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還知道害羞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還知道害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忌恨許巍利用自己來脫身,自然不可能就這麼善罷甘休,所以趁著許巍囂張大笑,神情放鬆的那一瞬間,直接就是一招生蓮秘術轟了過去。

這還沒完,他手腕一抖,龍骨劍滴翠已經激射而出,伴隨著高昂的龍吟之聲,一條碧綠巨龍搖頭擺尾地朝許巍撲去,張開的血盆大口中噴出腥臭的氣息,具有極強的毒性和腐蝕性。

許巍的笑容頃刻間僵硬在臉上,眼珠子不禁微微顫抖。

他根本沒想到楊開一個虛王境出手竟如此不凡。

下一刻,他便察覺到一股精純的神魂力量轟擊在自己的識海屏障上,將自己虛王境級別的識海屏障轟的搖搖欲墜,裂出一道縫隙,那精純的神識力量順著縫隙侵入自己的識海之中,化為一朵蓮花,汲取識海力量,徐徐綻放。

頭疼欲裂!許巍忍不住慘叫一聲,匆忙穩住心神,催動識海之力,對抗那詭異的蓮花。

好在他修為不弱,雖然在猝不及防間被楊開陰了一把,倒也不至於一敗塗地,識海力量一經催動,那一朵徐徐綻放的蓮花便被徹底壓制住了。

不過想要驅除,卻得花費一些手腳才行。

許巍根本沒時間再去理會識海中的異常,因為那一條碧綠巨龍已經張開血盆大口撲到了他面前,在這巨龍面前,他就如螻蟻一般渺小。

眼看著巨龍就要將他一口吞噬,許巍一咬牙關,身上的殷紅光芒更勝幾分,速度暴增,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巨龍一擊。

等他再出現的時候,人已在十里之外,不過臉色卻微微有些蒼白,呼吸急促。

他先是跟孔法逃竄了許久,後又跟無數幻空蝶大戰。再施展了兩次消耗巨大的秘術,更被楊開用生蓮秘術偷襲……

即便他是虛王境強者,一時半會也有些吃不消了。

他怨毒地回過頭,望著被前仆後繼包裹住的楊開和雪月。嘶聲厲吼道:「小子,你最好祈禱自己死在這裡,否則本座定叫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上!」

身為虛王境,大意之下竟被一個返虛鏡的小輩給偷襲了,這簡直是奇恥大辱,好在剛才那一幕也沒別人看到,至少讓他保留了點顏面,叫囂完之後,他也不做停留,立刻遁走。

許巍並不認為楊開和雪月能在那麼多幻空蝶的攻擊下活命!

就算是他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一定有把握逃出生天,否則他也不會千方百計想要利用兩個小輩了。

「哼!」楊開冷哼一聲,駐足原地沒再前進了。

被許巍這麼一耽擱,他與雪月已經無路可逃。

現在包圍他們的幻空蝶。比剛才的還要多出一倍,畢竟許巍已經不見了蹤影,之前攻擊他的幻空蝶都紛紛轉移了目標。

二十多隻血獸再一次被楊開釋放出來,環護在四周,吸引幻空蝶的注意力,龍骨劍所化的碧綠巨龍也加入陣營之中,大放異彩。

而站在楊開身邊的雪月則神色凝重。鼻尖上滿是汗水,那手釧秘寶被她不斷地祭出,聖元消耗巨大,可她並沒有要放棄的意思,一邊擊殺著敵人,一邊往口中塞著靈丹。恢復自身的聖元。

甚至連她的伴生妖靈——獬豸,也都被雪月給釋放了出來。

這伴生妖靈極為強大,單論戰力,絲毫不遜於雪月本身,多年前在帝苑之中。雪月曾經用這伴生妖靈與扇輕羅的天月魔蛛大戰過一場,不分上下,可見其兇殘程度。

即便這樣,也依然無法挽回局勢,血獸們身上的光芒忽明忽暗,似乎隨時都可能崩散的樣子,防禦圈也一度被縮小。

「你怎麼一副毫不擔心的樣子?」雪月忽然扭頭望著楊開,表情奇怪地問道,手上動作並沒有閑著,一招招威力巨大的秘術打出去,總能擊殺一片片的幻空蝶,緩解血獸們的壓力。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楊開竟然一臉的雲淡風輕,絲毫沒有陷入窮途末路該有的緊張神態。

「擔心什麼?」楊開呵呵一笑,一邊反問,一邊操控著金血絲,精準地收割著幻空蝶的性命。

「你不怕死嗎?」似乎被他的神態感染,雪月的表情也鎮定許多。

「廢話!」楊開撇了撇嘴,「誰不怕死?不過……有句話是這麼說著來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雪月怔了一下,旋即瞪了楊開一眼:「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楊開嘿嘿乾笑一聲,沒再接話。

眼前的局勢雖然看起來危險至極,但對他來說,其實非常容易化解,他至少有兩種辦法,可以擺脫這些幻空蝶的糾纏。

最簡單的自然是祭出玄界珠,帶著雪月躲進玄界珠里,到時候自己兩人沒了蹤影,幻空蝶也不可能再在此地逗留。

除此之外,他還可以撕裂空間遁走!

這裡的空間力量波動雖然混亂,也能干擾到他使用空間力量,但是一次性遁走個一兩百里還是不成問題的,就怕不一小心在虛空之中會遭遇什麼危險。

兩種方法都是很有效的方法,楊開也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成功。

但是……這勢必要暴露自己的一些底牌,尤其是玄界珠,這種東西內部自成一方天地,其存在太過匪夷所思,楊開不太敢在雪月面前暴露。

畢竟她是恆羅商會的少主,自己與她的關係也沒有好到那種可以分享秘密的程度。

所以他一直在考慮該如何做才能兩全其美。

「楊開……」雪月忽然又悠悠地喊了一聲。

「什麼?」楊開扭頭朝她望去,覺得她的語氣此刻似乎有點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