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勾結海族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勾結海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如楊開將自己領域的空間之力融合進了勢場一樣,蘇顏也將冰雪的意境融合在勢場之中,她顯然已經初步掌握了冰寒的奧秘,領域到了勢場的玄妙。

靜靜地觀望一陣,發現蘇顏並沒有要收功的意思,應該是修鍊到了緊要關頭。

楊開沒去干擾她,而是盤膝坐在下來,伸手在面前的虛空處,勾勒著一條條靈線。

那由聖元凝聚成的靈線按照一定的規律排布組合,逐漸地形成了一個繁奧的法陣。

瞧了一會兒,楊開面上露出不滿意的神色,伸手一拂,將那法陣拂去,重新在虛空之中刻畫著。

這個法陣,是他剛才從陽炎那裡學習過來的,正是構建空間法陣的基礎,憑此法陣,再配合上一些特殊的材料,便能架設出用以傳送的空間法陣了。

對於陣法一道,楊開未曾涉獵過。

但是他有旁人沒有的優勢,那便是精通空間力量,所以只研究一個空間法陣還是沒什麼大問題的,更何況,還有陽炎的悉心指導。

時間緩緩地流逝,楊開渾然忘我,神態越來越專註。

也不知道刻畫了多少法陣,直到某一刻,他才露出及其滿意的神色,神念一動,往那法陣之中灌入自身的空間力量。

嗡地一聲輕響,法陣上亮起了驚人的光芒,整個法陣更是以一種詭異的速度旋轉起來。

一絲絲明顯的空間力量波動,從法陣之中跌宕而出!

楊開咧嘴微笑。

果然在掌握了空間之力之後,鑽研這種對應的法陣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果換做其他的法陣,楊開就算經過系統的學習,也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內刻畫完整。

掌握了這個基礎之後,剩下的就是利用材料建造法陣的框架,將這個基礎與框架相融合,再配以兩座以上。彼此相連的空間法陣,便可以實現距離上的傳送了。

楊開輕輕地呼出一口氣。

「這個是空間法陣嘛?」蘇顏的聲音忽然從一旁傳來。

楊開抬頭一看,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結束了修鍊,正靜靜地站在自己身邊。盯著前方那閃亮旋轉的法陣,柔聲問道。

「恩。」楊開點了點頭,伸手將蘇顏拉進了自己懷裡,輕聲問道:「修鍊的如何?」

「還好,約莫快要能夠將勢場修鍊到大成境界了。」蘇顏斜倚在楊開身上,面上浮現出滿足的神色,吐氣如蘭:「這多虧了師弟你給的那些域石,若是沒有那些東西,我不可能有這麼快的進展。」

「域石有很多,你用起來不必節省。」楊開輕輕微笑。身心放鬆至極。

「恩,你這次來找我,有事嘛?」

「沒有,就是許久不見,來看看你。」楊開嘿嘿微笑。

蘇顏輕輕點頭。抬頭望著天空中雲捲雲舒,眼帘微微眯起,柔軟的身子在楊開懷裡拱了一下,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楊開攬著她,也沒有再出聲,與蘇顏一起抬頭看天。

銀色巨樹下,積雪滑落。萬籟俱靜,此時情景,如詩如畫。

遠處,青雅似乎來看望蘇顏,可還沒走近,便見到這溫馨的一幕。抿嘴一笑後,悄然轉身離去。

……

半個月後,無憂海上,海殿總舵所在,黑礁島。

黑礁島是無憂海上的大島之一。面積之大足以佔據前三之列,最為難得的是,黑礁島的天地靈氣極為不俗,所以海殿才會將總舵設立在這個島嶼上。

作為總舵所在,自然是戒備森嚴,島嶼上,不時地有武者飛空穿梭來回,巡視四周,島嶼邊緣處,也有海殿弟子把持,閑雜人等一律不得入內。

楊開悠然飛行而來,落在黑礁島上。

立刻便有一隊海殿弟子圍了上來,為首一人神色不善地望著楊開,口中厲喝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到了人家的地盤,楊開也不想太過張揚,微微抱拳道:「凌霄宗宗主楊開,前來拜會沙老先生,履行之前與沙老先生的約定,還請幾位通報一聲。」

「凌霄宗宗主?」

「來見沙師祖?」

這一隊武者頓時嘩然,領頭的那人更是上下打量楊開,似乎是想看看他到底有沒有說謊,更不惜放出神念,在楊開身上掃視。

可一探之下,根本察覺不出楊開的深淺,立刻明白楊開的強者非他所能探查,神色不禁肅然許多,沉吟片刻後道:「你既知道沙叔祖回歸,看樣子確實是與沙叔祖認識,不過沙叔祖才回海殿沒多久,諸事繁忙,到底能不能見,我還要請示下他老人家。」

「無妨,我在這裡等等就是。」楊開神色和善。

那領頭武者微微頷首,指示隊里其他武者招待一下楊開,這才取出傳訊羅盤,往內灌入神念。

片刻後,這人手上的傳訊羅盤跌宕出神魂的波動,那人趕緊查探,少頃,表情古怪地望著楊開道:「你且在這裡等候片刻,自會有人來見你。」

楊開眉頭皺了皺,不動聲色道:「好!」

他下意識地感覺到,此行可能不會太順利。而且來見自己的人,可能不會是沙扈!

畢竟以自己跟沙扈的交情,若是他知道消息的話,怎會讓自己在這裡等待?只怕早已吩咐人,熱情迎接了進去。

海殿內部,似乎有些動蕩啊!楊開若有所思,不過人家的事情與他無關,他這一趟過來,只是為了完成與沙扈之間的約定,讓內陸和深海的物資得以互通有無,這對凌霄宗未來的發展,是有巨大幫助的。

事情果然如楊開所猜測的那樣,他站在原地等候了不到一刻鐘,便察覺到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