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尾冠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尾冠蛇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羅嵐的動作小心而迅疾,在沒能探知到那一片地方到底蘊藏了何等兇險的情況下,她根本不敢在那裡久留。www.pashuw.com

而在羅嵐裹起那虛王境強者屍身往後退回的同時,倪廣也伸手朝那雞冠般的靈花抓去。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在倪廣身後的某一處,原本平淡無奇的大地竟凸起一塊,緊接著,一隻扁平呈現出三角形的蛇頭從那凸起的地面中探出,面向倪廣的頸脖處,閃電般地起攻擊。

整個過程快的讓人目不暇接,也沒有絲毫徵兆,當那從地底鑽出的蛇頭襲向倪廣的瞬間,雪月才花容失色,驚呼道:「倪叔小心。」

她話音剛落,那蛇頭便一口咬在了倪廣的頸脖處。

雪月頓時臉色大變!

見到這一幕,她哪裡還不清楚之前那個虛王境是怎麼死的?分明也是如倪廣這般,在注意力被那雞冠般的靈花吸引的瞬間,被隱藏在背後伺機而動的這條蛇類妖獸偷襲致命。

她不知道倪廣能不能應付的下來,畢竟從眼下的情況來看,倪廣也中招了。

但倪廣畢竟是倪廣,且不說他修為高深,而且在明知此地有危險的前提下,哪會毫無準備?所以他在準備採集那靈花的同時,便已暗暗警惕,以防不測,尤其注意保護自己的後頸處,這偷襲的一擊註定要無功而返。

「叮……」地一聲脆響傳出,倪廣的頸脖處忽然盪出一片光暈般的能量圈,在這一擊之下,倪廣整個人竟彷彿被一股大力襲中,猛地朝前方飛去。

他口中低喝一聲,身在半空之中,強行扭身,揮手一掌朝身後猛拍,同時另外一隻手還不忘朝那靈花抓去。

虛王兩層境的反手一擊絕對不容小覷。兇猛的勁道將那再度襲來的蛇頭打的往後方一揚,竟無法再進行攻擊。

可是當倪廣抓住那朵靈花的瞬間,他驟然臉色大變:「這是……」

他從那靈花中感覺到了不一樣的觸覺,那絕對不是採集到靈草妙藥的感覺,反而像是抓了什麼冰冷滑膩的東西——就像抓住了什麼活物。

他果斷放手!

就在這時候,那散清香的靈花也驟然生了改變,它竟霍地從地下探出。整個花朵都散出綠油油的光芒,朝倪廣的手心處扎去。

頃刻間,那一片地方便飛沙走石,不時地傳來倪廣的冷哼和嘶嘶的靈蛇吐芯聲。

須臾後,倪廣跳出戰圈,凌空而立。神色凝重至極。

而楊開等人放眼望去,也是一臉詫異之色。

塵埃逐漸散去,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明白眼前的陷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之前那雞冠般的靈花所在之地,此刻哪還有什麼靈花,只有一條長約三丈,粗如嬰兒手臂粗細的土黃色妖蛇盤立著身軀。不斷地吞吐蛇芯。

這條妖蛇渾身上下沒有絲毫可以辨別的氣息,若不用肉眼去看,根本現不了它的存在,它就彷彿不是活物一樣,而在它的尾部,則生出了雞冠般的肉瘤。

之前眾人看到的靈花,赫然便是它將身體隱藏在地下,尾部留在地面。所造成的假象。

任何企圖染指「靈花」的人,勢必都會遭到它的襲擊。

「尾冠蛇?」倪廣眼前一亮,叫出了這妖獸的名字。

也是他見識淵博,在恆羅商會中位高權重,能夠接觸了很多關於上古的典籍,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這種只存活在很久之前的詭異妖獸。

「尾冠蛇?」羅嵐皺了皺眉。有些佩服地看著倪廣:「妾身倒是不曾聽說過,這失落之地中竟有如此多早已絕跡的存在。」

之前在那地底溝壑下所遭遇的黑影,大家也都不知道是什麼,只覺得跟陰魂有些類似。卻又截然不同,此刻出現的尾冠蛇其他三人更是連聽都沒聽過。

失落之地為他們展開的,就好像是一個從未接觸過的詭異世界。

倪廣嘿然一笑:「不用擔心,尾冠蛇雖然危險,但本身實力並不算強,它的厲害之處在於隱藏和偷襲,既然偷襲失敗,那就只能當老夫的獵物了。」

這般說著,他便直直地朝那尾冠蛇沖了過去。

也不見他動用什麼厲害的殺招,只是欺近到尾冠蛇的身邊,兩手如爪,與尾冠蛇爭鬥起來。

楊開默默觀察著,現這妖獸約莫只有九階左右的實力,這樣的水準在倪廣面前自然翻不出什麼浪花,縱然懷有上古血脈,可前後不過十息功夫,從地上彈射而起欲要撕咬倪廣的尾冠蛇便被他一把抓住,旋即,倪廣如甩長鞭一樣,狠狠一抖,聖元兇猛朝蛇身內灌入。

尾冠蛇長長的身軀內,傳來一陣咔嚓嚓的脆響聲,然後它筆直的身子便軟綿綿地趴了下去,直接成了一具屍體。

倪廣伸手,在蛇腹處屈指一挑,一枚橢圓形龍眼大小的碧綠蛇膽便被他挑了出來,張口吞下,砸吧砸吧嘴,出歡快的笑聲。

也不知道尾冠蛇的蛇膽具有何種神效,反正倪廣一副開心的模樣,估計對他有不小的裨益。

做完這一切,倪廣便隨手將尾冠蛇的屍體仍到了一旁,淡淡道:「這種妖獸是沒有內丹的,它身上最有價值的東西便是蛇膽,上古時期的武者若是長期服用的話,據說能夠百毒不侵。可惜只有一條……聊勝於無吧。」

他一邊說著,一邊邁步走了回來,來到羅嵐撿回來的那具屍體面前,低頭瞅了瞅,嘆息道:「哎,果然是佟雷!」

他顯然是指眼前這具屍體的名字。

「倪先生認識他?」羅嵐問道。

倪廣微微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