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強者如雲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強者如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交易?」楊開眉頭一皺,「什麼交易?」

「你不會真的忘了吧?」雪月看著他,冷笑連連:「原來如此,看樣子當時你只顧著跟帝辰的那個妖女打情罵俏,根本不記得我說了什麼。」

楊開撇撇嘴:「我怎麼聞到一股酸味啊……」

「你少胡攪蠻纏了!」雪月憤然地嬌喝一聲。

「不過,你怎麼知道她是帝辰的?你後來還打探過她的信息?」楊開歪頭看著她。

「是又怎樣?」雪月微揚著下巴,冷哼道:「那種不知廉恥的妖女,除了來自帝辰,還能來自哪裡?」

「還真打探過啊……」楊開自言自語了一聲,「算了,不提這個,你說的交易,我也記起來了。」

「記得就好。那東西呢?」

「你說那石碑里的東西?」

「不錯!」

楊開微微皺眉,他自然記得當時的情景,也記得自己與雪月之間的交易。雪月當時說了,只要將石碑里的那塊石牌交給她,她與楊開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從此再也不會找他的麻煩了。

當時楊開也都答應了,不過還不等他將石牌交給雪月,帝苑就毫無徵兆地關閉了,導致那一次的交易沒能完成。

後來楊開才知道,那石牌里隱藏的是一部驚天秘術——煉星決!

那是煉化星辰本源,讓武者成為星主的無上秘術。小師姐夏凝裳能夠以聖王境煉化通玄大6的本源,除了通玄大6日薄西山這個本身原因之外。還有煉星決的莫大功勞。

否則的話,以夏凝裳當時的修為境界。不一定就能順利煉化得了本源之力,成為通玄大6的星主。

這無疑是一部足以驚動整個星域,讓星域強者掀起血海腥風的秘術,價值之大,不可估量。

不知道煉星決的存在也就算了,可現在楊開已經知道了,自然不可能輕易將它交出,即便對方是雪月。

兩人之間的關係到現在還有些理不清楚。這種秘術楊開怎會隨便交給她?

「你知道那石牌裡面記載的是什麼?」楊開反問道。

「我不知道!」雪月搖了搖頭。

「你不知道還要它?」

「雖然我不知道那裡面具體記載了什麼,但是我知道那是能讓我父親晉陞虛王三層境的關鍵!所以我必須得到它!」

「艾歐會長?」楊開眉頭一挑。

雪月的父親,自然就是恆羅商會的會長艾歐了,對這個名滿星域的大人物,楊開也是多有耳聞,只不過未曾見過罷了,他知道艾歐是虛王兩層境的強者。只不過一直沒能突破三層境的屏障,繞是如此,有恆羅商會作為後盾的艾歐,也不是可以輕視的存在。

「是,所以我希望你能把那石牌給我,讓我交給我父親!」雪月誠懇地望著楊開。

「你怎麼確定那裡面記載的東西。就一定能讓你父親晉陞三層境?你連那東西到底有什麼用都不清楚。」

雪月微笑道:「我恆羅商會傳承這麼多年,總有一些旁人不知曉的情報,這一點就無需告訴你了。」

楊開點點頭,心中沉思起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雪月說的沒錯。煉星決或許真的是艾歐晉陞三層境的關鍵。畢竟以艾歐老牌虛王境的身份和底蘊,配合上煉星決的話。未必就不能煉化一顆修鍊之星的星辰本源,一旦成功,有星辰本源的反饋和滋補,他勢必就能順利突破晉陞。

當然,其中也必定會有一些無法規避的風險,搞不好就是神魂俱滅的下場。

想明白這一點,楊開也暗暗為恆羅商會所掌握的情報而驚訝。煉星決可是被封印在帝苑深處的一塊石碑中,在打碎石碑之前,楊開都沒察覺裡面有東西,可是恆羅商會卻能提前知曉。

「我希望你能把那個東西給我!」雪月一臉誠摯地望著楊開,「就算是拓印一份,也沒關係。那石牌裡面記載的應該是某種秘術對吧?我不要石牌本體,只需要你拓印一份下來就行。」

「這個我需要考慮一下。」楊開想了想,答道。

「沒問題。」雪月爽快答應,「不過在此之前,你必須得跟我一起行動。」

楊開呵呵笑了一聲:「有倪廣在,我想脫離你們也不可能吧。」

「誰知道呢,你這人滑溜的很,一不小心就會讓你跑了。」雪月輕哼了一聲,「所以我才會讓倪叔邀請你。」

這才是雪月讓倪廣帶上楊開的最主要目的!在見到楊開到達這裡的一瞬間,雪月就知道,自己當年沒完成的任務有著落了。

「既然說好了,那就先回去吧,入口可能過不了多久就可以開啟了,等進了裡面,你可不要亂跑。」雪月不放心地叮囑道。

「知道了。」

不多時,兩人便再次返回了入口附近,倪廣依然在閉目養神,羅嵐也站在一旁靜靜等候著,見兩人重新出現,羅嵐只是輕輕頷,並沒有多問。

「雪月。」楊開忽然湊到雪月身邊,輕輕喊了一聲。

「做什麼?」雪月莫名地有些緊張,皺了皺眉,「你能別靠這麼近?」

楊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這才道:「來這裡的都是什麼人,你認識嗎?」

雪月道:「有些認識,有些不認識。」

「那這個人……你認識不?」楊開一邊說著,一邊朝一個方向打了個眼色。

雪月悄悄地朝那邊瞄了一眼,現那邊的虛王境強者通體都裹在一團黑氣之中,根本看不清面貌,那黑氣猶如活物一般扭動著,透著一股讓人及其不舒服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沒見過,也沒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