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神禽離巢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神禽離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什麼情況?」楊開驚呼一聲,站在原地,目光驚顫地望著天邊的景象。

那邊,是每一次七曜孔雀呼吸時候傳來聲音的位置,正是神禽棲息之地!

楊開一直很好奇,這神禽七曜孔雀到底有多強,卻一直不得要領。

不過從它吐納出來的七曜寶光的威力來看,神禽絕對不比虛王三層境差!或許比虛王三層境還要恐怖。

他也曾想過要去看看神禽到底長什麼樣子,卻一直沒狠下心。不過此刻從那邊的情況來看,這神禽七曜孔雀似乎有了一些異動。

難道哪個不長眼的傢伙招惹了它?

楊開心中這麼想著,暗暗為那招惹之人感到悲哀,招惹了七曜孔雀,只怕是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咦,不對!」楊開神色又是一怔,因為這一刻他才現,那邊的動靜雖然很明顯,卻根本沒有戰鬥的波動傳來,顯然不是有人招惹到了七曜孔雀。當那七彩光芒覆蓋整個天空的時候,隱約有一個龐大的身影從地面上飛起,融入七彩光芒之中,緊接著,那七彩光芒悠地一收,朝遠處遁去,漸行漸遠!

「飛走了?」楊開眉頭緊皺,只能做出這樣的猜想。

下一刻,他神色狂喜!

七曜孔雀一直棲息在葯谷深處的某一塊地方,那地方不管處於什麼位置,肯定都有吸引它停留的東西,也就是說,那地方絕對有什麼寶貝!

如今七曜孔雀飛走了,豈不是正好前去一探的好機會?

這個念頭一起,楊開就無論如何也壓制不下來了,一心想要去那邊查探一番,站在原地神色掙扎地考慮了好一會,楊開才一咬牙,急朝那邊飛遁而去。

與此同時。在葯谷的某一處,紫龍站在原地,目光中迸射狂熱之色,盯著那天際邊消失的七彩光芒,低喝道:「時候到了,沒想到這次運氣居然這麼好,才進來十多天便碰到神禽離巢之時。哈哈哈哈,真是天賜良機!」

紫龍一直表現的都很沉穩,可是現在,他的表情卻很興奮,就像是碰到了什麼萬年不遇的好事。

許巍在一旁看的一頭霧水。

倒是紫東來立刻大喜地問道:「如此說來,我們可以取得不老樹了?」

「不老樹?」許巍的眼珠子瞬間瞪圓。駭然地望著紫東來,驚聲道:「少主,你剛才說不老樹?」

他顯然也是知道不老樹的存在的,知道不老樹代表著什麼,又意味著什麼,但他也只在傳聞中聽說過,甚至他以為不老樹這種東西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東西。

可是剛才。他竟從紫東來的口中聽到了不老樹三個字。

結合種種,許巍立刻推斷出,那神禽棲息之地,存在不老樹這種天地至寶!

「有你什麼事?」紫東來冷冷地瞥了許巍一眼,剛才他也是心情激蕩,不小心暴露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不過這也沒太大關係,反正一會他們三人是要過去的。就算現在不說,許巍等會自己也能看到不老樹。

許巍神色一訕,不敢再多問什麼。

「能不能得到暫時我也不知道,但這無疑是一次極好的機會!」紫龍深深地吸了口氣,「走,如果我所料不錯,其他人也要朝那邊趕過去了。」

「他們找死!」紫東來冷哼一聲。

不老樹。這種逆天至寶,唯有紫星才有資格擁有,唯有自己和父親才有資格煉化,到時候得到不老樹。與父親一同享有,父子二人成就不死不滅之身,假以時日,修鍊到武道巔峰,制霸星域,那該是何等快哉?

敢跟自己搶奪不老樹的傢伙,統統都該死!

另一邊,倪廣帶著雪月,也在埋頭朝神禽棲息之地飛奔。

「倪叔,七曜孔雀大概要多久才會回來?」雪月一邊跟在倪廣身後,一邊開口問道。

「不清楚。」倪廣搖了搖頭,「神禽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離開巢穴一陣子,這個時間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長,就看它自己的心情了。不過這次機會難得,我們就算無法取得不老樹,也得取走不死瓊漿!那東西雖然沒有不老樹珍貴,卻也三大神水之一了,一滴便可肉白骨活死人,是真正的救命良藥!」

「紫龍他們應該也會過去吧?」雪月眉頭皺了皺。

「他們肯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我們為了取得不死瓊漿有所準備,紫龍又怎會半點準備都沒有,不過到了那地方,如何搶奪就看各自的本事了。到時候你自己小心行事,我可能沒有太多的精力來照看你。」

「我知道的,倪叔你放心就是。」雪月點點頭,遙望著前方,也不知道那傢伙會不會被這次的動靜吸引趕過來,若是能與他匯合的話,倒是能增加些勝算。

距離倪廣和雪月左側兩千里外,鬼祖被黑氣包裹,凝視著異動傳來的方向,沉默了許久才有些意興闌珊地道:「唔,還是去看看吧,楊小子大概不會錯過這個湊熱鬧的機會,去那邊找他碰頭要緊,這鬼地方能採集到的東西真是越來越少了。」

三大虛王兩層境強者,紛紛被這一番動靜吸引,朝一個方向,一個目的地前進,其他的虛王一層境同樣也沒能免俗。

儘管大多數人不知道不老樹和不死瓊漿的存在,但是他們的想法跟楊開是一樣的,都覺得神禽棲息之地必有重寶,自然不會錯過這樣難得的機會。

一時間,整個葯谷的人都被吸引了過去,各施手段朝前奔襲。

葯谷正中心處,一塊巨大的平地,四周空曠一片,沒有樹木,也沒有雜草,只有一顆一尺高,通體青翠的小樹苗,迎風招展。