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往事如夢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往事如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行四人,經過一番商討之後,便決定就近找個地方調息一番,畢竟在此之前,打開失落之地入口的過程中,倪廣和羅嵐都消耗巨大,在這種危機叢生的地方,他們必須得保持最良好的狀態,才能應付接下來可能會遇到的危險。

好在附近並沒有異常之處,倪廣領著眾人隨意地遁入了一道溝壑下方,隱匿了身形。

這裡的溝壑縱橫連忙,犬牙交錯,好似一條條或大或小的峽谷,遁入下方之後,抬頭仰望,隱約只能見到上面傳來的昏暗光線,這裡距離地面最起碼有幾百丈。

溝壑底部,陰風陣陣,頗為寒冷。

楊開與雪月兩人精力充沛,修為境界雖然不如虛王境,實力卻不弱,所以護法一事自然是由他們兩人負責。

倪廣與羅嵐各自選取了一個相距不遠的位置,服下靈丹,盤膝而坐。

楊開守護在羅嵐身邊,而雪月則守護在倪廣身邊,各司其職。

天地無聲,萬籟俱靜,唯有這溝壑底部颳起的陣陣陰風,傳入耳膜,平添一份驚悚感。

雪月不時地左顧右盼,似乎有些緊張的樣子。

無論她修為多麼高深,無論她實力多麼強大,她始終是個女人,對這種環境有著本能的畏懼和警惕。

楊開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他索性閉上了眼睛,放出神念監察四周,以免生什麼意外。

時間緩緩流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開忽然睜開眼帘……

他現自己此刻正躺在一張床上。床應該是木板床,質地堅硬,抬頭望去,是簡陋的屋頂,四處漏風,扭頭四顧,屋內的擺設也是蕭條至極,唯有一桌一椅而已。

這一幕似曾相識。楊開不禁面露疑惑之色,腦海中一片渾渾噩噩,讓他的思維無法連貫。

他本能地覺得有些太不對勁,似乎自己遺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努力卻想,卻只引來腦海的疼痛。

他甚至記不得自己之前在做什麼。

他晃了晃腦袋,從那簡陋的木板床上站起來。然後推門走出,站在屋外瞅了瞅……

腦海中的記憶如潮水一般襲來,楊開立刻想起來了,自己如今是凌霄閣的試煉弟子,只不過因為入宗快三年了,一直沒有達成宗門對修為上的要求。所以遲遲無法晉陞為正式弟子,只能一邊為宗門掃地謀生,一邊修鍊,期望有朝一日能夠達成心愿,晉為正式弟子。

屋外有一柄掃帚。此刻天還沒有大亮,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

楊開自嘲一笑。走上前去拿起掃帚,開始一日的工作。

宗門的各大小道路,貢獻堂,試武殿,武技堂前,留下楊開忙碌的身影,所有的道路都被清掃的乾乾淨淨,他是凌霄閣最底層的弟子,也是最勞碌的弟子。

天逐漸亮了起來,不少師兄弟圍聚在楊開身邊,準備向他起挑戰。

最終,一個實力只有練氣期四層的師弟贏得了頭籌,將楊開痛扁一頓,揚長而去。

躺在地上,大口地喘氣,感受到自己的無力和身體上的疼痛,楊開慢慢握緊了拳頭。

似有察覺般,他的視線轉移,朝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望去。

在那大樹上,有一道身影悄然而立,單足立於樹冠之上,她的面容叫人看不清楚,因為她的臉上蒙了一層面紗,她的身段窈窕,額頭上戴著一個藍寶石般的裝飾,眼神清澈無邪,如凈水一般毫無瑕疵。

楊開靜靜地望著她,莫名地感覺到,這個女人似乎對自己很重要,但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他卻一點都弄不明白。

四目對視只在一瞬,那蒙面的女子便身形一晃,不見了蹤影。

女子的消失,讓他心口處忽然有些疼痛,彷彿被人用手揪住了一樣,讓人喘不過氣,楊開晃了晃腦袋,艱辛地從地上爬起,拿起地上的掃把,一步一艱辛地朝自己的小木屋返回。

他最終還是沒能在時限之前完成宗門的要求,他最終還是沒能成為凌霄閣的弟子……

當被逐出凌霄閣的時候,楊開只是默默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打包成一個小包裹,沿著那走過無數遍的道路,下山去了。

站在山門前,楊開回望著那篆刻了「凌霄閣」三個大字的匾額,駐足不前,思緒飄揚。

如今的他,才只有十五歲,可是對未來,卻是一片茫然。

山下,行來一群師兄師姐,為一人,手握佩劍,氣質冰冷,玉潔冰清,整個人就如一個冰娃娃一般,玲瓏剔透,她身穿潔白衣裙,纖塵不染,被其他人眾星拱月一般包圍在中間,一行人說說笑笑,很快就來到了楊開身邊不遠處。

察覺到他的異常,那領頭的女子停下步伐,看向楊開,輕啟朱唇道:「這位師弟,要下山嗎?」

楊開扭頭望去,在見到對方的容顏之後,不禁微微怔了怔,脫口而出:「蘇顏……」

話一出口,楊開就怔住了,雖然他在凌霄閣待了三年,對這位大師姐耳熟能詳,也多次見過她的颯爽英姿,但是兩人根本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畢竟,凌霄閣大師姐高高在上,而楊開只是個試煉弟子,彼此間實力身份差距太大,根本不是能說上話的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忽然喊出對方的名諱,而且喊的如此親熟,就好似自己已經喊過無數次一樣,這個名字,也好像是讓他魂牽夢繞的名字。

蘇顏的黛眉皺了皺,沒什麼太大的表示,倒是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那幾位實力不弱的師兄師姐們卻是沖楊開投以鄙夷的眼神。

更有一位脾氣火爆的師兄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