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你這混蛋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你這混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雪月這一副無理取鬧到底的模樣,讓楊開怒火中燒。看書神器爬書網

目光陰冷地盯了她片刻,楊開忽然冷哼一聲,往她的位置跨出一步,眼中噴射著兇殘的光芒,駭得雪月臉色微變。

下一刻,楊開伸手一攬,將雪月柔軟的嬌軀攬入懷中,在她目瞪口呆而又驚恐無比的注視下,俯身吻上了她薄薄嫩嫩的雙唇,同時,一隻手覆蓋上了她的"shuxiong",大力搓揉起來,動作粗暴至極,一點也沒有要憐香惜玉的意思。

「疼,你這混蛋!」雪月面色倉皇地驚叫,伸出雙手推搡著楊開,可無論她如何用力也無法推開分毫,那緊貼著自己的偉岸身軀,就如一座巍峨高山,屹然不動。

疼痛之中,還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在身體各處蔓延……

嚶嚀之聲傳出,雪月微微掙扎了幾下,身子很快軟了下來。

四周的幻空蝶拍動翅膀,出嗡嗡的聲響,那五彩斑斕,蝶影翻飛的場景將兩人團團包裹。

血獸奮戰殺敵,碧綠巨龍出嘶吼龍吟……

良久,唇分。

楊開推開雪月,斜睨著她,一副棄之如敝屣的模樣。

雪月雙頰通紅,修長白皙的頸脖處都一片緋紅之色,身子似乎還是軟綿綿的,離開楊開的懷抱後微微踉蹌了一下,不過此刻的她卻左顧右盼,眼神飄忽,再沒了之前那咄咄逼人的架勢。

「滿足了吧?」楊開哼道。

「你……」雪月漲紅了臉,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媽的,沒完沒了!」楊開怒罵一聲,「也不看看什麼時候就來跟我糾纏這些。真是不知所謂。」

雪月頓時一臉委屈,眼圈一紅,泫然欲泣,不過很快她就調整好了情緒,深吸一口氣。咬牙道:「不知所謂又怎樣?反正我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這就是你想要的?」楊開譏諷地望著她。

「是又如何?」雪月抿著紅唇,「這世上知道我是女人的,除了我父親和幾個商會長老之外,就只有你一人了,我可不想在臨死之前都沒體會過身為女人的感覺!」

「原來你以為自己死定了啊。」楊開恍然,暗想怪不得這女人會這麼瘋狂。

「是啊。你說的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讓你風流一把又如何?」雪月咯咯嬌笑起來,就如妖精一般花枝招展,「最起碼。真要是死在這裡,我也是以女人的身份死的,也算是了了一樁心愿。」

「果然不可理喻啊。」楊開微微搖頭。

雪月一扭脖子,輕哼道:「隨你怎麼說。」

把話說開了之後,雪月似乎放鬆了不少,整個人也變得精神許多,連她的臉上也洋溢著讓人目眩神馳的光彩。

「先說好啊。今天這事是你逼我的,我可不會負責。」楊開豎起一根手指在雪月面前晃了晃,一副吃干抹盡,事後不認的架勢。

「誰要你負責了?」雪月撇嘴,「我知道你有女人,而且不止一個,不過……俗話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知道的還挺多。」楊開呵呵笑了一聲,忽然嘆了口氣,神色肅然地望著雪月。低聲道:「你也挺不容易的。」

雪月噘了噘嘴:「知道就好。」

一邊說著,她一邊主動朝楊開靠了過來,朝楊開伸出自己的玉手。

楊開將她的手握在手心,調笑道:「怎麼?這是準備跟我共赴黃泉了?」

「反正都已經這樣了,你要是還有什麼法子就趕緊用出來。要不然的話,你的女人們恐怕要守寡了,我是沒力氣再戰了。」雪月一臉無所謂,似乎已經做好了死亡的心理準備。

楊開點點頭,伸手攬住了雪月的腰肢。

見他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雪月不禁眼前一亮。

她是真的做好了死在這裡的心理準備,可看楊開這架勢,顯然還有餘力,她不禁眸露異彩,暗暗期待楊開到底還有什麼底牌沒有動用。

楊開嘿嘿低笑一聲,正準備動用空間之力撕裂空間帶著雪月遁走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來一個東西。

動作不由一頓,下一刻,他便將那東西取了出來。

那赫然是一個手鐲模樣的秘寶,不過質地古樸,一看便上了年頭,而且手鐲上似乎篆刻了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繁奧符文。

凝視著這個手鐲,楊開又看看包圍在四周的幻空蝶,心中一動,催動聖元往手鐲內灌入。

下一瞬間,手鐲散出微弱的光芒,那上面的符文似乎也活動了一剎,一股玄妙至極的力量波動,悠然盪開!

不可思議的一幕生了,當這一層力量波動掃出去的時候,那些一直在圍攻血獸,悍不畏死的幻空蝶竟彷彿遇到了剋星一般,紛紛撲閃著翅膀,從空中跌落。

看那情形,就好像這些幻空蝶的力量被克制了一樣。

「這是什麼?」雪月驚訝地望著楊開手上的手鐲。

楊開沒說話,繼續催動聖元往內灌入。

又是一股力量波動跌宕出去,更多的幻空蝶跌落下來,短短的時間內,將兩人包圍的水泄不通的幻空蝶,竟有一小半失去了行動能力,餘下的那些也驚恐至極地朝遠處飛去。

「這東西竟然還能這樣用。」楊開也一臉意外的神色。

「這到底是什麼?」雪月再次問道,驚奇地打量著那手鐲,神念探查之下,竟瞧不出這手鐲到底是什麼品質的秘寶。

「奴蟲鐲!」楊開隨口答了一句,「有人告訴過我,它對一些奇蟲異豸有克制的神效,我也是剛才想起來試一試的,沒想到還真有效果。」

奴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