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陣法而已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陣法而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沙扈與那壯碩中年人的目光在虛空之中碰撞,似乎有激烈的火花濺射虛空,所有海殿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心驚膽戰地站在一旁。

良久,沙扈才喟然一嘆,眼神不再那麼咄咄逼人,沖那壯碩中年人道:「懷安,楊開是老夫的客人,自有老夫出面招待,你帶人退下吧!」

聽到沙扈對中年人的稱呼,楊開立刻明白對方的身份了。

海殿大殿主,姜懷安!

說起來,楊開以前也聽過姜懷安的名字,那是他第一次參與天運城拍賣會的時候,由他親自出手煉製的一枚虛級下品凝虛丹,便是被這個姜懷安花費重金買走。

當時聽魏古昌說,姜懷安買下那枚凝虛丹是為自己兒子準備的。

不過真正見面,這還是頭一次。

楊開有意無意地打量了一下海殿這位大殿主,發現這人的實力也已經到了返虛鏡頂峰,渾身氣息比當初的錢通都要凝厚一分,確實有擔當海殿大殿主的資格和本事。

而且……這傢伙膽子也很大,不知道他與沙扈之間到底有什麼矛盾,反正現在看起來關係不是那麼和睦。

姜懷安微笑道:「沙師叔這話可是說錯了,這位楊宗主雖是你的客人,但是他卻想要與海族勾結,請恕師侄無法坐視不理,師叔你應該也知道,海族與我海殿之間的恩怨糾葛有多深,每一年。我海殿弟子都有慘死在海族手下的例子,海神宮的那些傢伙。說是我海殿的生死仇敵也不為過,師叔您既與這人認識,還請先避嫌些時日吧,這裡交由師侄處理便好,師侄自會給師叔一個滿意的交代。」

楊開眉頭一揚,隱隱察覺到自己似乎是牽扯到了什麼爭鬥的漩渦之中,而這爭鬥,顯然來自於姜懷安和沙扈之間。

看樣子。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啊,楊開暗暗嘆息。

「懷安,你非得如此?」沙扈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並沒有退縮之意。

「師侄是為了海殿考慮!」姜懷安身形挺的筆直,絲毫沒有避讓和愧疚之色,「還請師叔見諒!」

沙扈目光陰鷙地盯著姜懷安,一身聖元隱隱有要催動的跡象。似乎是想對姜懷安下手了。察覺到這一點,姜懷安非但不懼,反而還露出躍躍欲試的神色,彷彿巴不得沙扈趕緊動手的樣子。

「沙老,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楊開一頭霧水地問道。

沙扈扭頭看了他一眼,嘆息道:「慚愧。是老朽有些婦人之仁了,勞你受累。」

「沙老嚴重。」楊開呵呵一笑,「只不過你們這樣子,搞的我有些莫名其妙啊。」

「你且稍等片刻,老夫將此事解決了。再來與你敘話!」沙扈說道。

「好!」楊開點點頭,擺出一副作壁上觀的姿態。笑吟吟地打量四周。

沙扈將目光轉向姜懷安,語氣沉重道:「懷安,當年的你也算是我海殿不世出的天才之一,只不過,心胸太過狹隘,老夫本以為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又位居大殿主之位,站的高看的遠,多少會有些改變,可你讓老夫失望了,無論你爬的多麼高,修為變得多麼深厚,姜懷安始終是當年的那個姜懷安,不會有什麼改變!」

被沙扈當著如此多海殿強者的面一番指責,姜懷安的臉明顯也有些掛不住,惱火道:「師侄的事不勞師叔費心。」

沙扈緩緩搖頭:「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老夫既已失蹤三百年,此番得楊宗主相助脫困回歸海殿,就已經不準備再參與爭權奪利,只要能給我海殿帶來發展壯大的機會,海殿的三大殿主之位誰坐上都好,你以為老夫要與你爭奪大殿主的位置?笑話,說句你不愛聽的話,如今海殿的殿主之位,老夫還真沒放在眼中!」

姜懷安的眼角微微抽了抽,死死地盯著沙扈,彷彿是想看清他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而一旁的楊開,卻露出瞭然之色,總算明白自己為何會遭到這樣的待遇了。

顯然是因為姜懷安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認為沙扈的回歸威脅到了他的地位,所以才會百般刁難自己,藉此來打壓沙扈。

至於與海族勾結什麼的,只不過是一個不錯的借口罷了。就算沒有這個借口,海殿方面也會尋找其他的由頭,只能說,自己剛好踩進了人家的權利爭奪漩渦,被人家當成可以利用的籌碼。

而沙扈顯然是沒想要與姜懷安爭權奪利的,他在幽魂島生活了三百年之久,對名利什麼的早已看淡,此生只追求更為強大的武道。

但是姜懷安再怎麼說也是海殿大殿主,沙扈心頭不喜,也不會出手對付他,只能忍耐。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說自己婦人之仁。

姜懷安出面威脅楊開,逼的沙扈不得不出面,讓他再也無法忍耐下去。

種種念頭電光火石般閃過楊開的腦海,讓他在很短的時間內便猜測到了導致眼前局面的根源所在。

「老夫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給楊宗主道個歉,此事我就當做沒發生過,從此以後你還是海殿的大殿主,至於老夫,可以遠離海殿,從此不再返回!」沙扈冷冷地望著姜懷安,語氣不容置疑。

後者眼帘跳動,雙眸中明顯有怒火燃燒。

沙扈倚老賣老,用命令的口吻對他說出這樣的話,明顯讓他及其不爽,若是真如沙扈所言,他低聲下氣跟楊開道歉了,那他大殿主的威嚴便會一落千丈,日後人家說起他,也只會覺得他是沙扈安排在幕前的傀儡罷了。

這是姜懷安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

「師叔,您是我海殿輩分最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