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驚空獸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驚空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過現在並不是體會這些的最佳時機,此刻的楊開,就好似擁有一座豐富儲藏的寶庫,也擁有鑰匙,甚至整個人都已經站在寶庫裡面。

可是他卻沒時間去檢查處理自己的寶物!

收斂心神,他扭頭朝雪月所處的位置望去。

他沒忘記,在這樣一個地方,還有一個人在為自己擔憂操心,不斷地呼喊自己的名字,將自己視為依靠。

可是一看之下,楊開不禁眉頭一皺,因為那個方向上空無一人,雪月竟不見蹤影。

環顧四周,神念所及之地,也根本沒有雪月的身影。

哪去了?楊開暗暗皺眉。他並不會以為雪月見機不妙拋棄了自己,雪月這個女人,自己與她接觸的雖然不多,了解的也不算深,但從這短暫的推心置腹的相處來看,她不是那種人。

而在這虛空裂縫之中,沒有修鍊過空間力量的她即便實力再強,也如無頭蒼蠅,即便耗費千萬年,也別想從這裡離開。

所以她也不可能是自己去尋找出路。

難道遇到了什麼危險?楊開心中一突,想到了一個可能,可是在這虛空裂縫之中,又有什麼危險?這裡雖然是游離在失落之地外的虛無混沌之地,但兩人一路行來,卻沒遇到過任何兇險。

站在原地沉思了一會兒,楊開便開始行動起來,不管如何,得先找到雪月再說。

他邁開步伐,一腳踏出。人已遠在百里之外,神情從容,每一步都暗合著空間之妙。

以前的楊開,需要施展撕裂空間,才能一次性移動數百上千里地,後來隨著他在空間力量上的造詣提升,雖然能做到短距離的瞬移,可也不過十幾二十里地,這種距離實在算不得什麼。

但是此刻,他卻輕輕鬆鬆便能一步邁出百里。而這。遠還沒有到他的極限。

他在移動之中,印證著自己吞噬螺旋之力後的感悟,愈發精進著對空間力量的領悟。

按照他的想法,雪月就算離開了。也不可能跑的太遠了。畢竟在這種鬼地方。她想跑遠也無法做到。

所以他是以自己之前所在之地為中心,一圈圈地朝四周擴張著搜尋著。

事實果然如此,約莫半柱香之後。楊開便發現了雪月的身影!

只不過,此刻的她無比狼狽,正在那空寂的虛空之中倉皇逃竄,一頭長髮都顯得有些凌亂,而嘴角邊儼然溢出了殷紅的鮮血。

她的身後,追著一隻七八丈長,看起來就如一隻海獅般的古怪妖獸,那妖獸的身體肥胖而臃腫,尾巴寬大,身子蠕動中,不緊不慢地跟在雪月身後,時不時地發出一種刺耳的長鳴之聲。

當看到這隻妖獸的時候,楊開眼帘一縮,面露驚愕之色。

因為他分明從這妖獸身上感受到了與自己同出一源的力量波動空間之力!

這妖獸的每一個動作,每一次身體蠕動,都暗含空間之妙,它似乎能讓身子順著空間的軌跡滑行前進,所以它的行動看起來雖然及其笨拙,卻依然能輕鬆地跟在拚命逃竄的雪月身後。

或者說,它並沒有要立刻擊殺雪月的心思,而是抱著一種貓戲老鼠的心態,正在戲弄雪月,以追逐她為樂。

楊開看到雪月的時候,這妖獸正好張開如鲶魚般的大嘴,從口中噴出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

那能量就如一把利刃,輕而易舉地將空間切割開來,直朝雪月身後襲去。

察覺到後方的駭人力量,雪月花容色變,一張口,咬破舌尖,她那伴生妖靈獬豸的虛影立刻在她頭頂處浮現,獬豸全身布滿了濃密黝黑的毛髮,雙目明亮有神,額生獨角,看起來孔武有力,它一出現便張口嘶吼,奮不顧身地朝後方撲去。

獬豸是一隻足以媲美雪月本人戰力的伴生妖靈,一般的返虛三層境根本不是它的對手。

可是那道攻擊卻輕而易舉地將獬豸的虛影切成兩半。

在悲鳴慘嚎之中,獬豸的虛影消散不見。

而身為宿主的雪月也如遭重創,再次張口吐出一口鮮血,嬌軀搖搖欲墜,連那逃遁的速度都變緩了下來。

雪月不敢回頭,美眸里昏暗無彩。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天而降,一把將她攬入懷中。

雪月艱辛抬頭,立刻便瞧見了楊開剛毅的面容,儘管是在黑暗之中,她也覺得這張臉上散發出無盡的光明,彷彿是在昏暗的前路上為她點亮了一盞明燈。

「你總算來了!」雪月擠出一絲微笑,氣喘遊絲地說道。

「出了點意外。」楊開點點頭,一邊說著,一邊催動聖元在雪月體內查探一番,眉頭微微一皺,他發現雪月的情況不算太理想,也不知道她到底與這妖獸糾纏了多久,體內的聖元近乎乾涸,經脈和肉身也多有受損,要是自己再來晚一點的話,雪月就算不被那妖獸擊殺,也可能要力竭而亡。

「怎麼招惹上它的?」楊開望著那隻懸浮在虛空之中的妖獸問道。

「它自己出現的。」雪月整個人都伏在楊開的懷裡,輕聲答道,「我在那裡等了你好幾天,你也沒什麼動靜,這妖獸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附近,似乎被你吸引,朝著你沖了過去,我怕你被打擾,所以就……」

「所以就把它引開了?」楊開低頭看著她。

雪月遲疑了一下,這才點點頭。

楊開輕輕嘆息一聲,心中一片溫暖。

「你的身體……怎麼回事?」雪月忽然又驚呼一聲,面色驚慌地打量楊開身體上的異常,那若隱若現的血肉和黑線讓雪月以為楊開出了什麼意外,頓時提心弔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