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七竅玲瓏丹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七竅玲瓏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co

觥籌交錯,不斷地有武者前來敬酒,楊開來者不拒,笑容謙和,神情從容,與那些敬酒之人推杯換盞,讓所有人都對他心生好感。

時不時地與古劍心談笑風生,偶爾瞧一眼下方美不勝收的舞景。

時間飛逝,酒到酣處,大廳內氣氛愈熱鬧濃烈。

武者們大多都是豪爽瀟洒之輩,這種沒有什麼拘束的酒宴自然就成了他們揮性情的好場所,下方追隨古劍心的那些武者每個人都開懷暢飲,哈哈大笑。

古劍心雖然喝了不少,但並無醉意,這段時間他一直在觀察楊開。

星域中忽然橫空冒出楊開這樣一個閃耀的人物,古劍心自然對他好奇萬分,想通過這場酒宴查探些線索。

可讓他失望的是,他並沒有現有用的信息。

楊開在看向下方那些妙齡女子輕靈起舞的時候,眼神清澈,沒有絲毫慾念,在與自己屬下們飲酒的時候,也一直表現的極為得體。

總而言之,楊開確實是個值得結交的人物。

酒過三巡,古劍心忽然開口道:「楊兄,古某有個不情之請,不知當講不當講?」

此言一出,大廳內喧嘩的聲音陡然低迷了許多,雖然在場的武者們看似都還在各自拼酒吆喝,但眾人無疑也都聽到古劍心的話,所以都轉移了一部分注意力。

「古兄直說就是。」楊開放下酒杯,微微一笑。

他倒是有些意外。在整個酒宴之中,他一直在尋找合適的機會。開口與古劍心商談禾早禾苗的事,卻不想自己沒找到機會,倒是古劍心這邊先開口了。

他不知道對方的不情之請,到底是什麼。

「是這樣的。」古劍心神色一肅,「這一趟古某遭厲老狗帶人埋伏偷襲,損失不小,雖然厲老狗死有餘辜,但他畢竟是我劍盟的一位長老。而他所使用的斷魂槍,也是當年我劍盟耗費無數材料,出動一位虛王級煉器師為他煉製而成,算是我劍盟的所有物,如今他已身亡,可按道理來說,古某應該將斷魂槍帶回主星。向盟主稟告一切。」

說到這裡,他有些為難地望著楊開。

楊開立刻明白他到底什麼意思了。

「古兄是想把斷魂槍收回?」

「恩。」古劍心臉上浮現出尷尬的笑容,「古某也知道,這個請求實在是有些無稽了,厲老狗既是楊兄所殺,那斷魂槍理當歸楊兄所有。但是……沒有斷魂槍的話。古某回去之後也無法交差,所以古某想將斷魂槍收回。當然,楊兄放心,古某可以保證給你價值足夠抵消斷魂槍的補償,至於厲老狗身上其他的東西。楊兄自己收著便行,那些東西並非我劍盟的財產。」

「這樣啊。」楊開輕輕頷。面上露出沉思之色。

古劍心也沒催促,只是靜靜地等待著。

大廳內,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鴉雀無聲了,每個人都關注著這邊的動靜。

好一會,楊開才道:「恩,斷魂槍是虛王級秘寶,價值不低,古兄,我若是將斷魂槍還給劍盟,想要什麼補償都可以?」

「只要價值不過斷魂槍自身的價值,古某能做到的,必定為你辦妥!」古劍心神情嚴肅地回道。

楊開呵呵一笑:「古兄既然如此有誠意,那楊某就不客氣了,反正這秘寶對我來說也沒有用處。」

他自身是不會使用這種槍形秘寶的,所熟識的人當中也沒有適合使用這件秘寶的人,所以把斷魂槍還回去的話,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負擔。

一邊說著,楊開一邊將斷魂槍從空間戒里取出來,放在古劍心面前。

古劍心示意了一下,左劍侍靈月立刻上前,將這件虛王級秘寶收走。

「楊兄大義,古某感激不盡,不知楊兄想要什麼樣的補償?不瞞你說,我劍盟在星域之中雖然不算最頂尖的勢力,但也還算可以,各種珍稀的修鍊物資,靈丹妙藥,儲量倒也豐富,即便楊兄想要什麼修鍊功法或者秘術,古某也可以為你想辦法找來!」

楊開爽快地將斷魂槍拿了出來,他也絲毫不含糊,準備盡最大可能地彌補楊開的損失。

楊開高深莫測地一笑:「補償先不急,待會再與古兄說清楚。」

「不急?」古劍心愕然。

「恩,楊某想問問,哪一位是秦無悔秦前輩?」

刷刷刷……

大廳內,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一個方向望去,楊開順著他們的目光瞧去,現那人是個身形乾瘦的老者,精神矍鑠,一身灰撲撲的長袍,看起來毫不起眼,就端坐在古劍心的下方第一位。

能坐在第一位,足可見他在這裡的地位之高。

楊開忽然問起自己的名字,秦無悔面露不解的神色,長身而起,抱拳道:「老夫便是秦無悔,前輩二字不敢當,楊公子有何指教?」

「前輩客氣了。」楊開笑了笑,「是這樣的,我想送前輩一點東西,還望前輩不要拒絕!」

「送老夫東西?」秦無悔一頭霧水,茫然至極。

他確定自己在此之前,是從未見過楊開的,與他更是沒有什麼交集,但是對方卻忽然說要送自己東西,繞是秦無悔見多識廣,此刻也被楊開給弄糊塗了。

還沒想明白,就見楊開隨手一扔,一個玉瓶模樣的東西迎面飛來。

上面沒有半絲聖元的跡象,秦無悔單手將玉瓶抓住,驚疑道:「楊公子,這是……」

「前輩不妨打開看看。」楊開微笑著,「自然就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了。」

秦無悔皺了皺眉,將徵詢的目光投向古劍心,後者哈哈大笑:「既是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