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被刺激到發瘋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被刺激到發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自己的父親可是紫星的主人,是整個星域最有權勢的幾人之一,跺一跺腳,整個星域都要抖上三抖,他居然跟一個之前挑釁侮辱過他的年輕人服軟?紫東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暗暗覺得這個世界簡直太瘋狂了。

「你先閉嘴!」紫龍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威嚴至極,與他的眼神一觸碰,紫東來當即不敢再出聲了。

「這算是道歉?」楊開咧嘴一笑。

紫龍皺了皺眉,淡淡道:「你說是,那便是吧。」

「唔……既然是道歉的話,那我就勉為其難地接受吧。」

勉為其難……

紫東來憤怒地幾乎要吐血!

讓紫星的主人主動道歉,這小子不但不知道感恩戴德,反而還說什麼勉為其難?他難道不知道這是何等殊榮?這混蛋……簡直罪不可恕!

「不過……你想做什麼?」楊開無視了紫東來投來的目光,而是笑吟吟地看著紫龍,大有深意地問道。

道歉這種事,嘴皮子上下吧嗒一下也就完了,一點損失都沒有,所以楊開根本沒把紫龍的話放在心上,反倒是對方的態度讓他暗暗警惕。

他不相信紫龍看不出自己剛才給紫東來種下的心魔,他不相信紫龍真的如此大度,會毫不在意自己之前的挑撥和辱罵。

這個紫星的主人,城府當真可怖!

「本座並不想對你做什麼,只是……本座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紫星?」紫龍神色肅然地望著楊開問道,出邀請。

「加入紫星?」楊開呵呵一笑。

「不錯,雖然你的修為境界不足虛王境,但憑你剛才的表現,本座可以給你一個客卿長老的身份!」

「客卿長老!」紫東來這下再也忍不住了,不禁低呼一聲。

紫星的客卿長老,可不是什麼宗門家族的客卿長老。這代表的是一種實力,是一種身份!

如今紫星的客卿長老只有七位,每一位都是虛王境強者,而且歷來紫星的客卿長老都是虛王境,從未出現過沒到虛王境便能成為客卿長老的先例。

可是現在,紫星在主人卻在親自邀請拉攏一個返虛三層境的武者,加入紫星。並許以這樣的身份。

這種事說出去,只怕整個星域都要震動。

「客卿長老嘛……」楊開呵呵一笑,絲毫沒有心動的意思,搖頭道:「不必了,我一向閑散慣了,不喜歡受什麼約束。所以這個客卿長老不當也罷。」

這人是傻子?紫東來看白痴一樣看著楊開,他難道不知道客卿長老這幾個字代表了多大的分量?就這麼簡單地毫不考慮一口回絕了?

紫東來內心深處"shen陰"不斷。

「客卿長老是不受我紫星約束的,一切自由,小友似乎對我的提議有些誤解……」紫龍耐著心思解釋道。

話還沒說完,便被楊開打斷了:「不用解釋,客卿長老是什麼,我心裡清楚。只不過……我不想加入什麼勢力。」

紫龍眼帘一眯,面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道:「小友不再仔細考慮一下?」

「你很囉嗦啊。」楊開鄙夷地望著他,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紫龍臉色當即一沉。

「哈哈,小子你拒絕的對!」許巍在一旁幸災樂禍,「可千萬不要相信他的花言巧語,你若是真的答應了他,日後你可就麻煩了。不過你這脾氣真的很對老夫的胃口,要不要考慮一下加入遺棄巢穴?你如今得罪了這傢伙。日後在星域里可就難混了,不過我遺棄巢穴可是不怕他們紫星的,由老夫作保,讓你加入完全沒問題,以你小子的能耐和性格,想必在巢穴之中很快就會闖出一片天地!」

「你也很囉嗦!」楊開扭頭望著許巍,冷笑一聲:「兩個老狐狸。你們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打什麼鬼主意?想拖延時間是吧?」

此言一出,許巍和紫龍都是臉色微變,顯然是被楊開給說中了心思。

雖然許巍和紫龍兩人不對付,是仇敵。但眼見楊開近水樓台,兩人自然產生了危機感,都是心機深沉之輩,也無需去商議,都知道該怎麼做去拖延時間,等待七曜寶光退去。

被楊開說破之後,紫龍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冷聲道:「小子,太聰明了也不是一件好事。不要以為精通一點空間力量就能逃出本座的手掌心,你只是返虛鏡,根本不了解虛王境的恐怖之處,而本座,即便是在虛王境之中也是極強的存在。你若是想依仗自己的空間力量,那就大錯特錯了。本座現在給你一個機會,採下悟道花,交給本座,本座繞你不死!」

他已徹底跟楊開撕破臉皮。

「哈哈哈!」楊開大笑起來,「虛王境又有多了不起?老子殺過的虛王境又不止一個。」

「猖狂!」紫東來在一旁猛撇嘴。

即便是如他這樣能夠越階作戰的天才,在返虛鏡頂峰的程度上也無法對一個虛王境造成任何威脅,反倒是別人想要殺他倒是輕而易舉。

返虛鏡和虛王境之間可是隔著一條無法跨越的天塹!

所以他下意識地以為楊開在胡扯。

可是他並不知道,楊開真的殺過不止一個虛王境,而且還殺過一個虛王兩層境,儘管是藉助了星帝令的威力,可那也是一種經驗了。

如果紫東來知道的話,肯定要自慚形穢了。

「算了,懶得理你們。」楊開有些意興闌珊地轉過身,雖然他一直在跟許巍和紫龍等人磨嘴皮子,可心裡也一直在計算著七曜寶光退去的時間。

還有一炷香,時間充裕!

「哇,好香的葯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