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一世之歷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一世之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除此之外,還不斷地有一些楊開根本沒見過的面容從腦海中閃過,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楊開雖然沒見過他們,但是他卻覺得自己對這些人無比熟悉,甚至能叫出他們的名字。

地魔、凌太虛、楚凌霄、緋雨、力丸、飛箭、蒼炎、麗蓉、寒菲、雪月、嫵衣、葉惜筠、黛鳶、錢通……

這些人盤踞在楊開的腦海中,每一個都嘴巴開闔,不斷地想要告訴他些什麼,可楊開無論如何也聽不到。

日子無驚無險地度過,楊開入而立,進不惑,至半百,到花甲……

古稀之年,他已兒孫滿堂,父母早已故去,諸事變化甚大,唯一沒有變化,便是在他腦海中長年累月不斷閃現的那些面容。

這些面容越來越清晰,隱約已經有微弱的聲音能傳達進他的視聽。

一場大病突如其來,擊潰了楊開的生機。

躺在病床之上,屋外傳來一陣嚶嚶的哭泣聲,那是滿堂兒孫的聲音,楊開知道,自己的時日無多。

陪伴了他一生的妻子也已經早沒了往昔的如花容顏,此刻的她,只不過是尋常的老嫗罷了,可是在這最後時刻,她依然堅守在床邊,照顧著楊開的起居。

這樣的一生……似乎也不錯吧?楊開有氣無力地想著,用渾濁的目光朝床邊的妻子望去,幾十年的操勞,讓她也是滿鬢白。

楊開沖她擠出一絲微笑。

可是讓楊開沒想到的是,往日對他百依百順的妻子。此刻竟是一臉冷漠的表情,只是用一雙陰冷的目光注視著他。

「你……」楊開張了張嘴,吐出一個字來。

對方傳來清脆悅耳,渾然不是老嫗該有的聲音,聽起來反倒是像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終於解脫了,被你拖累了一生,直到此刻,才算解脫!」

「你……你為什麼這麼說?」楊開疑惑地望著她,眼中滿是痛苦和失望的神色。

「那我該怎麼說?」對方冷笑,「該感謝你嗎?若不是你楊家勢大。幾十年前我又如何會嫁進來?你楊開不過是一個碌碌無為之輩。若非出身楊家,恐怕你連個普通人都不如,即便如此,你也不過蹉跎了自己的一生!」

「這是你心中的想法?」

「是!失望嗎?」對方依舊冷笑。笑容殘忍。彷彿一柄尖刀。欲要刺入楊開的心臟。

楊開呵呵笑了一聲,閉上了眼睛。

坐在床邊的老嫗笑的更加陰冷。

楊開卻忽然開口道:「無夢無幻,老實說。你這幾十年來做的很不錯,但是……我知道,這只是幻覺而已。」

「什麼?」老嫗臉色大變,霍地起身,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到了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跟我撕破臉皮,狠狠地打擊一下我對這一段人生的滿意程度,讓我陷入絕望嗎?」楊開再次睜開眼睛,渾濁的目光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神光熠熠的眼神,譏笑道:「就連外面那些準備哭喪的傢伙們,不也應該衝進來,好好數落我一番,細數我這些年的不是,好讓我死不瞑目,不對嗎?」

「你怎麼可能……」老嫗的臉色鐵青至極。

「我為什麼無法察覺?早在三十多年前,我就已經察覺了。這都不是真實的,我記得自己應該記得的一切!」

「既然察覺,你為何還如此配合?」老嫗的臉色已經猙獰起來。

「呵呵……」楊開笑了笑,從床上坐直了身子,沉吟了一下道:「因為這一段人生,是我不曾經歷過的啊,既然有這個機會,我當然想要體驗一番,這也可以磨練我的心境,不是嗎?」

那些不斷地在楊開腦海中閃爍出來的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那些不斷想要在他耳畔邊響起的話,終於讓他在這個幻境中的幾十年前,記起了一切。

楊開當時就嚇了一跳!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中招的,也沒察覺到任何敵人的存在,他記得自己是在與雪月一同給羅嵐和倪廣護法,四周也沒有任何敵人的蹤影。

這個情況太過詭異了。

這說明那未知的敵人,神魂力量強大到了一種讓人難以想像的程度,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侵入自己的識海,篡改自己的記憶,影響自己的思考,讓自己忘記了該記得的一切,轉而相信這一份被篡改出來的人生。

所以他沒有急著動手。

一來,他不知道敵人是誰,貿然動手可能不太妥當,二來,也確實如他所說,這樣的一段人生是他未曾經歷過的,確實很不錯,當然……若是這個陪伴自己一生的「妻子」能夠沉穩到最後,將自己送終,那就最好不過了。

可是在最後關頭,她卻想要毀滅楊開這份難得珍貴的體驗,讓他感受到絕望。

一個人,永遠都只會擁有一段人生。

第二人生只是奢望,輪迴之事飄渺不可信,即便真有輪迴,又有誰能帶著前世的記憶轉世投胎,重新做人?

楊開相當於經歷了一次,雖然只有短短的七十年……

當他話音落下的時候,外面那一群正在哭泣的子孫們,也剎那間停止了毫無意義的哭喊,繼而,傳來一陣鬼哭狼嚎的動靜,讓人毛骨悚然。

老嫗冷笑道:「你以為看破幻境,就高枕無憂了?你也太高看自己了,若是你早點揭破的話,還有可能擺脫此地,但是在你的思維之中,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如今的你是永遠不可能擺脫這裡了,你的神魂只會永遠在此地沉淪!」

「是嘛?」楊開神色不變,嘿嘿笑道:「看樣子,你並沒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