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說話如放屁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說話如放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既然如此,那你就等著叫爺爺吧!」楊開哈哈大笑,說話間,身形一晃,已經來到了距離那一株天嬰草最近的一道空間裂縫後方。

這一道裂縫,距離天嬰草所在的位置不足二十丈而已。

等到楊開站穩身形之後,許巍,紫龍父子二人的目光齊齊朝他矚目,都用一副看好戲的神態,關注著楊開的動作。

沒人覺得楊開能夠成功。

站在原地沉思了一會兒,楊開這才伸手彈出一道金血絲。

他沒試過這七曜寶光的威力到底有多麼恐怖,只聽倪廣說這東西很危險,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金血絲到底有沒有用處。

金光閃現起來,在楊開謹慎的操控下,金血絲一點點地探入七曜寶光之中。

不過下一刻,楊開的臉色就微微一變。

因為當金血絲的前端與七曜寶光悠一接觸的瞬間,便傳出一陣嗤嗤的聲響,在七曜寶光的影響下,金血絲的前端竟直接被腐蝕乾淨。

這還沒完,那腐蝕的力量順著金血絲,一路朝楊開襲來,度極快。

楊開嚇了一跳,連忙脫手將金血絲扔了出去,還不等落到地上,一整條金血絲便被腐蝕的乾乾淨淨,徹底消失不見了。

楊開不禁面露駭然之色。

七曜寶光的恐怖威能,果然名不虛傳。

金血絲是由他自身金血凝練出來的,自凝練出來到現在,從來沒有損壞過任何一根,可是現在,在七曜寶光的腐蝕下,竟頃刻間瓦解。

七曜寶光無視任何防禦,不但具有腐蝕血肉的能力,還有湮滅神魂的力量,金血絲的特性正好被它克制的死死的。

照這個情況來看。只要是有血有肉的活物,一旦沾染到七曜寶光,後果都非常嚴重。

另一邊,關注楊開動作的許巍和紫龍也暗暗心驚。

他們也是頭一次見識到七曜寶光的威力,兩位虛王境自付,若是自己不小心沾染上這些寶光,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很快。許巍就大聲譏諷起來:「小子,你好像沒什麼本事啊,這就完了?你倒是繼續啊。」

楊開瞥了他一眼,冷笑一聲。

剛才他之所以彈出金血絲,主要是想試驗下七曜寶光的威力是否正的如傳言那樣,如今得出了結果。自然不會再試驗下去了。

如何採集那一株天嬰草,他也早有腹案。無論如何,天嬰草價值不菲,楊開不想放過,更不想讓許巍和紫龍這兩人得到天嬰草。

無視了許巍的嘲笑後,他直接盤膝坐了下來。

旋即,伸手一招。一隻金光燦燦,看起來獃頭獃腦的石頭人,忽然出現在楊開面前。

第二號石傀!

第二號石傀是楊開的法身,當初在凌霄宗內,這個石傀誕生之時,天生靈智缺少,雖然活了下來,但卻沒有自己的神智。無法自己行動,它就是石傀一族的獃痴兒,所以楊開就將它當成自己的法身來使用。

而因為它誕生之時,楊開給它注入了不少金血,所以它看起來金光燦燦的,跟另一個石傀小小有些不太一樣。

一直以來,這個法身都沒什麼太大的作用。與敵人爭鬥之時,楊開有火鳥流炎和小小兩大助力就已經足夠了,法身的存在也一直被他雪藏。

不過此刻正是利用的好時候。

楊開不敢冒然將小小放出來,畢竟小小是他的一大助力。真要是在七曜寶光中生什麼意外,那損失就大了。

石傀這個種族不是血肉之軀,應該不會懼怕七曜寶光,而它天生靈智缺少,更不懼怕七曜寶光湮滅神魂的力量,唯一需要擔心的,便是楊開自己的那一縷分神了。

法身石傀想要行動起來,楊開就必須將溫養在自己識海中的分神灌入到法身體內,這樣楊開才能操控它來行動。

就是不知道七曜寶光會不會透過法身的軀體,對自己的分神形成殺傷。

不過這種事總得試一試才能知曉,楊開打定主意,便伸手朝法身頭顱處點去。

那一縷一直溫養在識海中的分神立刻被灌入法身之中,法身本來獃滯的雙眸,頃刻間變得靈動起來。

而楊開本人,此刻也感覺自己似乎一分為二,他不但擁有了自己本身的視野和感知,還擁有了法身的視野和感知,法身也在這一刻,與他本尊生出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及其奇妙。

控制著法身,站在原地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腳,適應著沉重的身軀。

「這是什麼?」另一邊,紫東來面露愕然之色,怔怔地盯著那一隻金光燦燦的石傀,一頭霧水。

他根本沒見到過這種奇特的存在,那石頭人不像是什麼傀儡死物,反而像是有著自己的生命一般,奇特無比。

雖然這石頭人身上傳來的氣息並不強大,但這卻是他從未見過的東西,所以他想問問自己的父親。

他本以為以父親的閱歷和見識,必定會知曉一二,哪知道紫龍沉默了好一會,才輕聲道:「為父也不知道這是什麼。」

紫東來頓時震驚了。

星域之中竟然還有父親都不知曉的存在?他情不自禁地朝許巍那邊看去,可很快他就現,遺棄巢穴的這個長老似乎對那奇特的生靈也是毫不知情,眉頭緊皺地觀察著,面上露出茫然之色。

他竟然也不知道!

這個叫楊開的傢伙哪裡找來的這個東西,竟讓兩位虛王境都說不出來歷,紫東來為之震驚。

不過下一刻,紫東來就心中一突,下意識地低呼道:「他不會是想讓這東西……」

雖然他認不出石傀,可也瞧出石傀並非是血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