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三十章 自己的打算

第一百三十章 自己的打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四人果然已經恢復完畢,就在這裡等待著楊開,聶詠等的相當不耐煩,嘴裡一直不停地嘀嘀咕咕。

待楊開到來之後,藍初蝶才深吸一口氣,飽滿的胸脯一陣誇張的膨脹,那緊縛在身上的上衣彷彿要崩裂開,美眸環視四周:「準備好了么?」

「早就準備好了!」聶詠振奮不已。

「那就再來一次。」說罷,扭頭看著楊開:「要不要換別人來牽制那些石雕?這畢竟是個危險的活。」

「不用,我試過一次,已經有了經驗!」楊開搖了搖頭。

他還真不願意去跟石雕作戰,這種全身沒血沒肉的傢伙,打起來自己手腳都疼。

「那行!這一次也看你的了。」藍初蝶微微一笑。

每當她在這種時候沖自己笑,楊開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就好像是在執行危險任務之前,她恩賜給自己一個笑容似的。

換做聶詠的話,恐怕會大受鼓勵,但放在楊開身上,卻總感覺沒什麼味道。

悶聲不吭,楊開迅速朝石雕聚集的位置衝去。

這一次果然又是引的石雕齊齊追出,不過藍初蝶他們的運氣卻是不太好,最後攔截的時候,不小心多攔住一個石雕,讓他們應付的手忙腳亂,險些造成傷亡。

楊開最後也引回來兩個石雕,一番蹂躪,皆都變成了碎石。

這一次倒是人品爆棚,竟一下獲得了兩個小石人。

如此一來,小石人的數量就已經有四個之多。這個小隊伍也就只有五人而已,只要再湊夠一個,就可以每人分一個。

楊開滿是期待,他最缺的就是武技,當然想先分一個小石人到手,然後增加自身的戰鬥力。

接下來的幾天,五人一直停留在這亂石崗中,不停地將石雕引出來截殺,每一次戰鬥後,眾人都是休息半日,然後再周而復始。

也不知運氣問題還是怎麼了,自從那一天獲得了四個小石人之後,小隊已經打碎了足足三十個石雕,竟是再無所獲。

這與預期的結果大相徑庭,讓每個人都有些失望。

而且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引蛇出洞,楊開發現這些石雕越來越難對付了。倒不是說它們的實力變強,而是很難再將它們分開。

有一次藍初蝶他們在後面攔截的時候,竟一下吸引了十幾個石雕過去追殺,導致他們也只能望風而逃。

那一次,眾人在亂石崗中足足跑了一個多時辰,才將石雕全部擺脫。

行動越來越危險,可第五個小石人卻是怎麼也不出現了。

又是一次艱辛的戰鬥,依然沒有收穫,五人休息半日後集合在一起商討著。

「要不就這樣算了吧,我感覺再進行下去恐怕要出事啊。」聶詠有些擔憂。

左安悶聲道:「現在只有四套武技,我們卻有五個人,怎麼分?」

一陣沉默,沒人會主動讓出自己能得到的那一份利益,這幾天大家都是出了大力的,就指望能得到一套地級的武技呢。

聶詠又把主意打到了楊開頭上,輕笑道:「之前藍師姐也說了,得到的東西按各自出力多少來分配的。楊師弟實力最低,出力最少′這武技便不要了吧?」

楊開嘿嘿冷笑地望著他。

聶詠又道:「當然,楊師弟也算是出了力,什麼都得不到也說不過去,我們每人補償他一些銀兩如何?」

左安眉頭一皺,露出了沉思的表情。這個提議顯然讓他動心了。

杜憶霜堅決道:「不行,一套地級武技豈是些許銀兩可以彌補的?」

楊開依舊冷笑,雖然在看著聶詠,可他眼角的餘光卻在瞄著藍初蝶。他想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女人會怎麼說。

她的態度,將決定楊開接下來的動作。

藍初蝶竟是一直默不作聲!

楊開冷笑更甚!

尷尬的沉默持續了許久,藍初蝶才不得不開口:「這樣吧,我們再來一次。看是否能得到最後一個小石人。若實在不行,那我們中間必定有一人沒法獲得地級武技。但我藍初蝶在此保證,那得不到小石人的某一位,也絕對不會吃虧,待回到宗門之後,定會想方設法給予補償!」

她的話看起來是對四個人說的,其實楊開知道她主要是告訴自己。

在場眾人中,楊開的實力最低,能給予小隊的助力最小,藍初蝶要得罪人,也只會選擇得罪楊開。

「這恐怕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諸位一定要用心才行!」藍初蝶說著站起了身,扭頭看向楊開,溫柔地笑著:「楊師弟,又要勞煩你了。」

楊開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沉默點頭,然後起身朝石雕那邊走了過去。

察覺到他態度的冷淡,藍初蝶美眸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歉意,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引動石雕這種事楊開這幾天做了好多次,自然是駕輕就熟。只不過這一次,他有了另外的打算。

照舊來到那些石雕前方,一步步地逼近著,待到它們全動了之後,楊開才有條不紊地朝後跑去,一邊跑一邊觀察最後方的幾具石雕的動態。

待到後方那幾具石雕擁擠到一起之後,楊開才滿意地撒腿飛奔。

一如既往地衝過其他四人埋伏的地方,幾十具石雕轟隆隆隨之而來。

藍初蝶等人看準時機出手攔截,可這一次,最後面的幾具石雕卻是一起被攔了下來,足足有四個之多。

藍初蝶面色一變,連忙喊道:「聶詠,招呼兩個帶走!」

「為什麼是我!」聶詠面露驚慌之色。

杜憶霜冷聲嘲笑:「你不是一直說牽制石雕是最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