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悲慘的許巍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悲慘的許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紫兄,何必呢!」許巍擠出一絲難看的微笑,「許某從始至終都不是你的對手,你若真想殺我的話,許某也沒什麼反抗的能力。但是紫兄別忘了,那小子可是說他會一直隱匿在裂縫之中,令公子不過是返虛三層境修為,若是被那小子偷襲得手的話,後果會是什麼,紫兄應該清楚。」

「這一點本座當然知曉。」紫龍神色依舊淡漠,「不過這跟你有什麼關係?犬子安危,本座自會注意的。」

「話不能這麼說。」許巍搖了搖頭,「有老夫在的話,多少也能分散一下那小子的注意力不是嗎?」

紫龍皺起眉頭,似乎是在沉思的模樣,好一會,才抬起眼帘道:「許長老說的不錯。」

許巍頓時輕呼一口氣。

「不過……許長老你自己的情況如今也不容樂觀啊,即便能牽制,又有多大成果?本座倒是很樂意趁此機會將你殺了,為我紫星早年逝去的那些弟子報仇雪恨。」紫龍微眯著眼睛,眸中隱有殺機閃爍。

許巍剛放下的心,再一次提了起來,暗暗叫苦的同時也在心中將楊開罵了個狗血淋頭,若非楊開剛才的那一下偷襲,他何至於淪落到現在這種叫天天應,叫地地不靈的地步。

紫龍冷哼一聲:「許長老,莫說本座不給你機會,本座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我殺了你,一了百了!」

許巍咬了咬,沉聲問道:「第二呢?」

「交出你的神魂烙印,從今以後,聽從本座號令!」紫龍背負著雙手,老神在在地望著許巍,「你自己選擇吧,你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想必會做出明智的決定!」

「交出神魂烙印!」許巍臉色一冷,幾欲要跟紫龍當場翻臉。不過一想起可能會有的後果,還是強硬地將怒火壓制了下去。

交出自己的神魂烙印,那就意味著自己以後必須得聽從紫龍的吩咐了,如若不然,他一個念頭就能讓自己生不如死!

可若是不交,自己必死無疑!

許巍赫然現,紫龍比楊開更讓他厭惡!

楊開不過是耍些心機手段。嘴上不繞人,可是紫龍,身為紫星的主人,星域中鼎鼎大名的人物,竟然也做這種落井下石的齷齪事,實在是為人不恥!

「時間不多。本座的耐心也有限,許長老,你快些考慮。」紫龍話語雖輕,但落入許巍的耳中,不啻卻是催命符一般讓他煎熬萬分。

他面露為難之色,好一會,才一咬牙道:「好。老夫認栽了,你想要老夫的神魂烙印,老夫給你就是!不過,還請紫兄日後不要太過為難老夫!」

紫龍滿意地點點頭,道:「本座自然不會為難你,因為……收取你神魂烙印的並非本座,而是犬子!」

「什麼?是紫東來?」許巍大叫一聲,望向紫東來。面上一片憤怒的神色。

紫東來也怔了一下,不過下一刻,便神色狂喜,感激地望著自己的父親。

即便他是紫星的少主,也有一些權利能夠調動紫星的虛王境強者為他做事,但是這種調動也很受局限的,那些虛王境強者哪一個不是眼高於頂?

想讓他們替自己做事。每一次都是付出點代價才行的。

可是如今卻有一個機會能讓自己徹底掌控一個虛王境強者,這種好事不啻於天上掉餡餅,紫東來一下子幸福的暈乎乎的,對自己的父親感激涕零。

念頭轉過。紫東來臉色一沉,望著許巍道:「怎麼,許長老莫不是認為以本少主的身份,沒資格掌控你的神魂烙印?若是如此的話,本少主不要也罷,本少主從不做那強人所難之事。」

他這一番說辭倒是說的像模像樣,不失紫星少主的身份,但許巍卻是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

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哪還有他反抗的餘地?更何況,他此前已經做過出退讓,儘管現在知道事情跟自己猜想的不太一樣,也沒多大抗拒心了。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退讓一步之後,就會退讓第二步,第三步……

想了想,許巍擠出一絲笑容道:「少主嚴重了,少主人中之龍,未來成就必定高於老朽,老朽哪敢這麼想?能為少主效力,是老朽的榮幸。」

「你很不錯!」紫東來微笑起來,這一刻,被楊開搞出來的陰霾心情一掃而空,紫東來心情愉悅到了極點,心中暗暗狠,若是再見到楊開,必定要讓許巍將他擊殺,出一口心頭惡氣。

許巍雖然因為七曜寶光的緣故缺了一臂,但是這種損傷對他虛王境的實力其實並沒有多大影響,只要休養好,他依舊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強者。

「許長老,請吧!」為免夜長夢多,紫龍催促起來。

許巍即便心有不甘,也不得不凝練出自己的神魂烙印,一步步地朝紫東來走去,來到他面前,將自己的神魂烙印刻在他的體內。

而在這整個過程中,紫龍一直警惕地望著他,讓他根本沒有耍什麼手段的機會。

做完這一切,許巍悵然若失。

從這一刻起,他便不再是遺棄巢穴的長老了,而是跟隨在紫東來身邊的一個僕人,一個打手……再也沒有了自己的自由。

心中這麼想著,許巍忽然臉色一變,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識海驟然翻騰起來,腦袋中傳來讓他幾乎無法忍受的痛楚。

繞是他身為虛王境強者,也抵擋不住這種折磨和煎熬。

他不禁慘叫起來,身形僵硬地倒在地上,手抱著頭顱,不斷地翻滾著。

他很快意識到到底生了什麼,強撐著精神,咬牙道:「少主,你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