裡的任何兩人聯手,都足以吃下一具石雕。

唯一還不確定的便是負責牽制的楊開是否能全身而退。

他們卻不知,楊開那邊是最輕鬆的,他只需繞著石柱跑來跑去,很容易就將這些石雕給甩開。雖然一次甩掉的不多,但多來幾次之後,身後跟著的石雕便越來越少了。

一炷香後,楊開身後只剩下了三具石雕。

眼珠子一轉,楊開沒有再甩開它們,反而放緩了步伐,引著它們朝那預定的戰場中跑去。

這麼長時間,那邊的戰鬥應該已經結束了。

楊開預料的不錯,藍初蝶等人這邊的戰鬥確實已經結束,四個人都在打坐休息。等待他的歸來。

正等待間,大地突然又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